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妖鬼


□ 散客月下

  妖不妖猫
  
  在我网络活动的范围内,流行一个词“散友”,意为“散客月下的网友”。自从散友群建设好以后,不断接到网友的见面邀请,尤其是最近到上海安顿下来后,上海散迷群的朋友们更是踊跃。
  最令老散开心的是,上海散友,至少从照片或视频上看,无一例外全是美女。遗憾的是,散友们约请的地点几乎全是餐厅。又到周五,QQ上邀请函如潮水般涌来——逐一检索,还是清一色的某某餐厅。
  正在这时,“妖不妖猫”的邀请函脱颖而出。
  妖猫的留言简洁而明了——
  散兄,读君故事,特别动情,散君笔下写情,令人情难自禁,写猫,更是令妖猫我常哭,长叹,常遐思,夜半梦君时,时而啼笑皆非,时而如百爪挠心……妖猫我青春年华,却始终独守闺房,芳心期盼者,唯散君这般爱猫人士。
  适逢周末,妖猫我思考良久,终于斗胆邀请散君赴我闺房一叙衷肠,请不要让小女子失望。黄浦区车谭路250号三楼是妖猫的住宅,明晚八点,小女子在卧室等候散君。
  留言还配上一张小猫咪的图片,那猫儿神情楚楚,我见犹怜。早先私聊时,妖猫就给我发过玉照,照片上的她五官清秀,身段娇媚。哇!太妙了!这才是老散我最,最最想要的邀请函啊。
  周六一大早,老散我就起床打扮,然后注视着太阳,祈祷它尽快西斜。度日如年地挨过了白天,夜幕降临后,我手捧鲜花脚踏棉花,轻飘飘直奔妖猫家。
  妖猫家是那种老电影里才见得到的旧式洋房别墅,院落里外透着昔日贵族的气息,只不过节约用电,屋子里有一股阴森森的感觉。
  刚进院子,妖猫的身影就出现在三楼,她招手呼唤我,语调娇嗔:“散客,你怎么才来啊,害人家等好久好久了……快上来,我在三楼卧室。”
  楼道很阴暗,卧室很明亮,妖猫坐在大床上,真人比照片更娇媚迷人,风情万种,美得令我瞠目结舌。
  事实上,这间卧室里更令我瞠目结舌的不是她,而是猫。床单上地板上沙发上橱柜上……黑的白的花的大的小的老的残的……你能想象得出的猫咪,这间卧室里一应俱全。
  “快进来啊,还傻站着干吗?这些宝贝是我十多年来收养的流浪猫,说实话,单独抚养它们我实在有些力不从心了,送给别人我又不放心。读了你的小说,我才知道世界上还有跟我一样心肠的爱猫人士,所以,专程请散君来挑选一些回去收养……这些猫儿个个乖巧得很,依香偎玉任君取。”
  我没有晕倒,因为我怕一旦晕倒在地,会压死一大片小猫。妖不妖猫——要不要猫,我,我不要。
  
  鬼雾无影
  
  1、鬼雾红衫人
  桥镇多桥,三条小河蜿蜒穿行在白墙黑瓦之间。桥镇分为新老两区,老桥镇拥挤,全靠小石桥勾搭着街巷。新桥镇就没那么紧巴巴了,高楼一座比一座气派,把老镇旧民宅圈成了一个盆景。
  原先开发商打算把整个桥镇全改造成高层楼盘,后来发现,把古镇留作风景,新楼盘更好卖高价。另有一说,开发商保留古镇纯粹出于无奈。据说,古镇河道上闹鬼,那鬼借旧屋古河道生存,若有人敢拆旧屋,必定遭到报应。
  这些传说大家都当故事听,新楼还是很快住满了居民。卿卿是新搬来的城里人,她信桥镇有鬼。因为她亲眼见到过,而且不止一次。
  卿卿家在二楼,正对古镇,一窗装满江南。见到鬼那天,老公小朱出差了,卿卿后半夜睡不着,忽然听得窗外有摇橹声,看看表,刚过清晨五点,距离平素最早解船缆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卿卿好奇起身,往窗外瞅。
  正是梅雨季节,雾浓得有些渗水,夜幕中的河水腾腾泛起白雾来,雾中,有一艘船儿正划向民房最密集的河道。摇橹的是个女人,穿一袭红衫,撑一把红伞。船渐远,只见伞不见人,白雾茫茫中,只见一个红点儿缓缓晃动,犹如浮在云中的血珠。
  按桥镇历来习俗,女人不得摇橹撑船。而且,古镇居民养狗很多,每天第一个解船缆的人,都是在狗儿的吠声中划动第一桨水波。但今天,晨雾不语,只闻橹声。
  几天后,小朱出差回来,不但不相信她的话,还把她笑了个半死。
  睡到快天亮时,卿卿起来,看了一眼窗外,又是迷雾漫天。心念一动,走到了窗前。
  雾中小河,轻纱笼罩,水面青烟缥渺中,一条小船缓缓飘向雾中,还是那袭红衫,还是那把红伞。
  卿卿浑身颤抖起来,她摇晃着老公,要他起来看鬼船。小朱老大不乐意地起身,懵懵懂懂地被妻子推到窗前。
  “哪有什么红伞啊,神经……”老公被搅清梦,十分不快,卿卿听到,更是万分不爽,两人大吵一架。
  天一亮,卿卿收拾行李回娘家了。三天后,小朱亲自去给太太赔不是,开始卿卿还想多端端架子,后来老公说了一件事,她马上跳起来往家里奔。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