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岳母


□ 张未平

多少年来,总有一股揪心裂肺的自责,对于已经长眠于地下的岳母。
时隐时现的自责,随着女儿渐渐长大,不停地询问姥姥长得什么模样而愈加强烈。
十年前,想想,也只是眼前。
女儿已出生四个月了。
颠簸四个多小时后,回到妻的老家汾东县。妻一看到我很激动,“快看你的宝贝女儿,她都会翻身了。”其时,女儿躺在姥姥的炕头上,两条小腿正不停地蹬着,小脚丫翘着,隔一会儿不满足于仰面,侧过身,用一条小腿撑了炕面,尔后又用力将自己翻过来,平平地趴在炕面上。可是,由于身子压了的双手无法抽出,张开小口哭起来。翻过来,又啃着小拳头,咿咿呀呀。
稍顷,妻的喜悦里显出一丝忧虑,她明白我这次的回来意味着什么,四个月的产假期已经到了,该回去上班了。她不忍接受与四个月的女儿分离的痛苦,一双大眼睛里泪水充溢,打着转儿。妻后来说:你们做男人的永远体会不到做母亲的那种生离死别的痛苦,那感觉比剜肉还要痛。
看着妻子怀抱女儿眼圈发红,难舍难分的样子,岳母说:“你们走吧,娃娃照看有我呢。放一百个心,你们下次回来一准儿胖乎乎的。”
妻怀着上下不安的心情离开窑院,走几步一回头。岳母抱着女儿一直立在窑垴上,像一座黑色的铜像。我们一直在羊肠小路上走着,那黑点一直立在那儿,转过山嘴上了汽车,那黑点依然立在那里。
婚前的一个早春时节,刚下过的一场雪还没有完全开化。我与未婚妻坐在一台三轮车上,在三十里的山路上一直颠簸了半天的时间,到她家村子时,已是傍晚时分。岳母急着招呼:“这天气,冻坏了,快,上炕歇着吧。”岳母用了二十分钟做了一锅擀面条,菜是豆角炒鸡蛋。我已饿得肚子咕咕叫,也不管不顾别人笑话,一口气吃了三大碗干面。岳母一碗一碗看着我吃完,眼中闪过一丝亮光,高兴地说出一句:“结实。”饭罢,一谈到正事,说到两家一南一北相距数百里时,岳母的眼光暗淡下来,脸转向窗外墙头上的残雪,悠悠地轻叹出一句:远噢。
这年夏天,毕业到报到这段时间里,妻一直呆在老家与岳母厮守。一个月以后,我还是从岳母手中将她的宝贝女儿带走了。临行前,老人家哭了整整一晚上。她说:“我怕是一辈子也去不了你们的家瞅瞅了。”这话,竟成了一句谶语。岳母一直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出门坐车对她来说,无疑是最痛苦的一件事情,她一辈子都出不了远门。遗憾的是我一直没有想到要带她出来到省城的大医院来看看病,只想她不能出门就不要出来,呆在家里也好。
岳母是家里一根顶梁柱,一直支撑着这个家。妻的三爷患脑血栓,躺在炕上一动也不能动,吃喝拉撒全在家里。岳母煮茶弄饭,端屎倒尿,忙里忙外,伺候的十分周到。三爷虽然又聋又哑,躺在病床上,可他心里什么都明白,没人时悄悄地用头撞墙。三爷走的时候脸色非常祥和,带着称心满意的舒坦。三爷孤身一生,岳父是过继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