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苜蓿地


□ 张行健

  春天是个多风的季节,老人们说,自打立春那天起,要刮够七七四十九场大风,天,才能稳定下来哩。风是一场跟着一场地刮,气候是一天比一天地暖和了。
  一场春风一场绿,等我们彻底甩脱了棉衣的时候,才发觉,山坡上长出了小草,树枝上挂满了绿叶,田野里有翠绿的禾苗在招摇,远处的卧虎山和山上的天,都是绿色的了。
  我们一对对饥饿的眼窝,也成了绿色的。
  春天是个青黄不接的季节。男人们一双双粗大的手揭开沉重的瓮盖时,只见储粮的大瓮空旷了许多,年时的玉茭粒薄薄地刚好能覆盖了瓮底。粗略地算计一下,等收到新麦,还有两个多月,全家人六十多天的吃食,就只有东借西凑了。男人的心情,就比厚重的石盖板还要沉。
  女人们一双双和面的手,就比往常谨慎收敛了许多。都在思谋着,该在每顿不多的面粉里,添加一些绿色的内容了。
  乡村在那一段时日里就活泛了起来,有毛猴似的娃子爬到高高的椿树和榆树上,采摘下一枝枝诱人的叶片;有细心的媳妇或婆婆们拿了长长的大钩子,探钩下飘香的槐花。椿叶是上好的青菜,而榆钱和槐花能拌了面粉吃,乡村的树木不仅仅能撑起乡村的荫凉,节骨眼上,也在尽力地撑饱乡人的肚皮。
  树叶槐花们毕竟有限,半月二十天下来,光秃秃的树们如一个个乡村的单身汉,沉寂地站立在落寞的春日里。
  操持家务的奶奶妈妈和婶子们就怂恿我们,走向碧绿的苜蓿地。在孩童的眼里,那时的苜蓿地辽阔无边,遍地嫩绿的苜蓿充满了无穷诱惑。阴历三四月是苜蓿生长的最佳时期,也是苜蓿最可口的头茬阶段。根是有些灰白的嫩根,茎是细细的一掐就流出绿汁的嫩茎,几条茎枝上,却缀满了小巧繁茂而碧绿的苜蓿叶,叶子在微风下摆动着。使得遍地苜蓿形同一大片起伏的波浪。
  春夏两个季节,苜蓿是生产队里五十多头驴骡牛马们的主要饲料。特别是春季,地气回升,开耕播种,牲口们整天拉犁拖耙,驾车送粪,超负荷的劳动量使它们需要说得过去的食料。在那个粮食奇缺的岁月,人都要挨饿呢,何况哑巴畜生。辛辛苦苦的牛驴们的上好饲料只能是麦秸拌了苜蓿,间或撒一把麦麸。
  那块油绿的苜蓿地就分外珍贵和敏感起来。
  当初处于多种考虑,队委会把那片开阔的土地种了苜蓿,一是看在土地的肥沃,二是图个便于看管,平平展展一览无余,有什么风吹草动,看管者能及时发觉。
  看苜蓿者是一个鳏居多年的老汉,人勤恳,性子却火暴,我们都叫他苜蓿老汉。平时给饲养场里割苜蓿,风声紧了,看苜蓿就成了首要任务。春季里,他干脆住在苜蓿地当间的一间土屋里,队里还给他配了一把雪亮的大手电,这样,老汉在夜里就有了第三只眼睛。
  大白天我们是绝不敢涉足苜蓿地的,尽管被鲜嫩的小苜蓿诱惑得坐卧不安。在肚子咕咕啼唤的时候,隔了一畛子地,或更远的地方,呆呆地瞅着那一片翠绿,就能嗅到了苜蓿生发的特有的气息,郁郁的,浓浓的,有泥土的腥味,有青草的涩味,还有属于苜蓿本身的亦苦亦甜亦香亦涩的混合味。在那一层绿色上面,有许多雪白的蝴蝶在悠闲地飞舞,有杏黄色的鸟雀在做着忙碌的交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