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秦晋之好的背后


□ 虞云国

  伦理学家会说:最完美的婚姻,应该是男女双方出于灵与肉的相互吸引与倾慕,而实现自愿的结合;这种结合不应再受到其他任何外界因素的干预,不论这种考量出于任何物质上或政治上的因素。然而,迄今为止,实际的婚姻关系也许都不符合这一本质,从而出现各种异化。其中,后妃与帝王的婚姻因与国家政治制度纠结在一起,比起民间婚姻来,更呈现出违逆人性的异化倾向。
  君主国家的利益、命运与前途,从来都被列为择后选妃的最重要参数之一,多少红颜无非作为政治交易的一枚筹码,被抛入禁宫深闱。站在君主国家的立场上,政治交易历来视为必要,尽管总不那么光彩。对步入宫闱的女子而言,这种交易会给她们带来什么呢?
  
  “秦晋之好”的最早出典
  
  作为成语,“秦晋之好”至今仍用作喜结良缘的典雅祝词,这是来自春秋时代秦国和晋国两国君主累世互结婚姻的典故。据史书记载,秦穆公的夫人是晋献公的女儿,晋惠公的姐姐。晋惠公即位四年,国内大饥,秦国应晋国之请粜粟赈灾。次年,秦国也闹饥荒,晋国不但拒绝发粟救灾,反而乘人之危,发兵攻秦。兵戎相见后,晋国惨败,被迫将太子圉送到秦国做人质。秦国考虑到他将是未来晋国的君主,为笼络起见,将女儿怀嬴嫁给他。太子圉后来抛下怀嬴,潜逃回国,即位为晋怀公。秦国认为他忘恩负义,恼火之余,便把赌注押到流亡的晋公子重耳身上,将重耳从楚国迎到秦国,并妻以文嬴等秦女五人,其中就包括作为媵女陪嫁的怀嬴。既然媵御的身份低于正妻,重耳就让怀嬴捧匜端水,伺候他洗完脸后,就漫不经心地甩去手上的水。怀嬴发怒道:“秦晋相匹,为什么卑视我!”重耳怕她向秦穆公哭诉,便自囚请罪。穆公反而安慰这位快婿道:“我的嫡生女儿中,就数她最聪慧。先前嫁给了太子圉,这次就委屈她做嫔嫱了。原来打算让她做嫡夫人与你成婚的,因为曾是子圉之妻,怕让你背上坏名声。如果不让她当媵女,就没有嫁给你的理由。我太喜欢这个女儿了,如果由于未备正礼,才让你卑视她,这是我的过错。至于今后,这孩子的进退使令,就悉听遵命。”
  这就是历史上所谓的“秦晋之好”。即便秦穆公最钟爱的女儿,也像一件赠品一样,在太子圉与公子重耳之间传来递去。蒙受屈辱的却是怀嬴,她的婚姻大事被人当作儿戏,感情与自尊一再受到戏弄与蔑视。可见秦晋之好从来就不是男欢女爱的轻喜剧,其背后是赤裸裸的政治交易的闹剧,是女性酸楚的婚姻悲剧。
  
  春秋时代的同类故事
  
  纵观中国历史上列国并峙的分裂时期,例如春秋、战国、三国、东晋十六国、五代十国、宋辽金夏,各国统治者或为了确保自己国家的生存与发展,或为了削弱敌国的实力与地位,在君王之间缔结过不少政治联姻,其中尤以纵横捭阖的春秋战国时代最引人注目。
  周桓王十四年(前706),齐国遭到北狄的进攻,向郑国求救,郑太子忽率师解围。齐釐公也许出于好意,准备把文姜许配给这位郑国的储君。郑太子忽婉言辞谢,别人问其原因,他说:“每个人都有合适的配偶,齐国是大国,大国之女不是我合适的配偶。《诗》说:求诸自己,多受福德。凡事靠自己,何必倚赖大国呢?”这位太子忽就是后来的郑昭公,他的“齐大非偶”的慷慨陈词颇有独立不羁、发愤自强的味道,其实也是为郑国自身的地位着想。郑国居于中原四冲之地,夹在晋、楚、齐、秦四大国之间,哪一个大国都得罪不起;保持相对中立的不结盟态度,才是最好的外交方针。文姜未能成为郑昭公的夫人,根本原因即在于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学家茶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