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带风景的房子(短篇小说)


□ 王瑞芸

  在我的眼里“拿破仑”真是傻样,在某个“存在”眼中,我们也都是“傻样”的吧,因为意识到了我们的傻,“我”放弃了带风景的房子……这是一篇以美国金融危机为背景,从宠物狗入手写华人生存状态和宠物狗命运的小说,细腻有趣,值得一读。

  1

  “这就可笑,随随便便就给起名叫拿破仑!怎么好意思呢!”我在饭桌上把嘴里的Pickle(美国的腌黄瓜)咔擦咔擦嚼完,对丈夫说。

  “怎么?”

  “胆子小成这副样子,还拿破仑!”

  “怎么不行,希穷的人叫富贵,元宝,女孩儿29叫赛男、美男……还有……嘿嘿……嘿嘿嘿……还有人哪!叫美丽什么的……”丈夫一边说,一边已经自动缩起了脖子。

  我立刻扑上去抓打他的脑袋——”美丽”是我的名字!

  “哎哎哎,逗不起!哎,哎,真下狠手啦!”

  我放开他,在椅子上挺直了身体,正眼都不瞅他,用冷静的语调徐徐地说,“当年啊,究竟是哪个傻蛋哟!左一封右一封什么‘书’来着,上面这么写道……”

  “得得,”他立刻举起双手,“你进球得分,行了吧?”

  哼,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人的行为经不住二十多年时光的鉴定,二十年前的世界和现在已经大大不同,二十年前的我们与现在的我们,差不多已经不是同一对人了。时间这个玩意儿,我看它活活就是一桶强力漂白剂,让所有的东西都褪色!固然,情书之后,不免是结婚:结婚之后,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灼热鲜艳的感情稀释降温,进入平常。现在再提二十来年前曾说过的话,动过的念头,活像椅子上冒出了许多针尖,瞧,他不是跟我一样受不了。

  可是说真的,二十多年前,我们真的可笑。那时,他在北京大学,北大当时等于在北京城外,而我就读的学校差不多在北京城中轴线的位置上。他先是每周末骑着那辆濒于散架,已经看不出牌子的自行车(他买的旧货)来看我,从海淀穿过两边种着高高杨树的笔直的路,到北太平庄,再从北太平庄到西直门,护国寺,什刹海,银锭桥……一路这么骑过来要50分钟。后来换成每隔一天就来一次(也不肯好好念书了),我们躲在研究生部搁公用电话的小屋里亲嘴,亲得啧啧有声,惹得我这边的男生开始坏坏地笑着看我。没奈何,我们只能躲到外面去了。那年头就是像这个样子——住北京上海的情侣们找不到亲嘴的地方。我们一圈圈地围着什刹海兜圈子,寒冬腊月北风怒号,我们从头到脚裹得只剩两双眼睛,也还是只能在外面那么一圈一圈一圈……当时他和我,对于整个世界的最高要求是: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屋,哪怕特别特别小也成啊。

  现在,二十年后,我们在美国加州,住在属于自己的房子里——400多平米,五个房间,后院占地半亩,并且带游泳池。国内来的朋友见了个个摇头:就你们两人,又不肯要孩子,住这么大的房子?

  我们对这样的问题只是笑笑,肯定不能见人就“痛说革命家史”吧。

  不说“家史”。

  眼下,201 1年7月12日,我和丈夫在说的是拿破仑。我俩在餐桌上正吃着晚饭,拿破仑,一条两尺长,一尺高,黄褐色的狮子狗,正趴在我们的餐桌下一声不出,由着我们仅隔了一块桌面对它说三道四。

  2

  几天前,邻居伊娃打电话给我,说全家要去夏威夷度假,让我帮忙照看拿破仑,我一口应承下来。

  伊娃就住我们对门,精致小巧的一个女人,却生俩胖大儿子,一个八岁,一个两岁。我们住在这里的十来年中,看着伊娃和她丈夫杰生两个从搬进对门的房子起,然后肚子渐渐隆起……生下个孩子,再隆起……又生下一个。杰生在丰田汽车公司做事,天天一早上班,擦黑回来,见不着他的人影。但周末他一定亮相,一整个上午都看他在车库门口伺候自己的黑色丰田霸道越野车,把它擦得像一整块黑宝石!两个金黄头发的嫩生生的孩子围着他和车子跑前跑后,这一家子在我们窗外构成了一幅非常平和喜庆的人生图画。这幅图画,拿破仑却并不在其中,因为拿破仑不是伊娃家的狗,而是伊娃妈妈家的狗。

  伊娃的父母住得离伊娃自己的家只隔几条街,我老是在窗口里望见老两口儿过来给女儿家油漆房子啦,陪外孙们在门口扔飞盘啦,如此等等。原来以为,美国人不重亲情,两代人各过各的,可不是胡说。

  然而,好好儿的,突然在一年前,她父亲查出前列腺癌,看着挺硬朗的一个美国老头儿,不多几个月,说走就走了。伊娃自然哭得不行,但半个月后,对门眼看着又欢声笑语起来,我也跟着大松一口气,不然弄得我见伊娃不是,不见伊娃也不是。这种事情,旁人在一边真的会比较尴尬。

  我现在,说来很差劲,对于别人,喜事也好,丧事也好,笨嘴拙舌,讷讷地说不上来话,心里倒是有一句现成的:这一切很快都会过去的。难道不是这样,好事坏事,一样都会过去的。生活像水流一般,就那样哗哗地淌啊淌个没完,好的地方,坏的地方对它全无所谓,一股劲儿地不肯停下来。而这句现成的话,对办喜事的人,简直不能说,没得讨打。对于办丧事的,也一样派不上用场,比如我拿它对伊娃去说——这已经是她父亲过世半年之后了,伊娃却摇头告诉我,她母亲还是天天哭,“没有办法哟,安慰不来的,我父亲母亲,感情一直好,真好!所以母亲怎么也过不去。”

分享:
 
更多关于“带风景的房子(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