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的余生


□ 耿天丽

送走父亲之后,母亲变得诚惶诚恐起来。她格外地关注自己的健康,亲自去医院作检查。心电图、脑电图、化验血脂、血糖、胆固醇……心脑血管疾病该检查的一项也不落。我很理解。我知道人都是怕死的,尤其老年人。那时母亲也念叨:夫妻都是有缘分的,即便阴阳相隔,也能互相感应,走一个,那个也活不长,总得两年以后才安生。果不其然,母亲接连犯病、添病,她却执意不再去医院:去也没用,都是老毛病,我知道该怎么对付。我明白,她自己去不了,怕给我们添麻烦。打那以后,母亲变得格外小心,饮食起居都很节制,连她最爱吃的红烧肉都不敢吃了,怕中风。退休后,她耳闻目睹太多的因脑梗、心梗偏瘫的老人,总跟我们叨叨说:要死就死,可别腻腻歪歪拖累儿女们。
母亲躲过多事之秋的两年后,有回悄悄对我说:“你知道吗?那两年你爸接过我好几回哩,我都没跟他走。就那次病得最厉害的时候,他夜里又来了,拽着我就往外走。走着走着我忽然明白了,慌忙对他说:哎呀!我忘带烟啦。连忙往家跑,才又见到你们。”说完便像个孩子似的笑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知道母亲很想念父亲。那时她老人家已经七十四岁了。摆脱死亡的阴影后,她仿佛年轻了,上街、买菜、做饭、养花,还给我们织了好几件毛衣。母亲是个闲不住的人,她爱操心,每日的天气预报必要看,叮嘱我们增减衣服、关好门窗……要停电了,该换户口本了,她都要千方百计通知我们。那时家里没安电话,公用电话也很少,我们兄弟姐妹她捞着谁就让谁通知。有回她听院里人说最近要闹地震,竟拿着她的小电话本跑到诊所去打电话。母亲订了好几种报纸,她直怕我们不关心国家大事,见了我们便滔滔不绝地讲新闻讲政策讲她感兴趣的奇闻轶事。说句心里话,我有时忙得真顾不上细看报纸,从心底里感谢母亲向我传达最新信息呐。
母亲是个知识分子,她一生教书育人,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下班后不是在厨房做饭,就是在灯下给我们缝缝补补,等我们都睡觉了,她才备课。逢到节假日她也从不睡懒觉,早早地起床扫院子、清垃圾、拾掇凉房和鸡窝,吃过早饭便坐在小板凳上洗衣服。母亲早使我们养成了每星期必须换衣服的习惯,谁也不例外。八口人的衣服堆在地上像座小山。那时的衣服都是布做的,洗起来又费力又费水。住平房,常出门,春风夏雨秋尘冬烟,衣服格外爱脏,也格外难洗,至今,母亲昔日咬牙切齿地把衣服往搓板上使劲搓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我还记得母亲的双手每回都被肥皂水浸泡得白白的像要脱皮似的。我最盼望的是星期天那顿美餐,不是炸酱面,就是红烧肉。母亲把每月的肉票都用在节假日改善生活上,让我们每星期都有个念想。那时母亲从不午休,除了生病,白天她也从不在床上躺着。若是休假两天,她也喜欢抽空带我们上街、逛公园,还经常领我们去看电影。母亲也从不失眠,倒头便睡,还打呼噜,她是太累了。父亲是甩手掌柜,那时的男人多如此,不足为奇。孩子病了、开家长会、排队领各种票券、买米买面买煤买布……里里外外全靠母亲去张罗,那时的日子繁琐又艰难,母亲就像一头耕牛,任劳任怨,不知老之将至,寒来暑往。美丽的母亲才四十来岁就熬成了老太婆,一脸的憔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