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西南神秘古国——夜郎


□ 梁太鹤


大西南神秘古国——夜郎图片1
两千年来,一段被误解的“夜郎自大”使地处西南的夜郎在中华文明的历史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夜郎,这个在《史记》里记载有10万精兵、满坝良田,于盘江上下舟楫往来的神秘古国,早在两千年前就已折戟沉沙。由于文字记载的简约和考古发掘材料的相对缺乏,夜郎一直是萦绕在考古学家甚至普通民众心中的不解之谜。夜郎文明发展到何种程度?夜郎古国的都城或中心地处何方?汉武帝所赐的夜郎王印是否有可能传世?……答案正渐渐清晰。

典出《史记》的“夜郎自大”是一段被误读的历史

21世纪刚过了两年,南方媒体关注到一个不大不小的热门话题:湘黔两省的县级地方打开了一场颇为激烈的更名之战。2002年,湖南省新晃县成立“夜郎文化资源开发领导小组”,筹备起更改县名的工作。第二年,要求更名的正式报告逐级上报,很快通过地区和省有关部门的审批。在湖南新晃的主要交通线上,“夜郎古国”的大字招牌随处可见,“夜郎宾馆”、“夜郎饭店”也矗立于县城显要街道。而相邻的贵州省密切关注事情的进展,一份“关于保护夜郎文化品牌的紧急提案”被送到相关部门,同时贵州省六枝特区(县)和赫章县也相继提出更改县名的正式报告。除六枝和赫章外,贵州桐梓、福泉等县市也酝酿过更名之事。另外,在川南、滇东的一些地方,从上世纪末就不断有人提出过该地即为夜郎故地的种种说法。所有更名的指向都是具有神秘色彩的夜郎。
夜郎这个词人们一点也不陌生,“夜郎自大”是汉语圈认知率最高的一类成语。人们从成语典故知道,夜郎是西南地区古老时候的一个小国,其妄自尊大的国君,使人们对夜郎国自来不存太好的印象。不曾料想,斗转星移,如今夜郎却成为诸多地方竞相争抢的“香饽饽”。不知者惑而不解,知者却谓其太富戏剧色彩。但对贵州考古学家而言,夜郎却具有更深更远的含义。
大西南神秘古国——夜郎图片2
夜郎自大的成语至迟在清代已颇为流行。清前期著名文学家蒲松龄,清同治年曾游历海外并极力主张变法自强的王韬,以及成书于光绪后期的晚清小说代表作《孽海花》,都曾提到“夜郎自大”。追根溯源,夜郎自大的典故出自西汉司马迁的《史记》,但它却是一段被误读的历史。
据《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汉武帝时,朝廷派遣使臣辗转到达夜郎。夜郎君长问使臣:汉朝和夜郎谁大?实际上,此前汉使已先到达夜郎西边的滇国,滇国君长也向汉使问过同样的问题。这本来是身置大山的民族对山外世界渴望了解的正常发问,演绎到后来,却成为某些傲慢的山外人轻蔑和讥讽的对象。即便此过程可理解为山大王向汉廷叫板,那么首先出来叫板的也该是滇王而不是夜郎君。
夜郎是两千多年前战国时期大西南一个很有影响的少数民族方国。《史记》记载:“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至公元前135年,汉使唐蒙从南越得知夜郎,并进而了解到夜郎地处从巴蜀通往南越的要道上,有便捷的水路可直抵南越的都邑——番禺(今广州),夜郎还拥有精兵十余万人,于是便建议朝廷开发西南夷。汉武帝采纳了他的建议,在夜郎地区设置郡县。公元前111年,夜郎派兵协同征伐南越,汉廷授予夜郎王金印。《史记》记载:“西南夷君长以百数,独夜郎、滇受王印。”
大西南神秘古国——夜郎图片3
夜郎国的中心应在贵州西部、北盘江和南盘江之间

夜郎灭国于西汉末年,东汉史学家班固撰写的《汉书》记载了这段历史。汉成帝河平年间(公元前28—前25年),夜郎与其南方的小国发生争斗,由于不服从汉王朝派来调解的官员,且多有非礼行为,于是汉派遣在西南夷地区颇有威望的、曾任连然(今云南安宁)、不韦(今云南保山)地方长官的陈立出任郡守出面调停,夜郎王兴仍不服从。陈立简装轻骑,直入夜郎腹地,果断斩杀夜郎王。夜郎王兴的岳父和儿子胁迫周边22邑反叛,被陈立智取。夜郎国灭,从此不复见于历史。
夜郎究竟立国于何处?《史记》语焉不详,只称其在“巴蜀西南外”,“临”,该江通抵“番禺城下”。后来的《汉书》也沿袭此种说法。
大概从东汉时起,人们已经不太清楚夜郎国的准确疆域。东汉学者应劭在注解《汉书·地理志》时就将夜郎国北边的疆域划到了今四川双流、简阳一带;而成书于南朝刘宋时期的《后汉书》,称夜郎国东至广东、广西一线,北达今四川西昌、攀枝花一带,西邻古滇国。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