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智能梯子


□ 黎 晗



“我干吗要一把梯子?你有没有搞错,梯子又不是手机、电饭锅、裤腰带,我要一把梯子做什么?”那天下午罗小辉就是这样问那个黏人的推销员的。
推销员眨巴眨巴眼睛,神秘兮兮地趴在他耳边说:“先生,我没有搞错。你认真想想,梯子的作用表面上看来不如手机、电饭锅和裤腰带,实际上它却是我们生活中一件十分重要的物品。你家的灯有没有坏过?我就问你这个简单的问题。老实说坏过没有?我指的是那些吊顶灯。”罗小辉回忆了一下,他想不起来自己家的灯坏过没有,家里的灯坏掉了,也不是由他来操心的,他有一个社区里出了名的贤惠妻子。“坏过吧,灯泡烧了,吊顶的螺丝松了,那可是急死人的事!”推销员好像比他还着急,绕着他转了两圈,回到他的跟前,指着他的鼻子继续问道,“你怎么办?拿两张椅子叠起来,够不着,再拿个小板凳。行吗?你们是知识分子,又不像我们这些干体力活的,你们能保证不被自己摔出毛病来吗?”这时候罗小辉想起来,自己家确实坏过一次灯,是妻子李雪莲自己修好的。他只是没想到,李雪莲原来是站在三张摇摇晃晃的椅子上独自换灯泡的。他感到有些后怕。李雪莲那么胖,李雪莲站在三张椅子上,伸长了手臂去换灯泡,她居然没有摔下来。李雪莲没有摔下来是因为她只换过一次灯泡,但是谁能保证自己家的灯泡就不会再坏一次?怎样避免李雪莲从高处摔下来?不用推销员再啰嗦,他已经想到了——梯子,是的,也许,真的应该买个梯子回家,为了李雪莲可以安全地修理灯具。
“而且我们的梯子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是一种智能型的新式用品,性能、重量完全有别于传统。”推销员从地上的一个麻袋里抓出了一件物品。这是什么啊?罗小辉感到有些吃惊,这是梯子?梯子能用麻袋装着?“你一定感到奇怪,”推销员及时解释道,“这怎么会是梯子,梯子怎么会是这种形状?所有的消费者都会这样问。可这确实就是梯子,我说过这种梯子是智能型的。”从塑料薄膜里被抽出来的是一个类似于玩具飞碟的东西。罗小辉看得要笑起来,刚要质疑,奇迹就发生了。推销员摁了飞碟的一个开关,嘶嘶嘶,飞碟从地上慢慢地升高了,它是旋转着往上升的。在飞碟上升的过程中,它的腹部底下长出了两条腿。那两条腿岔开,形状就是梯子。
那天黄昏,罗小辉拎着那袋物品在回家的路上直想笑。“小罗下班了,手里拎什么?”门房老头像往常那样热忱地跟他打招呼。他随口答道:“梯子!”“蹄子?蹄子这么大一块?是老虎的吧,报上不是说要保护老虎吗?这年头说的一套,做的一套,还有人敢卖老虎的蹄子。不过听说老虎的骨头能治百病,小罗你留一块给我,很小的一块就行。”老头在他身后唠叨着。罗小辉也不解释,只是好脾气地给了对方一个笑脸。手里拎什么?罗小辉学老头的口气问了自己一句。是梯子?不,是飞碟。是飞碟?不,也许是方凳。到底是什么?罗小辉想应该还是算梯子,刚才进行的交易是用梯子的功能来定价的,虽然这张梯子兼备了飞碟、方凳的功能,但说到底还是要算梯子。可是,买一把梯子花了500元,这算不算疯狂消费?这个问题让他心里有些发慌。
李雪莲会怪他乱买东西吗?李雪莲不会怪的,李雪莲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什么事都顺着他。你老婆的脾气是全城最好的,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说。李雪莲为什么脾气这么好?一是因为她本来脾气就好,二是因为她生不出小孩。罗小辉一直分不清到底哪一个原因占比较大的比重,但他知道,自己的老婆从不像这座城市其他八婆那样喜欢打扮,爱撒娇,乱耍脾气,一定跟第二个原因有关。李雪莲身上暗暗藏着自卑,尽管她从未表现出来过。这让他很为难,生不出小孩就生不出小孩,他没有丝毫责备之意,李雪莲却事事都要顺着他。“千万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要我们俩好,什么问题都没的。”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很想这样跟老婆说,但找不到合适的机会。阻碍他跟老婆好好说一回的,恰恰就是因为她的好脾气。李雪莲暗藏着自卑,但她从未表露出来,这样罗小辉就难以出口了。也许她根本就没有这种自卑,他要是把问题提出来,反而伤了人家的心。罗小辉找不到让老婆放下心理包袱的办法,只好加倍疼爱她,具体的表现就是事事顺着李雪莲。这样不知不觉中,他们就成了整个社区最完美的夫妻。“你瞧人家罗小辉,李雪莲不会生育,他还是那么疼老婆!”社区里的妇女都爱拿罗小辉说事。“那你怎么不学李雪莲,人家不会生育又怎么啦,大城市里不是流行‘丁克家庭’吗?关键还是一个人的素质问题!”所有的男人都这样反驳自己的老婆。
这些话都是人家枕头边的私秘,罗小辉夫妇听不到,他们也很少在自己的枕头边谈论别人的私生活。这些看似有趣的、散发着勃勃生机的话题,在罗小辉和李雪莲的夫妇生活中是严格被禁止的,这不符合他们的处世原则和个人情趣。在罗小辉和李雪莲漫长、安静、富有规律的日常生活中,他们之间一直相敬如宾。长年以来,夫妇双方一直按“男主外,女主内”的方式进行分工,这种分工在家庭财务方面的体现就是,罗小辉赚钱(当然李雪莲也赚钱),李雪莲花钱(钱花在两个人身上,稍微大点的开支李雪莲都会征求罗小辉的意见,而罗小辉的意见就是没意见)。罗小辉把工资卡交给李雪莲,按他自己的提议,每月从李雪莲那里拿一百元做零花。单位要是发了奖金,他也一分不留,都交给李雪莲。但他不是直接交到李雪莲手里的,他喜欢通过银行把现金打进自己的那个户头。罗小辉的那张存折可能是银行里唯一只进不出的。“干吗要存呢,那些钱你就自己留着零花吧。”每回把存单交给李雪莲时,她都这么说。“我也没有什么可花的,不抽烟,不喝酒的。”“那也不一定要存的,少一点的你就把现金拿回来吧,家里日用也要花的,回头我又要去银行里取出来,多麻烦。”李雪莲说的是实情,有一回罗小辉刚存进一笔钱,不到十分钟,李雪莲又取了出来。他们进出的数目刚好一样,两次交易刚好又是在同一个柜台进行的。只是柜台外的顾客不同,所持的凭证不一样,一个是卡,一个是存折,夫妇俩走进那家银行是前后脚。这就让营业员很诧异。“这三百元不是刚刚存进去的嘛,怎么又拿了出来?”警惕的营业员对李雪莲盘问了老半天,弄得李雪莲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回到家里,李雪莲把这件事跟罗小辉说了,罗小辉听了哈哈大笑,末了答应李雪莲以后小钱就直接拿回家。但罗小辉没有这样做,一旦有了工资外的收入,还是要一分一厘都存进银行。直接交给李雪莲和存在银行,性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他就是喜欢这样做,通过营业员、电脑,通过银行,他的钱一分一厘都到达李雪莲手里,他觉得好像经过了一个严格的、可靠的逻辑过程。这样做并无深意,他只是觉得踏实。这可能跟他职业习惯有关,罗小辉是个中学数学老师,他喜欢一种清清楚楚的数理关系。
分享:
 
摘自:十月 2006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