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理性主义语境中对布封《论风格》的再解读


□ 贺玉高

  摘要:布封的《论风格》演讲中对“风格却就是人本身”的论断非常著名,但他的“风格”概念与我们今天作为创作个性之体现的“风格”概念非常不同。如果把这篇演讲放入西方理性主义传统的大背景进行解读,就会发现布封的风格其实是指理性在文章中的体现,而非个人风格。如果这一解读成立,布封的这篇演讲在文学理论史的价值就需要重新评价。
  关键词:布封 风格 理性主义
  
  布封(1707—1788)名为《论风格》的演说之所以著名,主要是由于其中的一句著名格言:“Le style,c' est l' homme”,翻译成英语是“The style is the nm himself”,汉语通常翻译为“风格却就是本人”,也有人翻译为“风格即人”或“文如其人”。但这一句话也正是最被人误解的一句话,本文的汉译者范希衡在1957年翻译此句时就提示读者,这句话即使在法国也常被人误解,而在中国,这种误解就更多了。虽然对这种误解的纠正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但是,我以为以前学者对于布封文章主旨的解读或者未能抓住当时的关键语境,或者对于这一关键语境一点而过,没有说清说透。而这个关键语境就是欧洲启蒙主义,特别是法国的理性主义思潮。
  
  一、来自“另一个学术机构”的人
  
  对于这一语境的了解可以从演讲的具体场合开始。布封的这一演讲是他入选法兰西学院这一法国最高文学机构后所做的第一次演讲。布封在讲话一开始就提到“多年以来我就荣幸地属于另一个著名的学术机构了,诸位此次推选我,也就是为了对于这个学术机构作一个新的崇敬表示”。这一看似谦词的客套话包含的信息其实是很丰富的。他所说的“另外一个著名学术机构”是指法兰西科学院,是法国的最高科学机构。布封26岁时就担任了科学院的助理研究员,而当他做这篇演讲的时候,他已经46岁了,所以他用“多年”这个词一点儿也不过分。他说他能入选文学院是因为文学院想对科学院表示敬意,确实是有点谦虚了。
  因为这时,他已经因《自然史》的陆续出版而声名显赫。这部巨著是近代史上第一次在单部著作中系统呈现自然史、地质学和人类学领域所有知识的尝试。它奠定了布封在自然科学界某些领域的持久影响力。他是第一个试图以划分阶段的方式来重建地质史的人;他的“消失的物种”的概念为古生物学的发展开辟了道路,他是第一个提出行星可能产生于太阳与彗星相撞理论的人。虽然他不可能完成他自己所开辟的广阔的知识领域,但他的《自然史》是第一部以一种整体上可理解的方式呈现原来孤立的、看起来不相干的自然界发展史中诸多事实现象的著作。而且难能可贵的是,这部著作在文笔上也非常用心。为了使读者在阅读对动物的分类描述时不感单调,布封在书中点缀了对自然的哲学讨论,动物的退化,鸟类的天性及其他话题。书中还配有精美的插图,深受藏书家珍视。《自然史》的陆续出版为布封赢得了极大的声誉,他的《自然史》在欧洲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并被广泛阅读,他几乎受到全体公众的崇拜与爱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