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山托木尔冰川:雪峰献给旱海的殷勤


□ 马战峰

第二名

艰苦的旅途

2004年9月22日上午,我和影友、助手、向导一行6人,从阿克苏向塔格拉克牧场进发。
从阿克苏到扎木台是柏油路,从扎木台到塔格拉克牧场大多是山路,路况比较复杂。大约4个多小时以后,被颠得快散架的我们才来到了塔格拉克牧场平台子草场。
23日下午,我们来到了冰川前沿——空拜尔。艰辛的徒步历程,就从这里开始了。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户外经验的人,在分装给养的时候,我怕大家饿肚子,所以就多装了10公斤食品。空拜尔的海拔是3200米,由于缺氧加上负重过大,我感觉呼吸困难,全身无力,接连摔倒了好几次,情绪也低落到了极点。直到有位队友建议把我装的给养给大家分装之后,我才算在高原上找到了一点行走的自信。
我们要穿越正在消退的冰川末端。
由于冰川运动和消融,冰川表面堆积了大量的冰碛物,还有许多裂隙,路线相当复杂。我们紧随在向导身后,小心地在冰川上行走,由此产生的心理恐惧难以言表。在高原地带行进,要求每个人都不能着急,要平稳行走,以节省体力。
冰碛石上的行走令所有人的脚都打起了血泡,身上有20多公斤的负重,更令大家每前进一米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9月份的冰川,白天温度只有5度左右,停下来不到5分钟,我已全身冰冷,只好继续前行。

美景乍现

早晨7点,一出帐篷,我便兴奋地叫出了声:宝蓝的天空下,天际的冰川交错密接,好似银龙飞舞在寒山空谷之中。
职业习惯让我判断出这是拍照片的好机会,匆忙叫起助手小彭,选好拍摄角度,架起三角架,把所有相机都装上胶卷,一起静静地等待着拍摄的时机。
清晨的温度大概是零下20℃,连帐篷里都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我们在外面等待时,风吹在脸上,刀割般的疼。8点15分左右,对面的雪山顶忽然被太阳光映得通红,随着光线的不断变化,我变换着角度和曝光值一阵狂拍,不一会儿就用完了15个卷。
今天的行程是沿冰川北坡向腹地行进,我原以为这段路是比较好走的。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一路上十几条U形石头沟都有十几米的深度,背着背包在石头上行走,行进的难度非常大,几乎是挣扎着在前行。在翻越一个U形石头沟时,我一不小心一脚踩翻,滑下坡近5米,腿撞得鲜血直流,万幸的是,还能行走。
冰川向3800米高度继续延伸着,也许是上天对我负伤的补偿,清晨出发7个小时后,眼前的冰川景观忽然以绝佳的角度铺陈在我的面前。
在一座白雪皑皑的主峰周围,纵横着重重雪岭,蜿蜒起伏的冰川似一条条玉龙腾飞,阳光下,冰峰闪烁,冰川涌动,好一个气势磅礴的冰川世界。
眼前的冰川群像长城一样雄伟,像部队方阵一样有序。这以前,我曾看过不少优秀的图片,但是亲眼看到这样有气势的冰川,仍令我大感震惊。我再也顾不上疲劳,忙着架起我的“长枪短炮”一阵狂扫。手中的宾得645如得神助,把冰川中由于移动和融化形成的冰蘑菇、冰雕、冰湖、冰洞等细节一一收入锦囊之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