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堰塘,或莲花寺路(散文)


□ 言子

 言子

  莲花寺路,是我多年来接近乡村最近便的_条路,也是身居都市唯一的一条路。一直想写写莲花寺路,不知怎样下笔。在我一次次走上莲花寺路的过程里,莲花寺路也在不断地变,还将变化下去。不变的,是我在这条路上孤独但不孤单的身影。

  僻静地

  大约是两年前的一个夏天,下午。我在何家山游走,我们地质大院就在这山坡的南面,房子从坡脚的公路边一直建到坡顶。我那小小居室接近大院围墙。跨出两扇早晚关闭的铁门,就可以一脚踏进乡村。多年来的早上,黄昏、下午,劳作后,我喜欢在这块长着庄稼紧邻城市的乡村漫步,它已经成为我思想的僻静处,很多作品,就是在这样一块有树有草有庄稼有乌鸣的土地上获得灵感并构思成熟的。我庆幸自己住在城市的边缘地带,庆幸地质队搬迁绵阳,为了每天两角钱的野外津贴,把队部建在了城郊,让我能够远离都市的喧嚣、浮躁,安静地读书、写作、散步。让我拥有了人生的一块僻静地。

  后来,这种状况有了一些改变。

  首先是北坡的山弯下,以前每年插秧,挞谷。20世纪末,很短的时间内,突然从农田里冒出了大片的水泥房,参差不齐占据了整个山弯,都是私人住宅,有本地人也有外地人。紧接着,对面坡上青幽幽的树林也被学校,单位的一幢幢楼房代替。何家山上的两座山包,也被一家企业推平,砌了围墙,破两道门让大家过路。说是要修宿舍,也没见开工,而是在围墙内随便种下一些树。土地的主人,已经不是坡上居住的农民。其实,何家山上的庄户人,身份早就不明确了,土地早已不属于他们了,每一寸土,都被出卖。开发之前,他们暂时还能种地,他们的身份有些模糊,是农民?却不再拥有土地,每月领110元生活费;是城市人?他们又还在土地上耕作,居住在自家的房子里,像以前一样生活。穿过围墙,一个山坳上,建了一个简易鞭炮厂。红砖,石棉瓦。经营了一年,国家禁放鞭炮,闲置两年后,有人利用起来开了养猪场。排泄物排到房外面的水沟,再流到旁边的池塘。以前清澈的池塘乌黑。散步时,我再也不敢从那条路上过,绕道走。

  这块都市边缘的僻静地,就这样被改变了。走到坡上,夏天看不到秧子,秋天看不到稻谷。满坡的庄稼也不成片了,被围墙、鞭炮厂,楼房分割得七零八落。再也不是从前的何家山!再也不是一块纯粹的乡村!

  就是在这种被改变的状况下,那天下午,我走过何家山、曹家山,下坡后,沿着一条公路下行,想重新找到一块僻静处,一块没有被切割的乡村。就这样,我又找到了一块僻静地——莲花寺路。

  莲花寺路

  莲花寺路是一条单行道水泥路,从元通路伸向黑堰塘。

  莲花寺路是被城市“编制”后命名的,以前叫黑堰塘,沟里的人不习惯,还是没有改口。水泥路在黑堰塘拐向左边的松林。我通常是走过黑堰塘,朝着土路一直从山沟走到坡项,又从坡顶下来。一条山沟,就这样被我重复走着,没有厌烦的时候。黑堰塘右边是莲花寺,一座尼姑庵。从庵门前走过,常看到一些老尼坐在檐下做事,有时还能听到诵经声从高处传下来。从敞开的朱红色门扇望上去,石级通向坡顶,一片绿阴。我从来没进去过,就在路边看看。庙、庵,观,都是建在幽静之处,山好水好树好。莲花寺也是如此,面向黑堰塘,对面背面是苍郁的松林。这样一块清幽之地,是静观,修行的好地方。该扫去多少尘世的功名利禄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