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文学》是我人生永久的追求


  徐泽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在当代作家和文学青年的眼里,《北京文学》在历经风雨60年后,早就长成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是中国文坛一片亮丽的风景。

  记得刚接触《北京文学》应该是1 989年,当时李陀任副主编的《北京文学》,思想十分解放,发表了王蒙、张洁、余华、苏童、陈建功、李功达、高行健、张一弓、王润滋、范小青、锦云、王毅等一大批作家的中短篇小说。很多有影响的优秀小说都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和《中篇小说选刊》转载,许多有影响的小说荣获全国优秀小说奖和鲁迅文学奖,是文学界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是文学青年心中的圣殿。

  《北京文学》是我心中的明灯,《北京文学》自从发了方之的《内奸》、汪曾祺的《大淖记事》后,在全国文学刊物中影响很大,我就把能上《北京文学》看成我文学和人生的最高追求。《北京文学》的主编杨沫、林斤澜、浩然等都是全国一流作家,我知道他们一定很忙,稿件一般都没敢寄给他们,我选择了当时做一般小说编辑的刘恒老师(许多年后他也做了主编)。记得当时的两个短篇小说是仿何立伟和汪曾祺的小说手法写的,两篇小说都不长,也没有什么实在的生活内容,通篇充满了诗意,自我感觉良好,觉得有些味道。小说寄出两个多月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我收到当时已是著名作家刘恒老师的亲笔回信,字体细长而清秀,古朴而深沉,有一定书法功力。他的来信写了整整两页纸,对我的小说大加赞赏,并说已送审,让我再寄力作支持,多多交流、互相学习云云。我那时还是江苏海安县振动机械厂的一名普通工人,哪敢与著名作家刘恒老师交流,再说送审的作品尚未回音,哪敢再寄作品,岂不是自己拆自己的台吗?所以我没敢再寄作品,只是满腔热情地给刘恒老师写了一封回信,请求关照,静候佳音云云。那时我才二十七八岁,正逢充满文学的激情年代。那时我们县城就有一帮热爱文学的人,比较有影响的就有写小说的夏坚勇(后来获鲁迅文学奖)、蒋琏等,写戏的有张贵驰、孟尔芳,写诗的有小海、万川等。那时我主要还是写小说,虽然尚是业余时间写作,但出手的速度却极快,都是短篇不过夜,中篇不过周,写好也很少认真修改,都十分自信。后来我又根据听来的故事,加上自己心灵的感受,写了一个短篇小说《王二小洗澡》,没有寄给刘恒老师,而是寄给了同是北京的另一家文学杂志《丑小鸭》。《丑小鸭》是当时的《萌芽》《丑小鸭》《青春》《青年作家》四小名旦之一,四大名旦是《人民文学》《北京文学》《十月》和《当代》。作品寄出一个多月,就收到了《丑小鸭》编辑部的来信,说小说已送审拟将留用,并让我寄去作者照片和简历。当时北京《人民文学》的负责编诗歌的韩作荣老师也留用了我的一首长达48行的抒情诗《小夜曲、爱情故事》。一个在工厂上班的青年工人,一下能在北京的三家全国有影响的刊物留用作品,这在小城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文学青年和亲朋好友让我请客,我也没推辞,一下花去1 00多元请文朋诗友好好吃了一顿。要知道1 00多元在1 989年还是很值钱的。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后来这三家留用的稿件一家都没有发表,全部退了回来。记得当时对我的影响和打击是挺大的,老师朋友和家人都怪我说话、做事不稳,还没过河倒把裤子全部脱掉了,等作品发表拿了稿费再请客也不迟啊!真是大傻瓜一个,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没能发表作品,还落了个说假话爱吹牛的恶名,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好在我没有气馁,也没有放弃对文学艺术的追求,反而越战越勇,小说、散文、诗歌全都写,中央地方全面开花,退稿越多写得越多,我就不相信自己的作品不能在《北京文学》等大刊发表。那时我们的目标是农村包围城市,地方支持中央,一定要在《北京文学》《人民文学》《十月》《当代》等刊上用稿才算有影响,才算功成名就。所以我所有的稿件都先投寄到《北京文学》《十月》《人民文学》《中华散文》《诗刊》等大刊物,退稿后才再寄省市刊物。经过好几年的不懈努力、虽然我还没能上《北京文学》,但我的小说上了《十月》《小说界》《清明》《作品》《天涯》《青春》《佛山文艺》《天津文学》《青年作家》等刊。其中发在《十月》杂志上46000多字的打头中篇小说《鹤泪塘》在全国有点小影响,其中有些短篇和微型小说发表后还被《小说月报》《小小说选刊》和《中华文学选刊》转载。散文、诗歌也上了《人民日报》《中国作家》《诗刊》《青年文学》等大刊物,并且出版了散文集《风中的小鸟》,诗集《怀念家园》《徐泽诗选》等多部,并且加入了江苏省作家协会和中国诗歌学会。

  是的,我给《北京文学》的刘恒等编辑寄过小说,给张颐雯老师寄过散文,给晓晴、白连春老师寄过许多诗,30多年寄的稿件数不胜数,加起来一定会有我一人多高。虽然我一次都没能在《北京文学》上发表过作品,但我无怨无悔,每个刊物每个编辑都有自己的风格要求和个人喜好,这一点也不奇怪。所庆幸的是当初我投稿时,就把自己和《北京文学》捆绑在一起,没有当初《北京文学》对我的严格要求,我就不可能取得今天一点点小小的成就。痛并快乐着,也许那个永远不到的才是生命中最好的。

  《北京文学》是一本非常现实的,特别关注人生和普通底层人民生存,力求反映当代民生与时俱进的刊物,它高雅而不媚俗,它凝重而不轻浮,它高洁而不苍白。60年如一日坚持自己为大众为人生为文学的宗旨,它是一本有个性有追术有品位有风骨的好杂志,我把能上《北京文学》当成自己人生最高的追求,我想我自己只要坚持不懈努力,总有一天会上《北京文学》。人生是短暂的,但我毕竟已与《北京文学》风雨同舟30年。在今后的岁月里,我要像爱心爱的家园一样爱《北京文学》,让这心灵栖息的精神家园永葆青春。《北京文学》一路走好啊,我还要和你一起搏击人生的风浪,共创文学的辉煌。

  责任编辑 师力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北京文学》是我人生永久的追求”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