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没有父爱的荒原


□ 于立霞

没有父爱的荒原
于立霞

爸爸,您是天空中那只漂泊的风筝,当我最需要您时,您却远远地挂在天边,装作视而不见;您是大海中那艘流浪的船,长年累月行驶在海的彼岸,任岁月的潮水溅湿您沧桑的脸。当我怀着儿时的童心,愉快地奔跑在您身边时,您却匆匆驶向了另一个岸……
多年以来,我从不敢大声喧哗,我有一个疼我、爱我的爸爸,知觉告诉我,我拥有父亲,却不曾拥有一个父亲对子女的爱,不曾拥有一个幸福而完整的家,甚至在20多年的除夕之夜里,我从来没有尝过团圆的喜悦和感受到节日的气氛。没有父爱的日子我感到自己像一棵没有水分,没有营养的小草,在风雨中随风摇摆着。爸爸仿佛抛弃了家里的一切,一个人翱翔在北京的天空。从此,我为北京这一国之都,下了一个模糊的定义,北京是一张迷人的网,北京是一把无情的枷锁,它时时刻刻笼罩着爸爸的心,分分秒秒桎梏着爸爸的灵魂。
童年的岁月里,已经找不到爸爸的影子,我在孤独和没有父爱的生活圈子里慢慢成长着,我不敢奢望爸爸给我一个幸福的家,我只希望爸爸能够施舍一点父爱给我。可这个小小的愿望,却在我看到父亲坟墓的那一刻,也被无情地抹去了。我多想问问已经远走的爸爸,您就这样撒手远去,我该向谁诉说我心中的千言万语……
1982年,我出生在一个贫困而又复杂的农民家庭里,当我刚刚懂事的时候,我知道我有一个很不幸福的家。那时,爷爷长年瘫痪在床,奶奶是一个疯疯癫癫的精神病患者,大姐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爸爸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人,每次外出总是一年半载,甚至两年才回一次家。平时,也不给我们家里寄一分钱。那时,我和两个哥哥都在读书,一家人的重担全部压在妈妈一个人身上。妈妈整天像上紧弦的陀螺,不分昼夜地辛勤劳作着,即使这样,家里依然一贫如洗。妈妈靠务农,靠借钱供我们读书,短短几年的时间,妈妈似乎借遍了全村的每一户人家。地里由于没有钱上肥料,每年的庄稼都长不好,缴了公粮以后,家里总是过着青黄不接的日子。看到邻居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我们一家人还挤在那几间小土屋里,啃着一顿又一顿的窝头,吃上一顿馒头竟成了我唯一的奢望。那时,我和哥哥还小,不懂妈妈的甘苦,吃窝头吃腻了,就对妈妈发脾气,把窝头扔得满地都是,说吃窝头记忆力下降,学习跟不上班一类的话题来气妈妈,经常早饭不吃一口便去上学。记得有一次,那也许是我终生难忘的一次,那时,我还读小学,看着锅里冰凉的窝头,我一下子没有了胃口,拎起书包就去上学。在路上我看到路边的柴禾上有一个大大的馒头,被咬了两口丢在那里,我的肚子条件反射般地咕咕直叫起来,嘴里也咽着口水。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把它捡起来,把皮去掉,把被咬的去掉,那是一顿多么美的早餐呀。我看着周围没有人,便悄悄走到那个馒头跟前,当我伸手想拿的时候,一种强烈的自卑感一下子涌上心头,我咒骂自己,我不是乞丐,为什么要捡路边的东西吃?我眼里含着泪,飞快地离开了那个馒头。那时,我在想,假如爸爸爱我们这个家,我们就不会这样穷困潦倒,而我也不会生活得这样狼狈不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