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相张衰祥


张宝祥

  柳子不是四叔的亲生女儿。

  四叔是个光棍儿,光棍儿怎么会有女儿呢,不会的。

  柳子是四叔从玉米地里捡回来的。

  当时,四叔蹲下身子,打开包裹婴儿的毯子,就见掉到地上一只温润光滑的玉镯,且还有一截字条。四叔认得几个字,只见上面写道:如日子过不下去,卖掉玉镯,玉镯很值钱。谢谢,拜托。

  四叔看罢,又骂一句,假正经。四叔瞅瞅玉镯,没看出啥特别的,随手放到口袋里。再看,那婴儿还是女婴。

  于是,四叔便有了女儿,并给女儿取名叫柳子。

  四叔为了养活女儿,可是什么法子都想了,什么苦都吃了。

  柳子还是婴儿时,四叔可犯了愁,因为他不是女人,没有奶水。没有奶水,怎么喂养女儿呢!后来,他就想到五婶,因为五婶正奶着儿子。

  来到五婶家,四叔红着脸,费了好大劲儿,才说出自己的意思。让五婶喂柳子一些奶水,让女儿保住命。

  四叔知道五叔家穷,五叔是个病秧子,重活干不了,挣不多工分,分的粮食少,日子清苦,养个孩子的确很难。

  五婶听了四叔的话,有些无奈地说,四哥,咱家的日子你不是不知道,咱这一个儿怕奶水都不够吃的,再加上你家的柳子,你看能行吗?

  四叔听了五婶的话说,你不说我也知道。但你若帮了我,我会记着你们的好,你家的重活我都揽了干了还不行吗?后来,他又几乎哭着说,柳子也是一条命呀,咱不能睁眼看着她死掉啊!

  五婶见了四叔那可怜相,心就软了,又想,以后自己家的重活四叔都替男人干了,这就帮了大忙呢,于是就说,有你这句话,又看孩子可怜,我就答应你了。有俺儿子的奶吃,就有你家柳子的奶吃,

  四叔听了,脸上立刻就绽出笑容。

  后来的日子里,四叔就把五叔家的重活都揽过来干了,且隔些日子就买只老母鸡给五婶送去,让五叔给婆娘宰了炖汤喝。因为不喝鸡汤,五婶怎能有喂够两个孩子的奶水呢。

  于是,四叔的女儿柳子就有了奶水吃,保住了命。

  因为,五婶天天奶着两个孩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五婶自己生了一对龙凤胎,对她还羡慕呢。因为五婶天天奶着柳子,柳子就当五婶是亲娘,四叔抱她回自己家时,柳子就哭着不离开五婶呢。一直到后来很长日子,柳子都喊五婶娘。

  在柳子很小的时候,人们还看不出她跟别的伙伴们有什么不同,只见她天天跟一帮屁孩们疯来疯去,下河摸鱼,树林里粘知了,头发乱,脸上泥,没个孩子样儿。

  可到了穿上新衣裳做了学生娃,再看柳子就与众不同了,那脸蛋,眼神,那清脆的嗓音,可是村里人不曾见过的,到底跟村里的娃儿们哪里不同,可又说不出来,但就是感觉不一般。村里岁数最大的旺奶,在瞅了柳子几天后,才用她那掉没了牙的豁嘴说,这丫头可不是咱村上的人,将来出息大了。不信,走着瞧!

  当时,人们听了旺奶的话,也信越惊,但过后因忙于手里的活计,就很快随风跑没了影。

  然而,不管人们对旺奶的话,信也罢,惊也罢,而四叔家的女儿柳子还是要不声不响地按照她自己的人生轨迹走下去。

  柳子从小学到中学,再从中学到高中,就没降过一次班,而且每次考试,不论在乡里,还是县里都是第一名,有一回还夺得过全市比赛的第一名,当然后来升大学也是轻而易举,只是令人惊讶的是,她后来考取的竟是闻名遐迩的顶级学府——清华大学。

  一次,女儿大学暑假回家,爷儿俩说叨闲话时候,突然,女儿柳子问,爹,咱家有一只玉镯吗?

  柳子突然这么一问,就让四叔有些不知如何回答,不由得脸上现出些惊愕。

  柳子见四叔那一脸的愕然,就说,爹,咱家真的有一只玉镯了?

  四叔稍冷静了会儿,用肯定的语气说,咱家没有玉镯,没有。后又问,柳子,你听谁说咱家有一只玉镯了?

  柳子说,是我读高中时俺们的校长。为此事,他还特意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里去,单独问我的。

  女儿柳子的话,一连几天都让四叔心神不宁,但他不知道该不该向女儿说明真相。

  在柳子大三那年冬天,四叔坐车去县城办事突遭车祸,柳子的身世真相也就被四叔带到坟墓里去了。

  但那块玉镯的疑问,在柳子心里一直没有消失。大学毕业那年,柳子回乡去县城找到当年的校长,询问玉镯的答案。

  当年的校长,已经升任主管文教的县长了。

  县长很淡定地回答柳子,呵呵,当年问你玉镯的事,是我认错了人。

  责任编辑付德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真相张衰祥”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