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平静的张力


□ 刘松林

诗人王延华的诗作在于其语势的平静,诗本体呈现出的平静。这种平静是具有质感的、粼粼可见的平静:“细如白沙的水/从此流入故园”,《河边的回忆》);这种平静,是与自然万物相谐相亲相和的平静:在“新鲜得绿叶一般的眼神”里,“一只鸟/带着阳光和着钟声/在流淌的日子里缓缓飞过”,《飞的鸟》);这种平静,是在历经人生、对生命大彻大悟之后心闲气定的平静:“在大地和天空之间/慢慢用心/构成一种起伏/别无什么/只是在经历了长长的祈祷后/在纯真的瞳孔里/一些真实的阳光和空气/将会使我们/渐渐地平静下来”,《十月》)。在物欲横流人心浮躁的时下,王诗华诗歌文本中呈现出的恬然、素朴、亲和的“平静”,使其自身具有了一种不凡的定力。延华的诗,不论是怀恋乡园、讴歌爱情,还是思悟事理、诘问人生,那种“平静”的温润人性之美,总会像“一些真实的阳光和空气”洒下来,总会像“细如白沙的水”般流进来,使你耳边的嚣喧退去,使你心里的杂芜涤去,从而抵达一种心灵的清纯澄明之境,实现精神的悦愉和超越。诗在延华的笔下,真正成了能够使嘈杂的世界沉静下来,继而闪出晶莹来的东西。王延华诗作里的这种“平静”,它是内在的。表面上看来随意、舒缓、自然的语势里,却暗隐着巨大的张力。一只鸟带着阳光与钟声在日子里缓缓飞过之后,生命的回声在日子里漾过之后,阳光在郊外祖父坟前的石碑上漫过之后,初春又一次爬上了窗台之后,诗歌的空间开阔了起来,色彩绚丽了起来,被遮蔽着掩饰着的生命生存里的本真呈现了出来,独特的感悟露出了光耀。王延华注重这种生命原初本真状态的呈现,故而特意将其诗集冠名为《真实与温柔》,亦在于对这种本真状态的强调。王延华诗中显现的这种“平静”里,含蕴着情感的汹涌之潮,但他却能熟练地节制化导,使之大含而细出,增加其内在张力。对于一些思辨性较强的题材,他亦能别出心裁,将其势汹涌的诗思之缰猛然收住,使之呈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效果。如在《鸟的飞翔》一诗中:“伫立在这片树林之中/秋叶在正午温润的土地上/正蝴蝶般上下翻飞/你深深吸了口气/终于慢慢端起了枪/开始打鸟”,诗人在这之后的叙述中,没有明示心理变化,却在结尾处突然袒露出内心激烈冲突后的结果:“对它们以弧形呈现一种微笑/放下手中的枪/慢慢看一会/好吗”。给鸟“以弧形”的“微笑”而取代弧形的弹道,这戛然而现的出人意料的结局,难道不使这种“平静”的意蕴张力陡增么?
我们看到了明显带有王延华指纹与气味的意象营造方式及其对于技巧的探索与努力的向度。譬如他的意象的自然转换:“真实的感觉是再次深入下去/当手粗糙起来/茧子坚硬起来/这些真的或假的土/都需要面对/微笑或者沉默”,《挖土》)。一句“这些真的或假的土”看似漫不经心,亦显平实、自然,却使诗蕴顿显丰厚了起来。再譬如他的意象的贯穿幻化力:“梦中的花朵/一个透明的歌手//湖水冲走了花朵的睡眠/钟声如石头/离世界很远”《一朵花的睡眠》。睡眠的花朵里,而能见“一个透明的歌手”,足显其内在穿透力之深,而“钟声如石头”,将诗思荡于沧桑久远,且如此富有质感,可闻可触、令人叫绝。延华在其诗集《后记》里说过:“诗歌创作不应该是怀着基督徒般那种灵魂进入天国的虔诚祈祷,而是对生命的体验,对生存的体验,将生命中最纯净美丽的部分带入诗歌永恒的境界。”做为一位因了本职工作而总是行色匆匆的青年诗人,尽管延华至今仍在路上,尽管他的诗篇里仍有些冗芜和不足的成分需要克服,但王延会的诗作以其独有的平静的内在张力,已让我们看到了那个诱人的诗歌魅力之境——那里,清和澄明,素朴温润,良善真诚,亦幻亦真,美丽无比。
责任编辑易山

王延华
969年出生。迄今已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青年文学》、《散文诗》、《中国作家》、《北京文学》、《上海文学》、《中国西部文学》等报刊发诗二百余首。诗作和评论曾被《文艺报》、《中华文学选刊》等报刊选载。著有诗集《真实和温柔》、《一朵花的睡眠》。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