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十年磨剑为将军


□ 龙美光

  我常常被称为80后。许多人印象中,1980年代出生的年轻人,基本上属于与“革命”、“将军”、“烈士”一类硝烟弥漫而又十分崇高的词绝缘的人。在人们印象中,只有文化大革命或者更早一些年代的中国青年,才会关注如此“红色经典”的文化。
  被罩在我们头上的,更多的是一些诸如“垮掉的一代”之类让人丧失斗志的话语评论,好像“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这样照亮内心的歌声我们不曾真正接受过一般,实在高看了市场经济大潮对80后们“向下”思想改造的能力。
  实际上,我的许多80后朋友,并没有为市场大潮冲昏头脑。我的80后朋友,大多是20出头的一些年轻作家,他们虽然羽翼未丰,但那种为实现理想而执着地追求着奋斗着的精神,并不逊色于早些时候出世的前辈们。
  我们这帮1980年代出生的青年,实际上已有许多人在警惕各种不良的社会风气对自己的侵蚀,在自觉地向着应该前进的方向努力。在文学圈、在学术圈,这样上进的80后青年,绝不是“个案”。
  我研究罗炳辉的时间,自始迄今,正好有十载。那时我还是一个初中二年级的学生,还是一个刚刚进行文学萌芽的少年。那年罗炳辉将军100岁,而今将军110岁高龄,而我研究他这个人恰好到了第十年时,冥冥中似有某些巧合。
  从前我只知道“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并不知道“彝良出了个罗炳辉”。着实也想不起穷乡僻壤的彝良,交通闭塞的彝良,十来岁了还让我的世界观处于蒙昧状态的彝良,到底能够出多大的人才。
  只是有一次舅舅同事家的黑白电视里转映着一部《从奴隶到将军》的影片。舅舅说那里面的“小箩筐”和“罗霄”就是从县城附近的小山村里走出去的彝族将军罗炳辉,县城还为他修建了罗炳辉纪念馆,——有些将信将疑。
  这是平生第一次听说罗炳辉,虽然后来我知道,罗炳辉并非“小箩筐”和“罗霄”,更并非彝族人。但这第一次给我以非常的震动,原来人才不分地域,再偏僻的地方也能够走出真正有用的人才。
  ——那时我在念小学三年级。为了能够到县城上初中,为了顺便在县城看看被舅舅说得那么吸引人的罗炳辉纪念馆,越来越发愤地念书,学习成绩直线上升。这个世界还有许多东西没有被我知道,——曾经勤奋念书的动力原来是这个,谁能想得到?
  两年后,还没有等到小学毕业,我被另一个舅舅接到县城念小学最后两年,之后又在县城度过三年初中生活。或者与纪念馆毗邻而居,或者在纪念馆对门琅琅书声。除了不时去参观馆里面的展览,课外努力学习的日子也多在纪念馆前的草丛里度过。
  有一次我居然找纪念馆的老馆长索要罗炳辉的照片,他也居然从纪念馆办公室的抽屉里翻出一张罗炳辉在北伐途中的8吋照片送给我。
  更甚就是在开始大量关注有关将军资料的那一年,我也不管人家会不会帮忙,猫着胆子同时给当时的县委书记张华贵先生和县长马廷光先生写信,请求他们支援一本《罗炳辉》画册和一本《罗炳辉传》。这两本书总定价接近140元,这对于我这个当时两三年总共才有80元零花钱的穷学生而言,无异于天文数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