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两河


□ 赵远禄

  赵远禄彝良县两河乡人,现县政协工作
  
  走进磅礴的乌蒙山中,从地图上看,有一片从西北向东南(北)走向的、南宽圆、北狭长的、呈桑叶形状的区域,它是彝良县辖区的一个乡,乡政府所在地在两河村,建国前叫和平乡,如今叫两河。
  走进两河,东听小草坝的天马长啸;南聆龙安瘦石山翁围炉杂侃;西闻钟鸣钟鼓响;北枕盐津金鸡窝来凤凰池、天地三股水;中浴自然山水、古今人文之灵气。
  穿过历史的天空,古人家的乡土生活,还在空气中散发出丝丝气息。公元前,这一区域应该是古“僰”人居住的地方。如今,在八十岁以上的老人口中还可得知:小溪木香杠的大田、白米裁缝坝的大田,是僰骡子开的。这两块田确实很大,每块田都需斗种(40斤)育的秧才够插满。能见到点蛛丝马迹的,唯有裁缝坝大田用近千斤大石支砌的坎儿了。公元前26年,汉成帝和平3年,境内发生大地震,时间长达21天,震次123次,可说是地覆天翻。虽说没有详实的资料记录在案,但从地下挖出的“阴沉木”历经两千多年还未完全腐烂,就是一个很好的实物见证。从那时起至明初的近一千四百年间,两河这片桑叶,就好象被蚕食完了一样消失了,找不到只言片语传闻。我们只能放飞思维的翅膀,飞向那千年的历史天空,去寻觅那爱的原野。
  大地震后,这里山河狼籍、家园成废墟。生活在这里的僰人,另觅栖息之所。有关资料载:僰人逐渐向西和西南迁徙,原居住过的地方,许多地名都带有“白”字。联想到白米,裁缝坝“僰骡子”开的大田,应该不是空穴来风吧。雁过留毛,从大田的开凿来看,古僰人也曾创造过那个时代的辉煌。
  古人去矣,唯有千年梦幻:灾后的废墟上,植物痴长,野生动物繁衍。因这里北接罗汉坝,南连朝天马原始大森林,使其成了植物的乐土、动物的乐园。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这里还有豹子、老虎、黑雄等大动物出没。
  明朝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丙午岁,在谷子寨的罗家河坝修建“万寿桥”。此桥在公元1998年7月13日被洪水冲刷而出,拙考为400年前建,从而又有在元代前同样有人类活动的物证,为研究两河历史的人,撩开了面纱。
  走进两河,使人会想起《西游记》里樵夫与鱼翁的对话:你的山青,不如我的水秀。你的水秀,不如我的山青。这里,山高峻,天蓝地绿。壑幽深,水碧鱼跃。恰好是他们俩对话中的水墨画卷:山青水秀。山王坳,刺破青天,黑水河,泉飞半壁。山川、河流从西北向东南(北)走向,处于朝天马、罗汉坝两大森林区域间,雨量充沛。地表植物茂盛,种类繁多。别具特色的有质地极好的建材针叶杉;有与孔龙同时代的古生植物梭萝树;有云南松、有私梨、有花楸;还有多种竹类:黄皮竹、水竹、金竹、钓鱼刺、班竹、黄皮竹、黑竹、刺竹等等。更有与小草坝野生天麻媲美的两河野生天麻,可以说是孪生兄弟。各种草药遍地都是,柴葫、鱼腥草、车前子、牡丹、妁药……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中药库。板栗、核桃、木漆各领风骚。春夏,红花绿叶争艳,闻鸟语花香,风吹草长。秋冬,看黄叶冰凌舞媚,红的红得似火,白的白得无暇。地下矿藏丰富,暗藏商机。石英砂品位高达99。9‰;无烟煤遍布7个行政村,储量达45万吨。华竹坪煤揭开草皮即可采,可与闷山坪煤媲美。铜矿、铁矿,清朝时就已开采;铅、锌、硫金砂等已有分布;青石灰岩分布较广,是生产水泥的原材料之一;粘土亦有分布。正是山含墨黛,地藏金钨,而水又别是一番滋味。主干流黑水河,源于该乡华竹坪与盐津县宝龙场山野分水,由东北角靠东而出,向南流至铜厂河,被山王坳山系阻拦,又突然调头转东北经两河、田黄出盐津柿子坝汇入白水江,形成一幅U 字型图案。沿途有广东坝河、铜厂河、两路河、龙洞河、赵家沟小溪、半河、白米河、小溪河等支流汇入。它从两千米高空梯级式跌落六百米狭谷,虽说流量小,却是低流量,高落差的水电开发理想之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