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任珏方

  一

  赵挺喊我哥,坦我不是他的亲哥。从血缘关系上去绕,也到不了哥这位置。可以说得通的理由是我比他大两天。这点时间算个屌。这世上,比自己大的人多如牛毛,被别人喊一声哥,或喊别人一声哥,根本不能当回事。但赵挺很当真,坚韧地扮演我弟弟的角色,把我缠得窒息。

  想想,这其中有些嘲讽。

  我被赵挺缠上,是在十多年前的一个暮春。一日,我到单位上班,被门卫拦住。门卫姓吴,是个中年鳏夫,平日里颇有些神经质,眼神夸张,话语絮叨,习惯把鸡毛蒜皮的事渲染得复杂神秘。那日,乏吴臟拦下来,高深莫测地看着我。见状,我扔了棵烟给他。老吴点了烟,才压低声音道,是这样的,昨夜里有人来找你。老吴的话保持了一贯的神秘水准。“有人在晚上来公司找我”——时间和地点,两个里面总有一个不正常。

  看老吴有继续卖弄玄虚的倾向,我言道,别卖关子,主任等我有急事。

  我说的是办公室主任,管后勤一块。老吴若是鼠,主任就是猫。老吴若是麻雀,主仨便是鹞鹰。老吴怕主任怕得厉害,连马屁都拍得哆嗦。见老吴眨巴一下眼,脸上一副遗憾、意犹未尽的表情,我暗想这事可能还真有点意思。老吴抬手指着门外道,昨晚我到门口查看,瞅到冬青树下猫着一人……以为是小偷咧。嘿,现时小偷挺多,上个月我就抓住一个。

  见老吴的言语上了岔道,我往回拽,问道,冬青树下的真是小偷?

  老吴道,天娘咧……我也以为是小偷,就找了木棍去捅。使劲捅了好几下,那人才从树底下钻出来,个高,挺凶,嘴里嘟囔,来找林小木的,找林小木犯法吗?瞅他一脸凶样,不似好人,我就让他离远点,别打甚鬼主意。

  后来呢?我问。

  老吴道,后来……我就回来把门窗关严实,暗自从窗户里瞅,那人又一弯腰钻树下去咧。害人精啊,害得我一夜迷糊地睡,不踏实。早晨起来瞅,人倒是不见了,估摸今日得来找你。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想走,哪知老吴又把嘴贴在我耳边问道,你……最近没得罪人吧?

  我一脸惊愕道,怎么会呢?

  老吴眯细着眼看我,继而语重心长地告诫我,没甚把柄被人家握着?要觉得不对头,今儿就请假,让人家堵在单位里脸面可不好看。

  这他妈的老吴。我正色道,没事,他要再来,便让他来好了。

  上楼,刚进办公室,老吴的电话跟着来了。

  老吴道,那人……找你来咧,见还是不见,给句真话。

  听老吴的意思,巴不得我立即偷偷溜走。我道,见啊,你让他上来。

  老吴心有不甘地说,真见?好吧。

  一分钟后,我见到了赵挺。

  那时,赵挺身材已蛮高,但瘦弱单薄。裤子与修长的两腿不协调,短了一截。淡黄色胶鞋上露出一截微黑的脚脖子。头发更是凌乱。见了,我根本想不起他是谁。赵挺见我脸上没有表情,便道,林小木,你不认识我咧?我再次晃动记忆想了下,道,抱歉,真的不认识。赵挺用手抓下头发,焦急而郁闷道,我们是小学同学,我叫赵挺。听他这么讲,我才心定。读小学是二十多年前的事。那时大家都是没发育开化的小鸡崽,现如今认不出来,是很自然的事。但赵挺的口气又怪。讲完,他细细瞅着我,眼含期盼,等着我听到赵挺这个名字后恍然大悟。我对他笑笑,道,赵挺……我真想不起来,十几年不见,变化都大。赵挺不服,言道,我只一眼就认出你咧。看他固执,我便问道,你父母是做甚的?听我问到父母,赵挺的脸涨得通红,急了,大声道,你真的忘记咧?五年级时,你给过我一块糖,大白兔奶糖。还记得?放暑假前,就在学校围墙那里,小树林边。听他这么言语,我脑中慢慢浮现出一张脸。那张脸始终苍白着、低垂着,让人瞅不到眼神,只瞅到一头乱发和紧抿的嘴唇。那张脸属于二棍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