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谈八零后作家的琐碎叙事


□ 宋元明

  我们习惯上说的八零后其实是指1980-1990年之间出生的人。八零后中走出了一大批作家,大概可分为三类:从新概念作文比赛中脱颖而出成为作家的新概念派,如韩寒、郭敬明、张悦然、夏茗悠。依靠个人实力和能力走向读者的个人派,如蒋方舟、春树。有在各种文学网站靠阅读量等人气标准出名的网络派,如辛夷坞、九曲黄河。在接下来的论述中,将分别选取三类作家的作品在各个方面进行举例说明。总的来说,不管哪一类,八零后作家的创作与他们的前辈们宏大叙事不同,他们共同的一点是更愿意在自己的生活圈子和思想圈子里做琐碎叙事的文章。

  先让我们看几个作品片段:

  那些红脸蛋的孩子高举彩炮筒,在雪地里奔跑。当烟花筒被点燃的那一瞬间,大家都安静下来。菊花状的焰火在头顶绽放,化作千丝万缕的亮线,缓缓地坠落,那些孩子像关在五彩笼子里的金丝雀,既欢喜又害怕地扑腾着翅膀。我喜欢他们有点慌乱的样子,那会使他们看起来可亲二点,不像平日里那么骄傲。我是唯一两手空空的孩子,站在一个落满雪花的角落里;我以为他们不会看见我,所以我小声和自己说话,笑得也很放肆。多年后告诉我,她在除夕夜看见过我,我穿得很干净,远远地站着,看样子是个不屑于亲手点燃鞭炮的少爷,但焰火飞上夜空时我又很欢快地笑了,还咕咕哝哝地一个人在那儿说话。

  那个时候,春迟的全部所有是一张在收容所阴潮幽暗房间里的床铺、一条山茶花图案的墨绿色毛毯,以及一件不知什么地方捡来的粗麻布裙子。她一直都穿着这条裙子,浅紫色,胸前有淡红色的石榴渍,也或者是西瓜的汁水,看起来像个暗藏杀机的伤口。

  ——张悦然《誓鸟》

  像个皱而坚硬的果核。

  易遥躺在黑暗里。这样想到。

  窗外是冬天凛冽的寒气。灰蒙蒙的天空上浮动着大朵大朵铅灰色沉重的云。月光照不透。

  不过话说回来,哪儿来的月光。

  只是对面齐铭的灯还是亮着罢了,

  自己的窗帘被他窗户透出来的黄色灯光照出一圈毛茸茸的光晕来。他应该还在看书,身边也应该放着杯热咖啡或者奶茶。兴许还有刚煮好的一碗馄饨。

  终究是和自己不一样的人。

  十七岁的齐铭,有着年轻到几乎要发出光芒来的脸。白衬衣和黑色制服里,是日渐挺拔的骨架和肌肉。男生的十七岁,像是听得到长个子时咔嚓的声音。

  全校第一名的成绩。班长。短跑市比赛在前一天摔伤脚的情况下第二名。普通家庭,可是却也马上要搬离这个弄堂,住进可以看见江景的高档小区。

  规矩地穿着学校地制服,从来不染发,不打耳洞,不会像其他男生一样因为耍帅而在制服里面不穿衬衣改穿T恤。

  喜欢生物。还有欧洲文艺史。

  ——郭敬明《悲伤逆流成河》

  以上两段文章可以看到很多很多名词,看似信息量很大,但仔细读来好像仍就是在讲一个对象。张悦然叙述“我”看“红脸蛋的孩子”放烟花,首先写到孩子们放烟花的动作,然后是整个雪地都安静下来,再是烟花的形态,接着又是对孩子们的补充描写,从“我”对孩子们的感情倾向引出“我”在这个雪地场景中的位置。最后是时空转换到了“多年后”,通过他人之口展现了雪地场景中别人眼里的“我”。让我们把主要描写对象用线条勾勒出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