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试答“美术三疑问”


□ 吴甲丰

  呈金克木同志
  
  最近读金克木同志写的《美术三疑问》(载《读书》一九八六年九月号),感到很大的兴趣,也勾引起自己一向积贮心中的许多思考,又有一种愿望要将一些尚未考虑成熟的看法赶快写出来,以便作为一种“信息”而与大家交流。克木同志说自己对于美术是“纯粹的外行”,这是他的谦词,因为他的有些文章也谈到美术,时有“见道之言”,说明他绝非“外行”。我呢,对于信息论却确实近乎一窍不通,现在之所以敢颜对答,是由于我同意克木同志所说:“外行的话对于内行也许有点用处”。另外我要不很谦虚地说,我对于美术还不算十分外行:我过去曾经习画、读书、思考,尽管鲜有成就,但由于长期苦思冥想许多艺术理论上的难题,对于其中的“症结所在”却所知不少。凭着这点条件,我感到不妨效“野人献曝”,与克木同志对个话,也许不为无益。
  克木同志提出三个疑问,看来是由于要试用信息论解释美术而提出来的。可是我感到他所提疑问其实是一种“老大难”,就是说,在信息论还没有通行甚至问世以前,这些难题不仅早已存在,而且还有不少理论家和艺术家在不断咂摸着试作解答,当然也正如克木同志所说,“讨论很多,结论很少”。运用信息论是否能给许多难题做出结论,我并不抱这种信心,但是我设想,可能遇到这种运用公式数据的科学方法,某些极难解答的问题就将无所遁形而一一显示其“难点”,从而促使我们求解之心更为迫切,也未可知吧?以上是我思考的主线,以下将沿着这条主线,开始作漫谈式的答题。
  先谈克木同志提出的第一个疑问,即:“美术作品(绘画、雕塑等色彩和造型艺术作品)是不是可以作传达信息的中介(如语言之类)?”对于这一疑问,我几乎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如果信息论作为一套理论或方法是合理的,那么一定适用于一切门类的艺术,美术当然也不能例外,故而,美术作品必然可以作为传达信息的中介。事实上,艺术家很少创造一件作品是专供自己欣赏的;艺术作品必须传播,这就是艺术的社会性。这种传播,拿信息论的术语说,就是“传达信息”。克木同志在另一篇文章中,已承认诗可以作为传达信息的中介,并有所论证,大可作为此刻讨论的参考(参看《诗作为传达信息的中介》,载《读书》一九八六年第五期)。那篇文章中提出这样一个公式:“诗境(自然中的社会)→诗人A(作者)→诗(作品)→诗人B(读者)—→诗境(社会)。”
  紧接着,他议论说:
  “这是从社会到社会。第一个人作出诗来,是诗人。第二个人吟诵这首诗是将诗重现,所以也是诗人。诗若无人作出又无人读出,还原为自然和社会,不通过人,就不以诗的形态存在。人总是社会的人,必然生活在自然的和人工的世界中,所以公式两头的项是不必要列的。结果是:作者诗人A→作品诗→读者诗人B。”
  
  这段话,我感到十分精辟,并且认为也照样可以适用于美术,而那个简化了的三项公式也不妨借用如下:
  
  “作者画家(雕塑家)A→作品画(雕塑)—→观众画家(雕塑家)B。”
  
  我认为这个公式不仅适用于诗和美术作品,也同样适用于音乐、戏剧、小说等等,总之适用于一切门类的文学艺术,理由已见前文。对于第一个疑问,我就如此回答了,但后文不免还要涉及,因为三个疑问是有紧密的内在联系的。现在且谈第二个疑问:美术作品传达的是什么样的信息?我感到,这是一种“大哉问”,要回答得透彻,必须写一篇不知多长的论文。我又认为,这一疑问也同样可以去问其他门类的文学艺术作品,例如可以问:“诗传达的是什么样的信息?“音乐传达的是什么样的信息?”如此等等,而其难以回答也与问美术作品相同,甚至更难回答。如果我试以信息论的观点思考,我就想到:诗、画、音乐等艺术作品作为信息也决不是一般的信息(例如市场行情等等),作为语言也决不是日常生活语言(例如“我要吃饭”等等),甚至也不会是表达科学之理的语言(例如“氢氧化合为水”),归结起来就是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将信息论应用于文学艺术,则“信息”一词应该怎样理解?我立刻感到,提出这样的问题,无异就是问:“诗是什么?”“画是什么?”“音乐是什么?”如此等等的“老大难问题”,本文可承担不了,于是只好暂时“曳白”。但也不妨继续试答第三个疑问,即:“一般人(不是艺术家或专家)怎样接受美术信息?什么叫‘懂’,懂了什么?”对于这个疑问,加果按照前文所引克木同志提出的那个公式,那么竟可以回答说:不是艺术家或专家的一般人根本无法从美术作品接受信息,正如不是“读者诗人B”无法接受诗的信息一样,因此也不必再追问“怎样”和“什么”了。但这样的回答毕竟太简单生硬,近乎“言语道断”,并且也不合情理,所以还得开动脑筋继续思考和讨论下去。现在我试以信息论的观点去思考,感到上述公式必然是正确的。我所不大理解的是:公式的第一项(作者画家A)跟第三项(观众画家B)是否要求完全相等?如果理解为“两者必然铢悉称”,这种情况固然理想,但在现实中却十分难得。我又看到那个公式用的是箭头号而不是等号,它不是数学的方程式,由此我又想到第一项与第三项固然要求互相配合,但不必完全相等。依据这一推理,我对于上述疑问就可以比较委婉地回答说:“一般人(不是艺术家或专家)”从美术作品中接受信息必须具备作为艺术家或专家的某些条件。现试举一例。如果某人听到“棉纱将要涨价”这个信息,就考虑到他将怎样赶紧进货或怎样等待时机而抛出存货,这说明此人是颇够资格的“商业信息”的接受者。又如果此人偶读李白的“床前明月光”这首短诗而问:“说这有啥用?”那么他肯定是个“诗的绝缘体”,丝毫不具备接受“诗的信息”的条件,因此根本不配充当公式第三项中的“读者诗人B”。对于画也如此例。由此可知,信息有各种不同的性质,而接受者也必须具备不同性质的条件,才能适应和接受不同性质的信息。这就是我由推理而得来的“条件说”。
分享:
 
摘自:读书 1987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