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子弹击中的枪


□ 张九鹏

被子弹击中的枪

      张九鹏

    奥古失踪的消息是萨珊告诉我的。
昨天,萨珊在她妹妹萨满家里待到很晚才回来。一进门,萨珊说,奥古失踪了。失踪?奥古?你是说……怎么会呢?看着萨珊一脸疲倦地躺在沙发上的样子,我觉得萨珊不像是在跟我开玩笑。我从萨珊嘴中得知了以下关于奥古的消息。
三天前,晚上七点左右,奥古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匆忙忙出门了。萨满问奥古干吗去?奥古说,去见一个多年不见的朋友。萨满就再没问什么。到了夜里,奥古还没有回家,萨满就给奥古拨手机,奥古的手机却是关机状态。萨满觉着有些反常,因为奥古从不关机,奥古的业务多,就连睡觉的时候也是调成振动的,生怕错过挣钱的机会。萨满又给奥古的那些小兄弟们打电话。他们都说没见过奥古。连续三天,奥古的手机就像沉到海底一般,奥古也没往家中打过一个电话。萨满的电话惊动了几乎所有认识奥古的人,这两天,来萨满家找奥古的人越来越多,奥古失踪的消息也不胫而走,黑道上对奥古的失踪一时传言四起。有说奥古被仇人绑架扔进了黄河。有说奥古跑到广东会情人去了。还有人说奥古可能到金三角贩毒去了。最集中的猜测是奥古犯了大事负案在逃了。
说实在的,对于奥古的失踪,我并不感到意外,相反,我觉着这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像奥古这样整天浸泡在暴力与酒精的毒汁里长大的不良青年,十天半月不着家门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萨满跟奥古结婚之前,早应该考虑到奥古今后可能给她的生活带来的风险,这种风险所波及的范围也将会影响到我们整个家庭,这是我早已预料到的结果。因为有了先见之明,我甚至为萨满当初做出的抉择和奥古的失踪感到幸灾乐祸。
奥古和我是挑担。一年前,他还是我小姨子萨满的男朋友。
第一次见到奥古是在萨满的生日晚会上。萨满身边坐着一个矮小而健壮的男人,他脸膛黑红,毛孔粗大,左脸颊的耳根到下颌有一道长约五厘米的疤痕,那道疤痕看上去就像一条晒干的蚯蚓贴在他的脸上,让人产生心理的不适。他稳稳地坐在萨满身边,脸上挂着僵硬的微笑,窄小无光的眼睛里隐藏着邪恶的自信。他剃着板寸,穿着挺括的西装,手上戴着一枚硕大的黄金戒指。他的粗糙却不失强悍,刻板却又看上去很精明,显示出与在场人身份的不同。那天,没有多少人愿意与他交谈,但人们的目光与他相遇时又不得不流露出勉强的怯笑,没人敢轻视他的存在,那家伙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霸气让在座的人感到了丝丝凉意。
后来,萨满告诉我,他叫奥古,是她的男朋友。我和萨珊感到很意外,萨满的身材和长相是无可挑剔的,她完全可以找一个既帅气又有钱的成功人士。我提醒萨满,奥古看上去不像好人。
好人!萨满听到这句话竟然咯咯笑出声来。显然,她觉得我评判人的说辞已经老土了。
萨满说,你们不了解奥古,他是我见过的最有男人味的男人了!
萨珊说,我的好妹妹啊!你知道什么叫好男人吗?有事业的男人才叫好男人,没事业,也应该有文化呀!像你姐夫那样,人长得不算帅吧,可心眼还不赖。你瞧瞧那个奥古,既没文化又没有职业,黑不溜秋的像个土行僧,你图他什么呢?

萨满的几个当模特的闺中女友也劝萨满应该把视野放得更开阔些,比如进军演艺界,再不行,去电视台做个主持人什么的,言下之意是让萨满人往高处走,心往别处用。在萨满姐妹的眼中,奥古是个没有档次的男人,他怎么能配得上如花似玉的萨满呢?面对众人的劝说,萨满不为所动,而是在两个月后向我们宣布了一条更为惊人的消息:她已经接受了奥古的求婚!我岳父知道这件事情后,气得差点犯了心脏病。岳父是个没上过一天学的修鞋匠,但岳父一生最自豪的就是养了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儿,虽然学习上跟他一样没有秉赋,但好在大女儿萨珊还嫁给了我这个在司法厅工作的大学生,也算圆了孟家一个书香梦。自从萨珊嫁给我,我岳父就不再摆鞋摊了,而是在烟贩最集中的新华街高价租了一个门面开起了烟铺。烟铺位置差了点,再加上我岳父人又老实,那些烟贩总爱合起来挤对他,因此,香烟的生意并不好做。我岳父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有个修鞋的岳父。其实,岳父的举动更多的来自于我家庭的压力。我父亲是个处级干部,母亲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从小,我就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一直中规中矩地走到了大学,在常人眼中,我也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可我偏偏喜欢上了站柜台的萨珊。我父母起初不理解,也阻挠过一阵子,可后来还是想通了,萨珊人长得漂亮,有这一点就足以抵消萨珊的文化背景和她的家庭出身给她带来的不利影响,看看韩国的变脸手术,再看看中国的超级女生,一张大学文凭比起美女时代和美女经济来又算得了什么呢?要不是萨珊属于那种传统的美女,谁知道今天她正躺在哪个款爷的怀里撒娇呢!如此想来,我倒觉得萨珊嫁给我是嫁亏了,而不是我对她家有什么恩惠。但我越是这样想,孟家人和孟家的亲戚越是显出对我的尊敬。有个大事小事,都要给我传个话让我拿主意,比如萨满的母亲得了胆结石,需要联系医院,联系什么样的医院,联系什么样的医生,就成了我的事情,就好像我是专业大夫一样。萨满选择什么样的男人也要找我参谋,就连萨满堂姐孩子的名字也要让我起。我在孟家的影响显得举足轻重。
分享:
 
摘自:十月 2006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