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试答“美术三疑问”


□ 吴甲丰

  呈金克木同志
  
  最近读金克木同志写的《美术三疑问》(载《读书》一九八六年九月号),感到很大的兴趣,也勾引起自己一向积贮心中的许多思考,又有一种愿望要将一些尚未考虑成熟的看法赶快写出来,以便作为一种“信息”而与大家交流。克木同志说自己对于美术是“纯粹的外行”,这是他的谦词,因为他的有些文章也谈到美术,时有“见道之言”,说明他绝非“外行”。我呢,对于信息论却确实近乎一窍不通,现在之所以敢颜对答,是由于我同意克木同志所说:“外行的话对于内行也许有点用处”。另外我要不很谦虚地说,我对于美术还不算十分外行:我过去曾经习画、读书、思考,尽管鲜有成就,但由于长期苦思冥想许多艺术理论上的难题,对于其中的“症结所在”却所知不少。凭着这点条件,我感到不妨效“野人献曝”,与克木同志对个话,也许不为无益。
  克木同志提出三个疑问,看来是由于要试用信息论解释美术而提出来的。可是我感到他所提疑问其实是一种“老大难”,就是说,在信息论还没有通行甚至问世以前,这些难题不仅早已存在,而且还有不少理论家和艺术家在不断咂摸着试作解答,当然也正如克木同志所说,“讨论很多,结论很少”。运用信息论是否能给许多难题做出结论,我并不抱这种信心,但是我设想,可能遇到这种运用公式数据的科学方法,某些极难解答的问题就将无所遁形而一一显示其“难点”,从而促使我们求解之心更为迫切,也未可知吧?以上是我思考的主线,以下将沿着这条主线,开始作漫谈式的答题。
  先谈克木同志提出的第一个疑问,即:“美术作品(绘画、雕塑等色彩和造型艺术作品)是不是可以作传达信息的中介(如语言之类)?”对于这一疑问,我几乎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如果信息论作为一套理论或方法是合理的,那么一定适用于一切门类的艺术,美术当然也不能例外,故而,美术作品必然可以作为传达信息的中介。事实上,艺术家很少创造一件作品是专供自己欣赏的;艺术作品必须传播,这就是艺术的社会性。这种传播,拿信息论的术语说,就是“传达信息”。克木同志在另一篇文章中,已承认诗可以作为传达信息的中介,并有所论证,大可作为此刻讨论的参考(参看《诗作为传达信息的中介》,载《读书》一九八六年第五期)。那篇文章中提出这样一个公式:“诗境(自然中的社会)→诗人A(作者)→诗(作品)→诗人B(读者)—→诗境(社会)。”
  紧接着,他议论说:
  “这是从社会到社会。第一个人作出诗来,是诗人。第二个人吟诵这首诗是将诗重现,所以也是诗人。诗若无人作出又无人读出,还原为自然和社会,不通过人,就不以诗的形态存在。人总是社会的人,必然生活在自然的和人工的世界中,所以公式两头的项是不必要列的。结果是:作者诗人A→作品诗→读者诗人B。”
  
  这段话,我感到十分精辟,并且认为也照样可以适用于美术,而那个简化了的三项公式也不妨借用如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