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飘言


□ 徐 咏

  像陕北所有的地方一样,早年间,我们那里时常会往来一些怀抱三弦或琵琶,专以说唱为生的江湖艺人。这些江湖艺人大多是那失去了光明的瞎子,而正常明眼人是绝不多见的。瞎子们一来就是一队一队的,少则三四个,多则八九十来个。他们是在县上和公社的统一安排之下,代表公家来的,所以,他们就高举着“毛泽东思想盲艺人宣传队”的光辉旗号,一村一队的挨个进行宣传。但十里八乡的山愚百姓们谁都不习惯叫他们为宣传队,而都叫他们是“书匠”,或者是“说书”的。不过无论叫什么,在那个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都极度匮乏的年代,作为生存在穷陕北大山深沟里的受苦人们,一年半载的能在那单调而苦焦的生活中,听上书匠们那么一场半场的精彩说唱,简直就是获得了一次精神上的巨大享受。
  那时,人们不但喜欢听书,喜欢说书的,而且内心深处更有一种神圣的不了情结,那就是人们把“说书”看作是通向神灵祈愿的一条神秘之路。只要谁家家里有个病病灾灾的,往往就会虔诚地向神灵许愿,承诺什么什么时间给神神老家说一本或几本“书”。这在当时那个大力破除封建迷信的形势下,其实是犯大忌的,甚至可以说是“反动”的。但那些身陷困境的人们似乎再也顾不得什么了,所以许多情况下他们便会铤而走险地走上那“反动”的路线,去盲目地拯救自己的命运。只可他们在进行那些“反动”的勾当时,总是会极其的小心谨慎罢了。如此,好多时候在那大场合上说完那红色的正本书之后,需要“还愿”的主户,就会争着抢着把书匠们往自己家里请。这样一来,常常就快乐了众多的“书迷”们,因为那“愿书”大部分都是人们所喜欢的那禁演禁说的“封、资、修”的“古朝”。什么“要听文的是《包公案》,要听武的是《响马传》,不文不武《绿牡丹》,水泊梁山尽好汉”的,可以任由“书迷”们或在那月光下的窑洞里,或在那黄昏后的庭院中,随意点来,开心享受。
  记得书匠们每在表演开始时,随着拨动三弦时节奏分明地摇响戴在手上的一串“竹筝”,和踮着脚尖甩响绑在小腿上的两片“刷板”后,首先均会神气活现地弹唱出许许多多的“飘言”来。那许许多多的“飘言”在一些自以为身份高贵的人看来,几乎全都出了“味”,全都俗不可耐,酸不拉叽地带有一定的“颜色”和“味道”,但父老乡亲们却都爱听,都想听。而一个书匠“道海”的深浅,“功夫”的高低,其一切能耐水平如何,通过几曲“飘言”的弹唱,人们自然也就可以知其所以了。
  那么,究竟何谓“飘言”?辞典上好像没有记载,亦找不到注释。但顾名思义,飘,乃飘飘然也。飘言,即是引人发笑的话语是也。其内容大多是那逗人高兴快活,忘形而飘然得意的笑话、谜语或歌谣与谚语,实质上与那要说的正本书是毫无关系的,而纯属江湖上人为了炫耀自己的技艺,给听众所卖的“关子”。卖此“关子”当然有其目的。
  其一,为的是招引和等待听众而进行的自我宣传,自我造势。因为书场和戏场一样,不会一开始就人山人海,如果不注重开头这个“冷场”期的艺术造势宣传,就很难免不会影响接下来的正式表演;其二,为的是征服听众和吊起听众的兴趣胃口来,力图使听众的思想情感在那笑声中产生突发性的变化,从而彻底地为其后面的弹唱而倾倒;其三,为的便是自己能够轻松自如省力气,在有意识地占用说唱正本书的时间。这实实在在是在投机取巧,蒙骗听众,但实实在在的,又让听众在那快乐的笑声中,说不出什么不满意的话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陕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陕北 Tags: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