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年味儿


□ 蒋建伟

腊 八

腊八不像腊八的时候,腊八就来了。
走进腊八,就走进了年关。豫东民间的腊八,常常合祭众神,而最撩人心尖尖的则是,从农家门飘出来的一股股腊味儿,腊鱼,腊肉,等等,宛如唐诗宋词里的一个个标点符号,挂满了庭院的角角落落。刚踩进门,花炮突然遍地开花,小孩捂住耳朵,大人佯装怒骂,但掩饰不住满心房的幸福,半上午半下午的,小孩疯玩也没有一个早晚,谁叫今天赶上腊八!
“吃罢腊八饭,就把年来办。”真正的腊八是从锅台边开始的。尤其临近晌午,女人一边收拾着一灶屋的锅碗瓢盆,一边连声嘟嚷男人说,今天腊月初八了,可一年三百六十六天的活儿,都好像积攒到老娘的眼皮底下,干到最后还不是穷到最后?男人的脸皮只微微白了一下,白里还透着红,红得好像跟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女人继续嘟囔说,人要脸,树要皮,没脸没皮你到底想要啥?叫你打狗,你撵鸡,叫你磕头,你作揖,啥事都不想了,看看人家蒋双喜随便到外边折腾几下就是钱,可你却窝在家里百事不成,难道要等到鸡扎牙(指长牙——作者注)狗(女勉)蛋,骡子生马那一天?男人被女人逼急了,方才慢吞吞地说,我听着哩,听着哩。女人说,听听听,我看你的脸皮比长城的墙还厚,我都说了千百遍了,你咋恁没耳性呢?男人干脆停下乎中的活儿,拍拍屁股要走,女人拦住说,真是穷窝囊,好好好,我不说你了。虽然嘴上不说了,可心里的气全部发泄到了手上,弄得东西叮叮当当乱响,男人听烦了就走了。女人在后头喊,要走,就走远点,永远别再进这个家,看家里乱得跟猪窝似的,谁去收拾?
喊声吸引了正在疯玩的小孩,进屋便问,猪窝咋了?猪窝里照样可以生出一群小猪娃,小猪娃照样也过腊八,所以娘你也是猪。女人问,尿罐尿壶,谁说我是猪?小孩说,你刚才说的,咱家像猪窝,那么咱们不是猪是啥?女人的气噎在喉咙里,半天不说话,末了搬来一捆干树根,斧子一扔说,这是你爹没干完的活儿,接着干吧,,干到一半,小孩鼻子尖,老远就闻见了邻人的饭香,香味勾人,手脚不知不觉慢了许多,女人说,那香是粥香,家家都做,你俩别急,老娘这就做。尿罐问,娘,你闻闻人家的腊八粥味儿,是不是咸的?尿壶反驳道,不对不对,那味一定是甜的。女人用筷子狠狠敲着锅盖子说,不管是成的甜的,我都闻不见,咱仨又没有在现场品尝?好了,粥味还按去年的老习惯,咸!
女人手脚麻利,下锅时全由着自己的个性习惯。待添了半锅水后,女人开始淘淘大米,淘淘小米,抓把玉米糁儿,舀瓢黄绿豆儿,择几根葱儿,剐几块姜儿,薄几棵蒜苗儿,检几筐菠菜叶儿,然后萝卜白菜,细粉海带,油盐酱醋,纷纷上阵。约模数十分钟,锅内咕咕嘟嘟直响,锅盖上空乱冒白烟儿,女人耳贴锅台,听之再三,说,好像才七成熟,再滚滚!蒋尿罐用烧火棍敲着锅台门子说,原来你还叫我烧呀?锅里的水熬干了咋办?女人说,李白同志说“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腊八粥越熬越出味儿。过了一会,锅里熬得实在没了动静,小孩撅着小嘴说,还熬不熬?女人说,再添两把火吧。小孩气得“腾”一下站起来,扔了火棍,双双往外走。女人颇为侥幸地说,你们不烧锅我采烧,等会儿掀锅吃饭时,这锅的粥熬得可香啊,这锅边上的锅焦儿可黄啊,你俩要是走了,这所有的东西恁可吃不到嘴里啊!尿罐尿壶停了脚步,想了想,又回到锅台门口前,夺过女人手里的火棍,继续烧锅。女人自言自语道,我早就说过,无论干啥事儿,都要讲究一个有头有尾,自始至终,这三十六拜都拜了,哪还在乎什么二十四拜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