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鱼、火焰和探油仪


□ 刘玉栋

  上 篇
  
  少年九果喜欢养鸟,由此成为村里响当当的人物。人们都传着九果能听懂鸟语。在人多的地方,他把手举过头顶,伸出手指,朝着枣树上“啵啵”一叫,就会有一两只麻雀飞下来,落在他的掌心里。在人们惊奇的目光中,九果感到自豪。九果觉得自己是那么与众不同。有一年,他还养了一只灰尾巴喜鹊,整天扛在肩上。他一手叉腰,一手像领袖那样用力一挥。喜鹊便“呼”一下飞起来,在人们的头顶上转来转去。他的手再一挥,喜鹊就会稳稳地落在他的肩头上。
  孩子们羡慕得不行,整天疯疯癫癫地跟在九果的屁股后面。除了元泰之外,九果一概不理。元泰是支书的儿子,但最听九果的话。他们俩一般大,从小在一块儿上学,在一块儿玩耍,关系好得不得了。元泰问九果是不是真的能听懂鸟语。九果扑哧笑了,他没有回答元泰的问题。
  不过,到了十七岁这一年,少年九果就再也不玩这些玩意儿了。十七岁的九果觉得自己长大了,养鸟会被别人笑话的。闲下来,九果和元泰去套野兔子。野兔子夜里活动,有自己专门跑的路。九果能看出来。傍晚时,他们把套子下在野兔子的必经之路。所谓套子,就是用细铁丝圈一个碗口大小的圈儿,套个活扣,拴到一个长长的铁橛上,定在地上,铁圈离地面要有八指高。野兔子只要钻进去,就别想逃脱,越挣拽套得越紧,最后窒息而死。每次下套,他们总能套上一只两只的。要是套到一只,九果总把它让给元泰,说:你爹是支书嘛。
  除了套野兔子,九果和元泰最喜欢干的就是网鱼。
  这一年秋天。玉米和大豆刚刚收割完毕,大地一片辽阔,天高云淡,不冷不热。每到这时候,男女劳力分工很细。男劳力抽水浇地,准备耕种冬小麦;而女劳力或在村边的枣树林里打枣,或在饲养处的场院里剥玉米。这一年,九果和元泰都是十七岁。九果的生日比元泰大。因此元泰喊九果哥。九果长得高,皮肤黑亮亮的,看上去,浑身上下结结实实,眼睛虽不大,眉毛却很浓;而元泰正好相反,个头不高,稍胖,皮肤白白嫩嫩,嘴唇上面的胡须就特别显眼。这一天,九果和元泰被小队长分配到女人一组,跟一些女人去村北的枣树林子里打小枣,原因是他们这些半大小伙儿能爬树,可以坐在树权上抡竹竿。这样的活儿也是他们愿意干的,既可以吃吃小枣,又可以跟那些娘们儿逗逗乐子。九果蹲在树上像一只猴子,而元泰就像一只熊猫。他们往嘴里塞着小枣,不时地抡上几竿子,“劈里啪啦”,小枣下雹子似的落在地上,引来女人们一阵阵嘻嘻哈哈的笑声。休息时,他们就跟下面的女人逗上一番。他们不敢惹那些老娘们儿。老娘们儿动真格的,一伙老娘们儿把一个老爷们儿掀翻在地,掏裆看“瓜”儿,是常有的事。他们找那些大姑娘小媳妇,把红彤彤的小枣弹出去,砸在她们高高的胸脯上。那些害羞的,会红着脸,扭过头来嘟哝几句;胆子大点儿的,也不过拾块坷垃,边骂着边有气无力地往树上抛上两下子。但那一天,九果和元泰蹲在树上,连跟大姑娘小媳妇逗笑的心思都没有。他们的心早就飞了,飞过重重叠叠的枣树林,随着远处抽水机的马达声,落在西大湾里。由于抽水浇地,西大湾里的水越来越少,九果跟元泰商量好,中午去西大湾网鱼。每年的这个时候,不知道多少人的眼睛都瞪着西大湾放光呢。这一天,九果还存有私心,他想捉到一条大鱼,带回家去让他的哥哥尝尝鲜,因为明天,哥哥就要到五十里外的一个村子里,跟一个又矮又胖的女人过日子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