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时期以来仡佬族作家小说创作论


□ 张羽华(土家族)

仡佬族是我国西南地区历史最为悠久的古老民族之一,大致经历了濮人、僚人、仡佬族三个不同历史发展阶段。仡佬族民族内部有不同的自称,经20世纪50年代的民族识别,统称为“仡佬族”①,这样仡佬族作为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之一就不断繁衍发展下来。仡佬族有自己的文学,用汉语言文字创作。最初的仡佬族文学主要是口头文学,以民间文学为主要创作形式。仡佬族民间文学具有丰富的民族文化底蕴,反映了仡佬族人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现状,其内容有民歌、故事、传说、神话、格言、俗语、谚语、歇后语等。相比较而言,仡佬族作家的文学作品则很少,主要有清代仡佬族诗人周渔璜的诗集《桐野诗集》,清末举人聂树楷的诗集《聱园诗剩》、《词剩》、《诗钟》。从清末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几乎没有仡佬族作家的文学作品问世。20世纪80年代是仡佬族作家文学起步和发展的初期,虽有戴绍康、赵剑平的小说问世,但作家和作品数量还是很有限,并且缺乏一种宽广的创作视野。20世纪90年代以来,相对来说,仡佬族作家的文学创作尤其是小说创作出现了比较繁荣的局面,向着纵深发展,题材与创作手法表现多样化,“不仅塑造了人的体质,而且塑造了人们的性情”②, 体现了独特的地域性风骨、精髓、特征和人文关怀,进而引起国内评论界的广泛关注。三十多年来,仡佬族作家的文学作品大多刊发在《当代》、《人民文学》、《十月》、《诗刊》、《民族文学》、《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上海文学》、《山花》、《作品与争鸣》、《时代文学》、《贵州作家》、《芳草》以及一些地方文学期刊上,其中多位作家获得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并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戴绍康和赵剑平奠定了新时期以来仡佬族文学创作在当代文坛上的地位。骆长木的小说《故事,在哪儿结尾?》获得了新时期以来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短篇小说奖,赵剑平短篇小说集《小镇无街灯》、中短篇小说集《赵剑

  平小说选》蝉联第四届、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进入新世纪,两位青年女作家王华和肖勤的创作势头更为强劲。王华的创作不仅激起了我们对仡佬族文学创作的期望,同时也为贵州当代文坛带来了新的期盼,其中长篇小说《家园》被推荐为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参评作品。她的大多数中长篇小说发表于《当代》、《人民文学》、《中国作家》、《民族文学》等重要文学期刊上。王华的小说集《天上没有云朵》、肖勤的小说集《丹砂》,分别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07年卷、2011年卷。而且,王华以长篇小说《雪豆》(《桥溪庄》改名出版)、肖勤以小说集《丹砂》,分别荣获第九届、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

  新时期以来仡佬族作家的小说创作,摒弃了“十七年”文学乃至“文革”文学在政治运动视野下的宏大叙事,在审美艺术上抹掉了当代政治运动变迁的历史风尘。这个时期以来的仡佬族作家更多地植根于民族文化心理进而挖掘出民族文化形态,对人性、人的精神世界以及民族生态、民族语言进行独到的挖掘和审视,凭着对社会生活的体验和理解,他们“对民族文化的认识,对复杂的艺术形式和丰富的艺术手法的掌握,都随着时代向前迈进”③,尽管步伐缓慢,但已体现了探索的勇气,同时也使仡佬族文学创作彰显出独特的艺术魅力。

  一、回归历史本源的自由滑翔

  新时期以来,中国文坛上出现了一种“文化寻根”的热潮,作家在作品中艺术化地融入了大量的民俗地域文化风情,并把探寻的笔触伸进了民族历史文化心理结构中去,使作品充溢着浓厚的审美艺术特质,体现出了作家创作的民间文化倾向,同时也自觉地对新殖民主义和西方后现代主义作出一种抵制,通过向民间挖掘已经失去的或者现在被遮蔽的价值来质疑文学艺术界对西方文化的全盘接受。不仅如此,作为较少民族的作家,仡佬族作家长期栖居于少数民族地区,不自觉地受到民俗地域文化熏陶,积淀着深厚的族群文化记忆,俨然把地域文化作为创作的母题,本能地把对生活的民间体验融入到小说艺术创作中去,不断挖掘出地域文化中隐藏着的具有精神文化结构的象征隐喻,描摹地域民俗文化的独特性,营造一种浓郁的民风民俗氛围,彰显着艺术的生命力和永恒魅力。同时仡佬族作家通过流动的民族地域文化风情传达出生活在这一地区的人生命运,揭示云贵高原少数民族特定的民族文化心理、精神气质和生存状态,借此管窥少数民族生存发展的历史横断面。

  在作家肖勤看来,作为一个崇尚丹砂的民族,世代的悲欢都与丹砂有关。两千多年前,采丹砂的仡佬族人一直隐居在云贵高原少数民族居住区的深山之处,沿袭着这个古老民族悠远而绵长的历史。在— 个从政治、经济和文化都相对落后的山区,青年作家肖勤承载着本民族历史文化责任,翻阅苍茫的历史画卷,寻找仡佬族的文明史,打捞被社会遗忘的民族历史文化记忆碎片。这对于肖勤来说,无疑是一次民族的自觉与自省,正如她所说“所幸的是,浩如烟海的历史最终没有丢弃这粒历经磨难的坚韧贝壳”④。肖勤艺术化地把这粒“坚韧贝壳”熔铸到小说中,从丹砂显性的物质实体里寻找隐性的民族记忆和民族精神。在短篇小说《丹砂的味道》中,肖勤以丹砂为引线,叙述着仡佬族的发展史。丹砂作为葬品伴随着仡佬族人离开人世,目的在于加强对本民族文化的认同感,更在于丹砂能够祛除他们死去的灵魂所遭遇恶魔的惩罚,但不幸的是丹砂已成为本民族的文化想象,只有从想象中去重构丹砂的功能。《好花红》以一首广为流传的布依族民歌为标题,自然饱蘸着对家乡丰厚的民间历史故事的情感叙述。作者把遵义大娄山区的民间故事和湘西的土家话语跨越时空地联系起来,孕育着一种独特的民族地域文化情怀。

分享:
 
更多关于“新时期以来仡佬族作家小说创作论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