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别有难点的散文批评


□ 古 耜

在不少评论家和作家的心目中,散文评论是不能与小说评论同日而语的,前者简单、粗疏、稚嫩;后者复杂、精密、成熟,因此,评论家从事小说评论堪称“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而选择散文评论则常常会“英雄无用武之地”。不能说这样的看法全无依据,这里,一个学术界和评论界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小说评论经过千百年的探索和积累,特别是经过二十世纪西方种种形式主义批评的积极努力,迄今已形成相当完备的理论体系,及一系列独有的概念、范畴与程式,这使得它可以在多个层面、多种向度上,展开完全学理化和规范化的阐释与建构;而散文评论却因为对象文体的驳杂性和概念的游移性,而始终处于支离破碎的“亚理论”状态,这决定了具体的散文批评,总是难免赤手空拳,直来直去,以至缺乏丰沛的学术色彩。从这一意义讲,散文批评确实不像小说批评那样专业和发达,而从事散文批评也往往显示不出更多的逻辑力量和学理优势。
然而,世间的事物往往是立体多面且复杂多变的,它们互为条件而又互为因果。同样一个事物,从此一角度看,是简单的、容易的;但另换一个观察的角度,则又可能发现,正是这种简单和容易,导致了其另一方面的复杂与困难。散文与小说评论之间的难易与高下,恰恰可作如是观。如上所述,如果单单就理论形态而言,小说评论较之散文评论无疑更见学理,也更显丰厚。然而,这种充满学理的丰厚的理论形态,基本是一种源于西方的知识性和技术性的存在,它一旦被论者所掌握,便会很自然地形成若干相对清晰也相对稳定的批评思路和批评范式,从而极大地方便着批评的展开。这时,小说理论的复杂、高难,就开始向简单、容易转化——任何有章可循的东西,都是相对简单、容易的东西。今天小说领域屡见不鲜的“洋八股”和“洋教条”,就是将这种“简单”和“容易”推向僵化的恶果。散文评论恰恰相反,它在理论上的单薄与草创,固然简化了批评家进入批评现场前所必须进行的案头准备,但同时也使他们无形中失去了理论范式的依托和指引。于是,散文评论家只能实施没有武器也没有路径的出击,即:更多凭借自己的直觉、感受和体验,直接与作家和作品对话。显然,这样的批评似易实难。因为它要进入鞭辟入里,切中肯綮的境界,不仅需要大量的阅读经验的铺垫,而且必须具备高度敏感的艺术鉴赏能力和鲜活能动的审美悟性。而对于散文评论家来说,这种鉴赏能力和审美悟性,既非先天就有,亦非一蹴而就,它的形成需要长期的锻炼和培养,有时候并不比掌握几种西方文学批评的方法和要领更容易。当年钱钟书曾以极为刻薄的语言,讽刺过那些整天在文学堆儿里厮混,却根本不懂文学鉴赏的人。而这些人的存在,正好从反面说明了文学鉴赏能力和审美悟性的获得,委实不易。
.论述至此,散文评论对比小说评论所具有的难点已经清晰可见,但话题的内容并没有结束。这里,一个接踵而来的事实是:小说评论因为理论体系的完整和谨严,以及对象世界的独立性和自足性,所以,它有可能抓住艺术表现的诸多形式要素,仅仅在文本的范围内展开。在这方面,风行一时的“新批评”已经给我们提供了范例。而散文评论由于对象世界特有的主体性、内倾性和无法分割的浑一性,则不得不让自己的视线由文本到人本,从而进行亦文亦人的论析。换句话说,作为文学样式的散文,从本质上讲,是一种主体的外化,这决定了散文批评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一种灵魂的透视和人格的评价。而散文评论要真正作到兼及人文,且准确深入,殊非易事。这里所说的不易,并非仅仅是指评论家为深入散文家的内心世界,所必须进行大量的“知人论世”式的资料搜集和案头阅读;其更为重要的含义是,在散文家的文本与人本之间,有时是不能用一句“文如其人”来作简单概括的,相反每每存在着比较曲折复杂的相互关系,甚至不乏人文相悖的矛盾现象。在这种情况下,批评家的笔触必须认认真真而又小心翼翼。否则,稍有肤浅、草率或迟钝,就有可能使自己陷入或廉价吹捧,或以偏概全,或因人废文,或以文谀人的尴尬境地。在这方面,我们以往不是没有失误和教训。近几年来,文坛对周作人、张爱玲散文的“过度阐释”,对余秋雨散文的过于苛刻,最终都可以在人与文关系的把握上找到症结。而一些散文评论文章之所以显得虚浮空洞或大而无当,也往往是因为评论家在由文及人的分析上浅尝輒止或大而无当。由此可见,散文批评的由表及里,由文及人,终究不可等闲视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