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藤对树的誓言(外二章)



  藤,千百年来,人们唾骂你只知一味巴结,趋炎附势地攀援,人们都鄙弃你没有顶天立地的脊梁,一味地追求别人的历程。而今,我却要为你唱一曲赞歌,一鸣你心中的不平吧!
  我知道,你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爱呵!
  当你从贫瘠的土地中扎根并用你独特的方式去阐释生命时,你是清高的,虽孱弱的脊背挺得很直很直,你也是热切地渴望根深叶茂,亦向往直冲云霄的气魄。因了这份追求,你把树当成自己倾慕的惟一对象。
   渐行渐远的时光,只会增添你胸中厚积的那份炙热情感,于是,你为了爱,甘愿付出一切代价。只为了长相厮守,你扭曲了曾经傲然的脊骨,心甘情愿地放弃了属于自己的那片广阔的天空,循着树向着太阳的方向,艰难跋涉,只为找寻心中的那一片灿烂。
  你的爱,是那么的博大,深沉,无私;虽然你的力量并不强大,但你却用孱弱的身躯,竭力去为树遮挡世间的一切风雨,密密匝匝的,在树的躯体上绕了一圈又一圈,树叶是你滋生的炙热情感和希望。当风吹过,飘摇的是你的筋骨;当雨袭过,浸渍的是你的颜容。然而,风雨中你却依然固执地坚定如一,从未放弃过对爱的信念。
  然而,最终有一天灾难降临,当那利斧,当那凶残的利斧为摧毁树而砍下去的时候,你依然忠贞不渝,和树一道坦坦然然迎接死神的到来,被砍断的筋骨,依然会紧拥住树的枝干,仿佛在向全世界宣布爱的誓言:
  为了爱,我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有来生,我还要与你相守!
  
  
  墙
  
  那是一堵墙,一堵又厚又高用红砖加水泥砌成的墙;一堵布满电网而且一天24小时通了电的墙;一堵两头都设了瞭望岗,每天都有荷枪实弹的看守值班的墙。
  墙的那边,是一所监狱,且有一个宽敞的操场。
  墙的这边,是一所学校,矗立着五层高的教学楼。墙那边的人,是犯了罪需重新改造的人。
  墙这边的人,是正在接受教育的孩子
  墙那边的人,有过最阴暗的心理,做下过最丑恶的勾当。
  在某个阳光灿烂午后,墙这边的人站在教学楼第四层的走廊上,与墙那边站在操场中的人的目光不期而遇了。
  那是课间,女教师站在走廊上,在等待上课铃声响起时,偶而投过的一瞥。
  就这一瞥,让她看到那个无奈的眼睛里闪烁着渴望自由的神色。
  阳光灿烂,灿烂得可以看到那人额上闪烁的汗珠,灿烂得可以看见女教师头上飘拂的瀑布似的秀发。
  仿佛在刹那间,那人的手突然扬了起来,朝女教师轻轻地挥了挥,紧接着再次挥了挥。
  女教师一下子愣了,想挥手,却有些犹豫,恰在这时,上课铃响起,她转身回到了教室。
  40分钟的课,女教师临时改变了内容。她问她的学生:“你们愿意把春天送到别人的心里吗?”回答她的当然是一片响亮的:“愿意!”女教师用她那隽秀的字,在黑板上写下了这节课的绘画题目:《春天》。
  下课铃响起,墙那边的人仿佛听到了教学楼上的喧哗,拘谨地抬起头,令他吃惊的是,他看到四楼走廊上整齐地挤了好些小脑袋,一双双手在向他挥动,一张张色彩斑斓的画在闪烁。那个女教师,就站在他们的中间,手中举着一张大纸,纸上是一句朴素得不能再朴素的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阳光依旧灿烂。灿烂得可以看见那人眼中闪烁的晶莹,灿烂得可以看见这群人那温馨的笑容。
  春天,在墙的两边,依然灿烂着、辉煌着。
  
  
  煎饼
  
  一次走在大街上,偶尔在路边发现了一个卖煎饼的摊子,那一刻我静立了许久,我重又闻到了儿时那曾让我百吃不厌的煎饼的气息,是那样的芳淳且夹杂着些许酸涩。
  奶奶喜欢孙子,可母亲偏偏生下了我——一个丫头片子,用奶奶的话说便是:由粮食喂猪还卖钱哪,喂妮子只有赔钱!所以,在那时的饭桌上,黑黄总是分明的:黑的是粗粗的瓜干面窝窝头,黄的是薄薄的煎饼,每当母亲拿起黑黑的窝窝头掰一块给我时,我便极力地忍住想吃奶奶手中的煎饼的欲望,和着口水使劲地伸脖子咽下那粗粗的窝窝头。那时,煎饼在我的向往中胜过今天的一切美味佳肴。每每生病,母亲问我想吃什么饭时,我总是想也不想地回答:“吃煎饼,就葱花,葱花要加上酱油和醋。”为了能吃上煎饼,儿时的我常常盼望生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