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站在世界时间上的吉狄马加


□ 杨清发

  诗人吉狄马加,是中国少数民族作家最卓越的代表之一,被评论界推崇其在中国诗歌的整体格局中具有一个无可替代的重要位置,他那充满彝族气息的诗行不仅回荡在大凉山的山山水水之间,而且飘荡在整个世界广阔的诗美空间之中。他的名字叩响了英国、法国、意大利、日本、西班牙、波兰、保加利亚等异邦之门,引起国际诗坛的关注。
  早在20世纪80年代,吉狄马加便以彝人特有的声音唱着一支忧伤而深情的民族之歌脱颖而出,如一只从大凉山深处腾空而起的雄健的山鹰,飞入我们的视野并深入到我们的心灵与思维中。他那一句充满血性与民族自豪感、发自彝人灵魂的呼声“啊,世界,请听我的回答/我——是——彝——人”(《自画像》)开始受到文学界的关注与肯定。“他的兴趣不在展列现象的纷繁,而在显示灵魂的深邃……吉犹马加的诗中跳跃着彝人之魂”。①诗人流沙河称他为“一个古老的少数民族”的“年轻的现代诗人”。孙静轩也慧眼独具,“他表达的是,我想到了什么,着眼于一个民族、一个人的精神世界,显示灵魂的深邃……他走出了大凉山的山谷,以现代人的目光,从当代世界文化的角度去审视本民族的历史和现实,才得以把握民族的真实现象和精神,使之得以升华”。②
  诗人吉狄马加究竟歌唱了些什么,会引得整个诗坛如此重视与倾心?
  国内最新出版的吉狄马加的诗集《时间》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时间》收集了《自画像》、《彝人谈火》、《失去的传统》、《被埋葬的词》、《守望毕摩》、《回望二十世纪》、《在绝望与希望之间》、《时间》等代表性诗作。整本诗集充满了强烈的民族意识和民族视野里的世界关怀,基本格调是忧郁和爱。忧郁是这个山地民族内在的精神与性格,“忧郁的色彩是一个内向而深沉民族的灵魂现象,它很早就潜藏在这个民族心灵深处”。③诗人对古老的彝文化在全球化的语境中日渐消失的命运的担忧,使《时间》中流溢出的以“忧郁”为个性特征的民族意识就更加浓烈。正是因为深刻体会到一个弱势民族在强势文化带有霸权主义的挤兑与威慑下的灵魂阵痛,吉狄马加才能更真切地认识到友爱与和平对人类的重要性,“对人类的理解不是一句空话,它需要我们去拥抱和爱”。④没有充满人性的爱,这个世界和人都是没有灵魂的躯体。对爱的这种神性理解,使《时间》中有大量对人类命运关怀的诗,这些诗充满了博爱意识,闪烁着人文关怀和人道主义的光芒。
  彝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与灿烂文化的“山地民族”。彝族先民在彝族的发展过程中创造了部族历史、语言文字、哲学思想、宗教信仰、风俗习惯、天文历史、文学艺术、道德礼仪、科技教育、社会经济等博大精深、丰富多彩、具有鲜明特色的彝族文化体系。” ⑤这些千百年来形成的彝族文化无疑是吉狄马加创作的精神血液,他的艺术生命便植根于彝族文化与民族生活的土壤之上。《时间》这本诗集洋溢着独特的彝族风情与文化气息,充满对自己民族的深厚感情和对自己民族文化的深层认同。吉狄马加为自己是一个彝族人而自豪,所以诗歌中流露出强烈的民族意识与对自我的民族身份的一再强调。《自画像》被认为是真正的彝族诗人写的真正的彝族的诗。这首诗是诗人为自己民族完成的人格雕塑。诗中的“我”是一个具有民族气质与特征的彝人的画像,是整个彝族形象的缩影。诗人作为彝人的后代、整个民族的代言人,将“彝人”的形象融入诗句中,庄重地展示给整个世界,“我——是——彝——人”。这正是诗人作为彝人的浓烈得可以触摸的民族自豪感的真实流露。彝族历史上关于动物图腾信仰是很多的,这种文化现象,也成为吉狄马加书写的对象。在吉狄马加的诗中,他将动物与自己的民族联系起来,让我们体验到这个民族的精神。鹰图腾是彝族历史上影响最大的图腾之一,在《彝人之歌》中,诗人深情地唱到“我曾一千次/守望过天空/那是因为我在等待/雄鹰的出现/我曾一千次/守望过群山/那是因为我知道/我是鹰的后代。”吉狄马加就是这样一只“从大小凉山/到金沙江畔/从乌蒙山脉/到红河两岸”,叩响了世界诗歌之门的诗鹰。在《老去的斗牛》与《死去的斗牛》中,诗人用“斗牛”来比喻自己古老的民族,向我们展示了这个民族顽强坚韧、永不言败的品质。即便老了,也要让“那一身/枯黄的毛皮/便像一团火/在那里疯狂地燃烧”。即使死了,也要“流露出一种高傲而满足的微笑”。这里斗牛的精神正是彝人祖先的强健生命力和不屈从于命运之精神的写照。《古里达拉的岩羊》里,诗人从岩羊身上也体验到彝人的性格,沉默而坚韧的祖先的性格。彝族是个火文化民族,关于火有各种充满想象的传说。这些传说反映了彝族历史上崇拜火的信仰。这些信仰浸润着吉狄马加的思想,对火的赞颂也燃烧在他的诗行间,“给我们血液,给我们土地/你比人类更古老的历史还要漫长……你是禁忌,你是召唤,你是梦想/给我们无限的欢乐”。(《彝人谈火》)对火的狂热的崇拜之情便借这些词句无法抑制地喷薄而出了。《黑色的河流》让我们“了解大山里彝人古老的葬礼”,看到这个民族,面对死亡的坦然。”在一条黑色的河流上/人性的眼睛闪着黄金的光”。这条带着人性之光的河流是彝族文化精神的河流。诗人说过“我写诗。是因为有人对彝族和红黄黑三种色彩并不了解”。⑥于是在《彝人梦见的颜色》中,诗人让我们“触摸到这个民族以‘红、黄、黑’三中颜色为情感基地的内心世界”。⑦一个民族的记忆,不管痛苦或者欢乐都沉淀在了彝人永恒的三原色里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