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换水(小说)


□ 李进祥(回族)

  作者简介:李进祥,回族,1968年生,宁夏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宁夏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孤独成双》、短篇小说集《换水》《女人的河》及法文版小说集《穷人的忧伤》《女人的河》(与石舒清合集)。先后有十余篇小说入选《新华文摘;《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6篇小说连续5年人选全国年度短篇小说选本,两篇小说连续入选2007、2008年中国短篇小说排行榜。多篇小说获奖,小说《狗村长》获《小说选刊》2006-2007年全国读者最喜爱的小说奖。

  ◎李进祥(回族)

  清水河一带回民习俗是出远门要换水。

  换水是方言,就是沐浴洗大净,其意接近洗澡,但从内容到形式都与洗澡有很大不同。洗澡要随意些,可以是泡,也可以是淋,先洗头还是先洗脚都无所谓,洗净为目的。换水就严肃得多了,须是活水,先洗哪后洗哪.哪个部位洗几次,用哪只手,都是有严格规定的。按规矩,七天须换一次水,上寺礼拜、过乜贴要换水,出远门也须换水。

  起来换个水,咱们一早儿就动身,马清说。马清说这话时,丝毫没有平日里做过那事儿之后的慵懒,倒是杨洁没有动。以前,每次天亮前都是杨沽催马清起来换水,马清要么赖在被窝里不动,要么勉强起来和杨洁一起洗,洗着洗着有时还犯病,抱住杨洁再做一回,杨洁恼恼笑笑地也就依了。

  杨洁是马清的媳妇,结婚刚三个月,最是如胶似漆的时候。

  咋话,还想做一回?马清边问边动手。

  啥呀!杨洁甩开了马清的手。

  真走?

  你不是都答应了吗?咋又没主意了?

  我只是……

  你又来了!城里也是人待的地方,城里人也没长着红毛绿胡子,我们又不偷又不抢,城里人能把咱们吃了?我在城里打工这些年,不也好好的?盖房子、娶你,还不都是从城里挣来的钱?靠土里刨,再等八辈子吧……马清一口气倒出了一大堆,这些天反复说给杨洁,说得很顺溜也似乎很有说服力。

  杨沽披了衣服起来捅火热水。虽说春天了,粮食都种到地里,凌晨寒气还是很重。

  马清也很快起床了。

  壶里的水嗞嗞地响,屋里几个月来,很少有过的安静,杨洁心里有些莫名的虚。

  到城里也能换水吗?话一出口,连杨洁自己也觉得问得可笑。马清果然笑起来,你以为城里人都跟脏狗娃子一样?大大小小到处是澡堂子,还有桑拿浴,洗头、洗脚都是专门的店。家家都有热水器,开关一按,热水就来。水都是甜水,不像清水河水是咸的,你以为城里人脸蛋子咋那么白净,全是甜水洗出来的。你要是到城里,用甜水洗上一段,准保比城里女人还白。

  听你一说,城里啥都好,那你咋不找个城里女人,过城里生活去,又跑回来干啥呢?杨洁有些娇嗔地说,借此掩饰自己问题的愚蠢。这些天,杨沽老问这样蠢的问题。看到桃树开花了,她就问,城里有桃树吗?开花吗?马清就说,别说桃树,一年四季啥时候都有桃子,只要掏钱,啥时候都能买上。我是说桃花!杨洁反驳一句。马清就说,桃花当然也有,花店里啥花都有,还有玫瑰花,二十块钱一朵。城里人过情人节的时候,男人都给女人送玫瑰花。你也给城里的小姐送过吧?杨洁呛了马清一句。哪能呢?我以后挣上钱了专给你送,马清说。我才不稀罕呢!我又不是你情人,爱送谁送谁去,杨洁说。

  也有杨洁问住马清的时候。城里有月亮、有星星吗?杨洁问。当然有了,应该有的,不过,我在城里真的一次都没见过,马清说,城里灯光太亮‘了,把星星、月亮都遮住了。杨洁这时候就得意了。看,城里也有看不到的东西吧!说得城里真像天堂一样。话虽这么说,杨洁还是决定随马清到城里去。实际上,她也向往城里人的生活,虽然她最远只到过县城,但从电视上,她还是看到城里人的生活。她只是有些心虚,才一遍又一遍地问马清。好像马清的话是榔头,—下一下把杨洁心中的那个信念夯实了。

  水壶的嗞嗞声变成了混浊的大响,水热了。两人就依次换水。照例是杨洁先洗,她洗得比平日还要认真,漱口、呛鼻、抹头……每个动作都很到位,很庄重,把马清都感染了,他把吊罐挂到屋顶垂下的钩须上,退出了水房。他听到水声流得也很庄重、悠长,像他第一次出门打工经过清水河时听到的水声。他心里起了_一层层的波,这些年打工的经历突然像一条河一样在他心里活泛泛地淌出来。他突然明白了杨洁这会儿的心情,觉得第一次与她有了心意相通的感觉。这些天,虽然两人很缠绵,但没有这种感觉。他忽然生出一种怜惜,一种骨肉水乳般的亲情。我一定要保护好她,不让她受伤害,我一定要让她过上好日子……他在心里给自己说。

  换过水,收拾好东西,辞了家人,两人就上路了。三轮车,班车,火车,一天一夜,才到了要去的城市。马清似乎轻车熟路,又有些想在媳妇面前表现,啥都懂。杨洁只紧随马清,上车、落座、下车,又上车、落座、下车,她比结婚那天更显得兴奋和慌乱。但事情比马清想象的容易得多,他的工作很快就找好了,还是去年干的那家建筑公司。住处也没费多少劲,建筑工地附近有许多待拆的平房,人都搬空了,房租也不高。杨洁只随马清在工棚里住了一夜,第二天就搬到新租的家里。杨洁把租到的房子叫家,马清也这样叫。新家上下水都还没停,有床,有几样旧柜子,还有一个旧煤炉。马清领着杨洁在附近小店置办了几样简单的锅碗,新家居然真有了家的味道。一切都比想象的还顺利,杨洁真有做梦的感觉。

分享:
 
更多关于“换水(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