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从昨天走来


□ 陈志泽

  还是梳着发髻,穿着自己缝做的汉式大襟衣,母亲在回家的路上行走。总是这样,怀念母亲,母亲就又从昨天走来了,母亲身体不好,可她不乘车,总是走路来。脚上的纽边黑布鞋沾附了许多泥粉,风伴随着她。风吹不乱她半白的发髻,只吹落她略显宽大的额上沁出的颗颗汗珠……
  快过年了,母亲记得我们爱吃元宵丸,大老远赶来为我们做吗?母亲是个有情趣的人。年年春节临近,母亲是一定要做好多元宵丸的。母亲极细心地备料,做好每个环节,绝不马虎。特别是捏馅丸这道工序,以花生仁研末,调拌剁碎了的冬瓜糖、芝麻、白糖、熬过的“葱头油”而后捏成馅,用馅丸在糯米粉中团皮,成为皮细嫩、馅丰满,甜美喷香的元宵丸。母亲总是做得既好又快。母亲能两手并用捏馅,一会儿就捏出一大钵馅丸来。母亲还嫌不够快,要夜以继日地做。一盏油灯挂在厅堂的木柱子上,母亲坐在灯光下,双手不停地捏着馅丸直到夜深。大家都睡了,家中一片静寂,唯独母亲一人还在忙着,从她的手中源源不断地滚出圓圓的元宵馅丸。有时我们从睡梦中醒来,会看到母亲在打盹,可双手还在不停地捏呀捏……
  在这样的持久战中,母亲有多累!她患有糖尿病,自己是不能吃元宵丸的,可母亲一定要让全家大小和到我们家拜年的所有人,都能痛痛快快地吃她做的元宵丸,痛痛快快地享受她的高超手艺。
  母亲撑着一个十多口人的家,历来省吃俭用,可有时也有小小的“奢侈”。
  她喜欢吃点小零食。母亲空闲时也会有兴致光顾本地的小吃。我家对面山头上有位中年妇女常会在下午三四点钟提着一筐油煎豆腐下山,“烧豆腐!烧豆腐!”叫卖,经过我们家门口时,母亲会喊她过来。母亲喜欢这种质优价廉的小食品。豆腐做得很细膩,切成大方块、油煎得腊黄,叠放在一个大陶钵里,用棉絮包裹保温。因为备有蒜茸、酱醋,卖主揭开盖子时随即一阵浓香逸出。另一种小吃是炸菜馃。那是离我们家不远的小街上,一个叫“黑猪仔”的中年男子经营的。他有个固定的摊位,设在自家厅堂前面。摆着风炉,燃烧柴火,油炸这种闽南的传统小吃。他调制的菜馃风味独佳,在山村小街上很有点小名气。每次母亲要我上街买菜课时都要叮咛一句:“买‘黑猪仔’的!”我买了“黑猪仔”的菜课到家时菜锞还挺热……
  母亲还常在菜市场散市后大批量购物,她的气魄大得吓人,很使一帮小商小贩眉笑颜开。他们不见母亲到菜市场买菜时,常会找上门來。
  “老大姐哟,今天的牛肉实在好,就这些了,你都包下,最便宜卖你!”
  “你是聪明人,多买些花生晒干放着慢慢吃,方便又划算!”
  动员母亲大批量购买的卖主巧舌如簧,母亲呢,本来就胃口大,经不起鼓动,大多成交。说来不奇怪,母亲记挂着全家人的生活,柴米油盐,她得样样记在心里,细细盘算。她这样做不是浪费而是节省了。我们也就因此可有小小的享受。我记得我们家是设有几个大陶缸的。那是专放蒸熟晒干带壳花生的“仓库”,我们这些嘴馋的孩子会时不时偷偷揭开缸盖抓上一把。母亲有时也吃,当她发现缸里的花生消减得厉害,先是惊叫起來——母亲常念本地歌诀:“上开花,下结籽,大人小孩爱吃得‘半小死’。”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笑了,并不追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