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说出自己的美或者难以描述一组诗


□ 苏浅

苏 浅

猫猫在非洲

猫猫,到这里来。

浆果过了秋天就落,

让它甜在你的舌尖。

甜蜜的事物

都不说出自己的美。你要爱

就像香气爱惜香气。

猫猫,不要站在黄昏里。

地球转着弯儿转,

总有一天,你会找到这里。

你来到这里的时候

不要太晚,

非洲有人世看不见的黑

你要留下力气,沿途

点亮星星

站在罗卡角上

是五月了。

是大西洋

在前方。是水找到水。水,带走水。流逝啊……

从来都是一样。你终将疲倦。遗忘。

而海洋依然继续着。

是一个有雨的夜晚。

罗卡角

在更前方。说不清出自信仰,还是由于屈服,

雨一离开天空就再也不停下来。

天空和陆地之间,连一句再见也没有。

“陆止与此,海始于斯”

这就是它明了的一切——

一切不朽中所包含的,

那被死亡祝福的沉默。

没有风暴比时间更有力量。

没有黄金,比英雄。一切死于风平浪静的,

都死于他的时代。

注:罗卡角,位于葡萄牙的最西端,也是整个欧亚大陆的最西点。人们在罗卡角的山崖上建了一座灯塔和一个面向大洋的十字架。碑上刻有葡萄牙伟大诗人卡蒙斯的一句诗:“陆止于此、海始于斯。”

你需要——致G

为了懂得五月,你需要四月的给予。

为了有一些夜晚看见月亮,

你需要在另一些夜晚的黑暗中一次次躺下来。

你需要在路上,

如果你需要在雨水中找到闪电和雷,

如果你得到并且没有不安。

庸常的生活也藏有许多奇迹,如果树叶拂动,

你感到了一点点天真。

一点点就好,如果冬天来临,你还没有感到厌倦。

每一片雪花都有一个冬天,

需要你用你的冷来要它,做你独特的创造。

对于流逝而言,这就是你小小的胜利,

你得到过。

相比空虚,你有理由需要一点危险。

五月将尽,

雪花已经太遥远。一个多雾的城市,将释放你,

你需要重新看见。看见夏天,

看见这一个日子总是带着另一个日子的回声,

看见最初的诚意,

看见云彩变换,无非是一时晴一时雨。

在你的布宜诺斯艾丽斯,致博尔赫斯

你走过的街道没有你

金黄槐花盛开的夏季没有你

宽阔的拉普拉塔河畔

沉浸在黄昏的少年没有你

甚至,你用一首诗留下的

蒙得维的亚也没有你

没有你的时间,仍然“朝向更轻柔的往昔”

是这一遍一遍被晚风吹送的

不再有你的

你的布宜诺斯艾丽斯

如今我沿着这一切向你走去

从七九大道到博卡街

从所有你曾在的地方和不在的地方

从你的玫瑰,镜子和老虎

从滚滚而来的

斑斓或苍白的你有过的生活

我在你写下的每一首诗里遇见你的目光

先于我自身的觉醒

你早已洞察了我无知的心灵

我的单薄和犹疑

当傍晚来临,当你的庭院之光倾覆

我就只有安静,只有安静我才能透彻地领受

时光流逝时你温柔中的激烈

你写下最后一首诗时的坚持和不舍

引导我走向你吧

在你的布宜诺斯艾丽斯

以你的忧伤而不是天赋

以你的一点遗憾而不是完美

以你放弃写下的一切

给我一首未完成的诗

需要一条消失的河流

一个人沿着河堤走。

河里是结冰的冬天,一个

长长的沉默

保留着水的形状。

保留着鱼的不可捉摸.

这沉默中

最动人的姿态:从没有夜晚

出自一条鱼的高声朗诵;

也没有一次放弃,

是因为游不到尽头。

一个人沿着河堤走。

鱼去的地方,

她也想。鱼去了哪里谁知道

越接近天堂

越难以描述。

需要一条鱼浮出水面。

需要一条消失的河流。

责任编辑 李 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6期  
更多关于“不说出自己的美或者难以描述一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