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藏藏族金属工艺纪实


□ 唐绪祥

内容摘要:本文以单户家庭为立足点,介绍了西藏康区金属工艺的发展和现况。文章涉及藏族金属工艺的加工设备、加工方法、传艺体制以及普通藏族人对于宗教的理解等几个方面,并从社会学的角度来关注民族民间优秀传统工艺。
关键词:藏族 金属工艺 加工方法 传艺体制

雍中扎巴四十四岁,是西藏昌都县嘎玛乡纳耶村人。该村有十户人家,九十多人,其中有六户铜匠。雍中扎巴和翁扎(弟弟)两兄弟均是铜匠,从小跟父亲学习手艺,以锻造铜佛像为主,也能打造精巧细致的银饰品和生活用品。他们曾经到过四川的甘孜州、阿坝州、石渠县、白玉县和青海的玉树等地的藏传寺庙打制佛像、法器以及建筑铜饰品,主要经济收入就是依靠打制铜佛像。其祖上的锻造手艺在藏东康区产生过影响,打制的佛像曾享受过不需喇嘛加持开光的特权。现在家传有二部佛教造像度量经,据说是古时嘎玛寺一位学问高深的大活佛仁钦达吉所写。至今,他们家族打制的寺庙佛像,仍然是严格按照古法度量精确计算尺寸而塑造的。
西藏藏族金属工艺纪实图片1
雍中扎巴和翁扎一共带有六个徒弟,都是附近一些村子的年轻人,学徒学艺一般需要三至五年才可出师。出师后的学徒仍然要在实践中进一步提高手艺。他们中有的是选择继续留在师父家参与一些为寺庙打制佛像的工程,同时接受师父的指点 ;另有一些学徒则在师满后,离开师父到社会上闯荡,受聘于其他的铜匠,靠打工谋生。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学徒在工作中磨炼提高,修养和手艺长进后,会脱颖出一些优秀者。他们或是自立门户,或是受聘到寺庙中维修金属器皿和古代文物,或是接受寺庙打制大型佛像的订单,逐步扩大自己的影响,在行业中站稳脚跟。藏族金属工艺的继承者中,最为普遍的仍然是,具有亲戚关系的徒弟,他们相对更容易获得手工技艺的真传。因为儿子们在一个手工艺的家族里,每天都在父辈的劳作环境中耳濡目染,在专业认识方面要比别人开始得更早,理解得更深,整个成长环境是得天独厚的。雍中扎巴和翁扎共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丹增罗布25岁,小学毕业后跟父亲学手艺,从艺十年。二儿子吉绕罗布20岁,也是小学毕业后跟父亲学手艺,从艺五年。三儿子柴让多顶15岁,小学毕业,学徒一年。另外还带了一个徒弟名叫尼西曲本,19岁,学艺三年,是与他们有亲戚关系的约巴乡人。这就是雍中扎巴家族金属工艺体系的从业人员——以家庭成员为主,家庭成员以外的学徒为辅。这样形成了一个对外严密,对内宽松的工艺技术演练传授空间,既能全面地将技术传给后辈,又能完成来自寺庙的加工定单。对于学徒来说,一方面学习手艺的基本功,另一方面观察师父如何与外界打交道,从而学会处理信息,把握机会,逐步走向成熟。
雍中扎巴家族现在正为那曲的寺庙打制佛像,其造型特征应属嘎玛派,佛像的坐姿各个不同,手印也不一样,但都戴着镶黄金边立檐僧帽——据说这种僧帽是元朝皇上所赠,为藏东地区白教所专有,与黄教、花教的帽饰不同。所以,嘎玛乡的铜匠们打制的本地区白教佛像均是戴着这种帽饰的。前些年嘎玛寺被大火烧过一次,主佛堂几乎化为灰烬,里面的早期塑像大都为泥塑,被这一火灾破坏得极为严重,现在正进行修理。因此该地区的每户铜匠都义务承担了一定量的打铜工程,力量大的家族打制铜佛像,力量小的家族打制金属配件。雍中扎巴家打制的为嘎玛巴像,高约3米。嘎玛巴是嘎玛寺的创始人,传承至今已是第十七世,嘎玛巴像都戴着镶黄金边立檐僧帽。嘎玛巴的打制材料由寺庙出,制作人工则由铜匠义务承担。
嘎玛巴在西藏东部地区具有十分崇高的地位。他既是藏传佛教支系白教的创始人,也是著名寺庙嘎玛寺的创建人(嘎玛巴是嘎玛噶举派的活佛)。该教派于公元12世纪中叶形成,是塔波拉杰(公元1097年—1153年)及弟子都松钦巴所传的噶举派的一个支系。都松钦巴于1147年在康区的嘎玛乡创建嘎玛丹萨寺,也称嘎玛寺,1189年又在前藏堆龙德庆县建立楚布寺,形成噶举派上下两寺。都松饮巴的再传弟子嘎玛拔希10岁时被认定为都松钦巴转世,从此在藏传佛教中首创了活佛转世制度。
雍中扎巴家打制的嘎玛巴铜像的“更托”,与释迦牟尼的“更托”相同——“更托”是佛像背光的藏语。雍中扎巴认为嘎玛巴、释迦牟尼、宗喀巴和观世音的背光内容都是一样的,可见嘎玛巴在康区人眼中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背光中的装饰神物有6种,他们对背光中的神物有着朴实的理解。雍中扎巴认为神物中的“佳琼”(共命鸟)被放置在背光中的顶部是因为它比所有的鸟都飞得高,用来象征佛法与天齐高。在藏族人的眼里,日、月、星是最为神圣的吉祥符号,所以在“佳琼”的头上装饰日、月、星,说明佛祖和他的佛法如同日、月、星一样神圣。藏族人认为“森更”(狮子)是百兽之王,象征佛法与其他宗教相比的至高无尚的地位。“朗布提”(大白象),力大无穷,象征佛法无边。“秋些”(摩羯),代表对佛的坚定信念(传说“秋些”咬住东西是不会松口的)。“吕波莫”(龙女)上身为人身,下身为蛇身,经常要在头上装饰七条蛇,在背光中象征殷实富足。“布琼”的形象是一个小男孩骑在鹿背上——鹿是非常善良的,鹿的善良与佛祖的善良具有一致性,而小孩的本性也是善良的——以此来象征佛的善良。这些内容就是一个普通的藏族铜匠对传统文化的认识,对自己的工作性质的认识。有了这些认识,铜匠们每天的劳作就与宗教信仰相关联了,同时也与情感相关联了,这就构成了藏族铜匠工作的独特性。他们的工作虽然也与经济相关、与生活相关,但是从宗教的层面、情感的层面来看,它超越了一般的经济活动,不是一般的工作行为,而是一种充满智慧的创造性精神活动。这与汉族工匠、白族工匠将打制佛像完全作为一种经济行为是有本质区别的。宗教认识上升为宗教情感贯穿在整个佛像的打制过程中,对于藏族工匠来说是自然而然的,而汉族工匠则缺少这样的宗教情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