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拿破仑的三幅画像


□ 邢秀玲


过去,或许接受了某种片面的历史观点,我一直视拿破仑为“野心家”、“战争狂”,对他毫无好感。但到了巴黎,无论怎么绕,都绕不开拿破仑的名字:荣军院、凯旋门、方尖碑、枫丹白露……都打上了拿破仑的印记;塞纳河上的大桥、沿岸的码头,甚至巴黎的供水工程,都是拿破仑时代所建。特别是重新修建的卢浮宫竟也有拿破仑的功劳,那里面珍藏的许多价值连城的艺术品都是拿破仑征战时带回的。而卢浮宫的法国绘画厅,悬挂着不少绘有拿破仑形象的油画,很有历史价值。这里,选择其中三幅来欣赏,从中也可看到拿破仑大起大落的人生轨迹。

第一幅画:《拿破仑加冕仪式》

这张巨幅油画是法国著名画家路易·大卫的代表作,占据了绘画厅的中心位置,使宽阔的大厅熠熠生辉。画面上的拿破仑身披古代皇帝式样的红色斗篷,上面绣满了金色蜜蜂,内穿白色法兰绒短裤和上衣,绣金白色长袜,显得比平时魁梧、高大。他庄重地站在教皇庇佑七世面前,让这位温和的教皇为他加冕,又亲手将一顶轻巧的金冠赐予合掌跪在地上的约瑟芬。这位皇后珠光宝气,雍容华贵,集百般娇媚和万端仪态于一身,成为整幅油画的亮点。坐在看台上的女宾盛装丽服,明艳炫目:最中间是拿破仑高贵的母亲莱蒂齐亚,两边是三位美貌的妹妹、一位嫂嫂;后边是兄长约瑟夫和两位弟弟;同他一起征战沙场的高级将领们也都坐在显眼的位置上,还有众多官员、侍从……场面之盛大,气势之恢宏,令人叹为观止!
事实上,这幅画有很多虚构的成分。首先,拿破仑的母亲并未参加加冕仪式。这位拥有贵族血统的母亲有种种不祥的预感,她认为儿子不该攫取波旁王朝的王冠。当拿破仑约请母亲来巴黎时,住在罗马的莱蒂齐亚找了种种借口推脱。经过多次催请,她只得登程,但故意拖延时间,并未及时赶到巴黎,参加作为母亲所能目睹的最荣耀的盛典。拿破仑为此非常难过,他旨令大卫在油画中把母亲画在显著的位置上,这样至少可以欺骗后人。
至于富有象征意义的加冕仪式,也被拿破仑搞成了一幕闹剧。尽管一切早在几个星期前就准备就绪,在各方面都堪与法国正统国王相媲美,无数钻石折射出几千支蜡烛的光辉,使得巴黎圣母院更加庄严肃穆。大家都期待拿破仑在教皇面前下跪,不料他完全违背加冕规程,背靠教皇与祭坛,站得直直的,为自己加冕。最可笑的是,戴在头上的并不是基督徒的皇冠,而是一个金色的桂枝花环。当在场的所有人为他的举动吃惊非凡时,拿破仑却认为,他的皇冠不是靠上帝的恩赐,而是靠他自己的宝剑得来的。教皇替他涂圣油之后,他就制止教皇的其他行动。这位十二年前的无名小卒,竟然当众奚落了神圣的教皇,从此在庇佑七世心中种下了仇恨的种子,在他后来落魄时,教皇毫不留情地宣布将他逐出教门。
拿破仑加冕后,在整个欧洲,拥护自由的战士都背离了他。原先崇拜他的英国诗人拜仑对他冷眼相向;德国音乐家贝多芬打消了把《英雄交响曲》献给拿破仑的念头,愤怒地从曲谱扉页上划掉了这位英雄的名字;法国著名女作家斯达尔夫人的客厅则成了嘲讽他的沙龙。由于惧怕她的号召力,拿破仑将她驱逐出境,一直不让她进入巴黎……而反法的欧洲各国重新结盟,旨在恢复波旁王朝,因为由平民一步登天称帝,对于其他专制君主统治的国家,不啻是树立了极为危险的样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Tags:拿破仑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