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感觉中的垓下(外一篇)


□ 石 英


如果你是抱着奢望来寻找过多的古战场遗址的话,纵然不致完全失望,恐也不会满意而归。不错,这一带还保有一些值得玩味的地名,诸如“上马铺”、“虞别台”、“霸离村”等,但也多半是寄托着后人的悲绪,谁也没作过仔细的考证。不过,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这一片地方就是刘项相争最后决战之役的场地——今安徽灵壁东南稍有起伏的平川地带。如果你不在乎玩赏风景,而是追索一种感觉的话,还是足够你体味一番的。
我忽然想到了“舞台”这个词儿。真的,这里也许没有产生过什么剧种,是华夏著名的大舞台之一。距今两千二百零六年前那个秋夜,韩信威风凛凛的会旗,伴着张良绝版的箫声,变奏出一曲《十面埋伏》,至今在音乐舞台上仍盛演不衰。
我不禁想起梅兰芳先生的一段著名道白:“云敛晴空,冰轮乍涌,好一派清秋光景!”想来在两千二百零六年前那个夜晚的月亮是地道的“冰轮”;过于明亮,反有点令人发瘆。有时最辉煌恰恰是最晦暗。虽说作为四百年“炎汉”是皇朝风光的起点,但作为垓下决战的主帅淮阴侯(还曾被封为楚王和齐王)韩信而言,其命运已提前透支。所以,表面的胜者韩信和败者项羽谁都不是真正的赢家。
当霸王在乌江(今安徽和县东北)自刎的时刻,韩信的军事天才已发挥到极致;当君臣举杯共庆决战胜利的时刻,残酒溅地拼出一组密码——从淮阴无赖胯下脱出来的一位历史人物,又在不知不觉间走入泗上亭长的胯下。就在这时刻,惨剧与醇酒混在一起同时酿造。
最清醒的是张良,事成后轻装淡出,将大舞台甩在身后。但他也未必那样对世事充耳不闻,在此后的类似清秋之夜,也会透过洞箫的音孔,凝望着未央宫的血光。那是在垓下决战仅仅六年之后,据传韩信就死于桃木剑下。这是流传于民间千百年来的说法:当初汉王刘邦曾许下金口诺言,韩信是不能用钢铁等金属兵刃戕其身子的,那就等于说是:不死的韩信;也使韩信有了一个“固若金汤”的自信。吕后倒也恪守君王诺言,不用金属,而以桃木剑解决之。民间又有言:“钝刀子拉肉最难受。此说如属实,淮阴侯的不爽之痛可想而知。谁说中国的封建统治者缺乏创造性?桃木剑的创意就很出色很奇特嘛。外国有达摩克利斯剑。中国封建社会有桃木剑。
一般史称:韩信是被吕后杀的。其实不言而喻,吕后敢于下手,早已从至尊那里得到了确凿无误的暗示,只是这样做更为策略些罢了。否则,刘邦焉能不震怒?
从一定意义上说,韩信也是自投罗网。自古以来从人性上说,凡自恃才高之士,总要寻找一切机会展示自身的抱负与才能,因而便择主而从之。类如韩信之辈,虽自负有将帅之才,善用兵或善筹谋,但天生并非能自立之主,不是故意不为也。在一定阶段之内,也许兵权在自己手中,但命运却不在自己手中,其结局可鉴。话又说回来,虽如此,毕竟也在风光的疆场上驰骋了几把,博得个史传留名。有如当今年轻人惯用语:“实现了自我价值。”不仅如此,与韩信有关的成语和故事,至今也还留下了几个,诸如“背水一战”、“胯下之辱”、“兔死狗烹”等,不论是以非凡才智和魄力得来,还是以屈辱与无奈而博得,总是一个“成果”,一般人能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