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通往北京的路


□ 杨文清

  2009年10月16日黎明,西安发往北京的火车途经石家庄。窗外清寂的晨色中,影影绰绰的黄土地上,横七竖八的乡间小路,溪流似的淌进暗黑的村庄。旅客们相继从沉睡中苏醒过来,有—搭没一搭地闲聊。渐渐地,晨光熹微。苍天之下,散布的村舍仿佛大地上飘零的枫叶。我眼中似看见保定的站牌。啊,北京,我心仪已久的圣地就要到了。
  28年前,也是秋天,心怀美好憧憬的我考进一所重点中学。去学校的乡间道路充满泥泞,那颗少年的心却狂妄而激越。开学典礼上,老校长以四句诗作为讲话提纲,引古论今,文采飞扬,言语中时时迸发出思想的火花:“中华文明历史悠久,博大精深,璀璨夺目……今天,百废待兴的社会主义事业,需要千千万万个掌握新知识的人去建设,你们80年代的新青年责无旁贷……我们的学校就是为你们铸就美好明天的登天梯。”老校长难抑激动的情感,以铿锵有力的“打进京、津、沪”结束了他的讲话。是的,自那天起,同学们暗暗发誓,考进北京、天津、上海的大学去,为自己,也为了祖国。于是,—个个求知的身影出没于教室、图书馆、实验室。稀溜溜的玉米粥就着清水煮白菜,我们不觉得苦;煤油灯浓黑的油烟熏得鼻孔乌黑,我们不觉得苦;木板搭起的通铺冷似冰铁,我们不觉得苦;半夜充饥的干馍被老鼠啃吃了,我们不觉得苦。虽然一个个面黄肌瘦,但我们的内心是充实的,宛如饥饿的婴儿,一头扎进知识的海洋,拼命咂吮知识的乳汁。我们明臼,自己正奔走在通往北京的路上。命运之神总是会捉弄人。当我一门心思奋斗的时候,一场灾难悄悄向我逼进,高三时的一场大病将我飞向北京的翼翅折断,无可奈何沉寂于古城西安的一所学校。
  “北京西站到了,旅客同志们,请带好自己的行李,准备下车。”列车员轻柔的声音舒缓甜润。车厢内顿时骚动起来,旅客们纷纷从行李架上拿取自己的包裹,渐次向门口走去。下了火车,双脚踏上北京的土地,面对茫茫人海,我的心绪莫名地慌乱起来。
  这一幕,87年前湘西青年沈从文也曾经历过。1922年,20岁的沈从文厌倦了湘西的逃学、军旅生涯,向往着在北京能闯出一片新天地。然而,当他在北京下了车,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和迷茫。向哪里去?路又在何方?事实上,刚刚经历过五四运动的北京,新文化新思潮汹涌澎湃,陈独秀、蔡元培、鲁迅、胡适等竭力鼓动着新生的希望。可是,对沈从文来说,一个外乡人是难有立足之地的。他先在湘西会馆混住了一段时日,又辗转去了西山熊希龄别墅旁的一间小屋,之后又租住在大学附近的公寓里,目的只是为了做旁听生。“窄而霉斋”其实是间潮湿阴暗的堆煤仓库。沈从文就是在那里写出最初的一批作品,这些作品的命运似乎不济。一个典型的掌故是:1920年到1923年,孙伏园是《晨报副刊》的主编,他在编辑部的一次会上搬出一大摞沈从文的未用稿件,将他们连成一长段,摊开后说,这是某某大作家的作品,说完后扭成—团,扔进纸篓。只是在1924年底,徐志摩担任《晨报副刊》主编,沈从文才有了发表阵地,也才有了以后的《边城》《长河》等名著佳作的问世。沈从文面前的文学道路算是辅开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