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争地(短篇小说)


□ 周 磊

周 磊

  所长打电话来的时候,我与王文彬正准备去洗脚城。

  中午我们喝了点酒,头有点晕,只想睡觉。我从警不过半年,又在异地他乡,人生地不熟,只有这么个大学同学,他父亲还是市政府的要员。局里最近搞竞聘上岗,警察这碗饭现在吃得也不安稳,这个似铁非铁的饭碗端得稳不稳,也许就得看这条粗腿我抱得紧不紧。

  我在陪市里的领导,走不开,能不能叫其他兄弟帮帮手?

  我还没提到关键词呢,不想就这么轻易放弃,便给所长打马虎眼。

  谁知所长一句话就把我叉了回来:鸡巴领导,人命关天呢,这一块就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

  没办法,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敢大意,只得悻悻地告别王文彬,来到案发地点刘家桥村。钱龙和刘伟早到了。他俩和我一样,都是今年招考的新警员,大家的饭碗还捏在别人的手里,都得玩命表现。

  此地原本是农村,这几年随着城市扩张,这里变成了城乡接合部,社情复杂,牛鬼蛇神比较多。以我半年来道听途说的经验,在这里办案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事。

  案发现场在一间出租小屋里,是一栋七层高楼的最底层,由一个车库改建而成。十七八平米的空间,厨房、厕所、卧室五脏俱全。推开看热闹的人群,我走进低暗的房间,一股/中天的农药气味袭鼻而来,一张凌乱的架子床放在屋角,脏乱的被子全甩在地上,除桌椅锅碗等日用品之外,屋内几乎没有其他陈设。一具男尸横陈床下,三四十岁上下,赤裸的上身到处都是抓痕,面目青紫狰狞。想必死前受了一些苦痛和折磨。

  现场的情形惨不忍睹,那熏人的气味更是让人想吐。照着一般程序,勘察现场,拍照,询问证人,通知殡仪馆拉人后,我就想走人。正当我们收拾东西准备上车的时候,殡仪馆一个满脸长着肉瘤的老汉拉住了我们:死者家属不让搬呢。

  一个满脸菜色的中年男人走过来,漫天骂街。就这么拖去烧?嗯!怎么也得给个说法吧,七斤人是老实,死了还这么欺负!狗鸡巴日的你们还是不是人呐!

  你们提不出任何证据证明刘清明死于他杀,而现场也无不显示他是死于自杀,还要什么说法?难道还要我们凭空捏造一个假证据不成?是非之地遇到是非之人,我不敢贸然发威,但也不能示弱。

  上午老子就给你们陈所长讲了,如果不给个答复,老子就不同意送殡仪馆!老子就抬尸上访!到省里!上北京!中年男人双手叉腰,想要来横的,只不过底气有些不足,就把声音喊得很大,脸也胀得一会儿红,一会儿白。

  我心里暗暗叫苦。难怪所长说话时不耐烦,原来还有这么一出,早知如此,打死我也不来。

  我们家七斤是怎么死的?你们不知道?啊!中年男人见我不说话,似乎找着理了,便张牙舞爪大声喊道:上个月从你们那里出来后,他的身体就坏了,腿也瘸了,什么都没了,狗鸡巴日的叫他哪么活?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