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与白的变奏


□ 贾文华

  一万年前,白雪就是这样落入煤城。每年,都重复一个姿势下落。

  返青的枝头不属于它们,它们没有可以定居的院落。它们妩媚、婀娜,骨子里都凛列着一份清纯。这些朔风吹不败的花儿,从出发那刻就认准了方向。它们徐徐地飘,像从高楼跌下的纸片的样子。偶尔也学飞鸟,借助风力,完成高翔的造型。

  冬的北方,天空容易变脸,它们就成为天空撒气的对象,时常一群群被赶下半空。有时,一些风暴也跟着下落。这些压低的声音,卷起无数的白毛风,白毛风被卷得四处乱窜,牵着一条条没有规则的雪线,那些雪线跑到井架旁便慢了下来,还学着天轮的样子悠悠旋转。

  一片雪花,以百米速度绕矿井一周,在寒流的驱使下,仿佛永远都不知道疲惫,像一个童话,容易轻信严冬的谎言。本来极美的静态,非要掀起万丈雪瀑,扑了煤城一脸。连眼睫毛都沾满了这样的雪屑,雪屑铺天盖地形成涡流,覆盖了伸向井口的亢杂的步履。时而还轻吻一下闭目养神的矿灯,随着矿灯相继步向罐笼,它们知趣地无影无踪消失。

  矿灯一盏盏沉向地心,像雪花一片片落向人间。雪花坐着六角形下沉,矿灯坐着光束下沉,都遵循了万有引力的定律。

  矿灯挪动着巴掌般大小的光束,光束将阴影放大成一片恐怖的冷森。其实,阴影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似乎永无止境的夜之尽头,这些阴影追星族似的追逐着夜的黑。

  那会儿,800米深处的他们没在意白雪是否仍在飘落,飘不飘落与他们没有干系。他们必须撕碎那张写着约会时间的纸条,而后走向地心,直面储藏了亿万年的煤炭。他们必须想法把它们运到地上,甚至,还得直接搬运到那只摆放着各种美食的烤炉旁,然后,转身擦去从眼中淌出的汗水。

  他们必须等待,等待渐渐加深的雪原没过他们的裤管,甚至没过乌黑的膝盖。他们必须握紧拳头展示一脸的坚强,抑或埋头狠命地吸几口干莱般呛嗓子的辣子烟,而后,把脸呈向落雪的天空,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拒绝这一片片洁白的抚慰。

  他们必须下沉,直面这容纳了祖辈一生,还将继续容纳子孙后代的乌黑的背景。他们不用难为情地大步走向阳光,而把对于黑暗的埋怨,渲染成身后那些所谓的脆弱的理由。多少年了,那条地下长廊从没停止过雪崩,每次呼啸过后,光明,都以千疮百孔般的伤痕,呈现给天空大片大片冷清的无垠。

  白雪愈下愈大,大写意地在天空转来转去,究竟落下多少片谁都数不清,只知道脚印连了又断,断了又连,白,操纵若整个煤城。偶尔露出的煤山,像镶在白脸上的黑斑,又如泼墨的山水画般精巧。

  天堂卫星早已瞄准好这座曾经出没猛犸象的黑森林,派来白天兵,是想与那些黑煤形成反衬。在色彩缺乏张力的季节,涂抹原始的斑斓,预示力与火的底蕴。

  此刻,800米深处到处是下落的煤屑,四处隐约着开山炮的声音,矿井水潺溽地流向远方,不知道哪里是容纳它们的目的地。亿万年煤巷像沉默的古典老人,撑一片无声的天宇。沉重的水靴仍在台阶上蹒跚,绕过胴室,顶开风门,去探索一个个塌陷区的遗址。

  户外的雪花飘得有些暗示,似乎总有风暴托举着它们的腰身。难道远古与现代果真拥有着默契之约,每逢这时,就有无数仙子下凡——隔着800米厚的胴体,将一朵朵示爱的花儿,别在矿山的衣襟。

  一部分雪花落到高层建筑群,另一部分雪花落到地窨子般低矮的烟囱边。先是建筑群上的白雪被束之高阁,诗一般享受主人甜甜的吟哦与热烈的凝眸。随着雪花们优美的转身,天国之舞演绎成绝妙绝伦的踏步,把阳台上的盆景衬得原形毕露,让无意间打这经过的鸟群乱了方寸。

  一只鸟学着觅食的样子首先落地,一群鸟随后飞来拥挤在一块,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从涂着金子般的谷地,过渡到容不得一丝黑尘的雪野,哪儿更真实,哪儿更虚拟?后来,争执不下,这群鸟扑棱棱地飞了,把细细的爪痕留在雪野,像把一段往事,写进了少年史。

  叮叮咚咚敲打煤壁的响声,最先传进月亮的耳朵,有许多光晕在雪野上柔柔地倾泻——纵向、横向的,清晰、模糊的,现代、原始的,青春、年迈的。如此安谧的氛围,一经摩擦,即刻产生激情的火花,好比一潭死水,坠入一颗寻路的流星,刹时复活了被囚禁一生的光阴。

  黄昏的灯火处于迷离状态。距离井口最近一家酒馆飘出醇厚的酒香,有划拳的粗莽声如阵阵开山炮,酒碗里漂浮着朵朵桃花的红晕。那时,雪花似乎有了停止的迹象。街口开始隐约有几个扫雪者的背影。

  落在烟囱旁的那些雪花最先入眠,或许屋内土炕上的相拥场面感染了它们的睡眠,这些天生不怕冷的雪花分散着入睡,用自身的寒冷守护着屋内那些甜梦。当朝霞把初吻献给刚刚醒来的矿山,煤城晶莹得像一块刚刚出土的白玉。数万米冰川,于地平线上凹凸有致地起伏。这种单一的闪烁,缘于一种无垠的纯,连棱角都天然合成。它们角与角相牵,系住一身轻盈,好比芭蕾转体,又似旋风纵身,这种不用特意编排的匀称,呆成一片柔柔的静,拓展着天边那朵单相思的云。这分单一的清怜,看似有些寓意,其实与内在的晶莹密不可分,它们把血肉风干,让灵魂对称一分鲍美的孤寂。它们驻守妖娆,只为履行天堂最后的宗旨。

分享:
 
更多关于“黑与白的变奏”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