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卡瓦格博


□ 黄离

你是留给别人的

我只是路过,并顺便赞美

  ——题记

四月,我打故乡走来

经过风暴,也经过干旱

经过的爱情已经荒芜

目睹饥荒。满眼疲惫的同类

他们流离失所,怀疑爱

不愿恨,极度慵懒,又喜欢逃跑

但在卡瓦格博,我内心恢复平静

“拒绝给予生命的土地

于是在投降中获得新生”

我的亲人,在卡瓦格博脚下

洗她的矮脚马,洗她的屈辱

那些冰封的记忆,在等待春天

有些被收藏起来,上面积满尘埃

有些被反复晾晒,像一张牛毛毯

她的屈辱,已成为丰厚的嫁妆

她的守候,像花朵在等待春天

我不在她的记忆里,不在猎手的

目光里,也不在神的庇护下

我像每一个俗世的人类,自大又自卑

被万能的造物遗忘,被爱遗忘

那些赤裸的欲望不能叫爱

在卡瓦格博,人们依旧有信仰

星辰般海子般的信仰

我的亲人,用溪水洗她的矮脚马

用牛角梳梳理马鬃。她说

矮脚马更有耐力,能爬上雪山

她用低语般的歌声抚慰马

就像抚慰她未来的孩子

纤长的手指,抚过伤痕累累的马背

疲倦的马走过很远的路

藏獒在院子里踱步,它度过魂

所以威猛里增加了包容和忠诚

已经不再是獒,甚至超越了人

它替亲人看守院落和羊羔

我渴望拥有一头藏獒

像拥有同仇敌忾的战友

人们最先理解爱,之后是仇恨

拔刀相向的仇恨。最后才是包容

我见过的藏民自然率真

除了仇恨,就是爱。饥肠辘辘时

也不去欺骗。他径直走过来

说,我饿了,但不会去乞讨

他把所有陌生人都当作朋友

你欺骗了来自德钦的朋友

就是欺骗了我,就是欺骗了亲人

他用双手养活牛马和家人

杜鹃鸟和杜鹃花相遇在同一块山坡

我的乡愁和我相遇在同一个村庄

你或者叫我亲人,或者叫我浪人

或者嫁给我,或者迎娶我

你或者驱逐我,或者收留我

做我的新娘,给我生一大堆孩子

给我做一铜盆赛蜜羊肉

等我满载而归。做我的情人

伺机与我私奔。或者循着脚印追杀我

褐色的兀鹫,在突起的山岩上

俯视我,它是一种征兆

吉祥或者凶险。它在等我夭折

这是它的世界,它是岩石的一部分

是神的信使。在卡瓦格博

生命是粗线条的,自由自在

该生就生,该死当死

黑色的乌鸦,藏民叫它吉祥鸟

盘旋在东竹林寺的上空,或者

在高耸的瓦棱上停留,君临天下

在这里,它们比凤凰更受尊敬

黑颈鹤在高原上跳跃,长唳

或者起伏盘旋,为敌人或同类起舞

这是它们的世界,至于我们

是不速之客,是风景的临时点缀

但是,曾经的蝴蝶,悄然逃走

或者被猎杀,尸体制成标本

神话里的精灵,离尘世越来越远

澜沧江的蝴蝶会,已经少人提起

那些与尘世无关的景色

终于毁于尘世。变成遥远的传说

而下一章,或者无法续写

美丽的事物,镜花水月稍纵即逝

如果我曾经拥有快乐,那些快乐

是纤弱的闪电,树梢都未见抖动

它们就已走远,去了别人的眼角

别人的梦境,别人的唇边

在卡瓦格博,快乐是永恒的

它们存在着,与信仰共存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青稞酒,是汉子们的酒

是疯女人的酒,是夜晚的酒

是掌管烛光的灯神的酒

是看守星辰的天神的酒

是卡卓刀的眼睛,是卡瓦刀的喉咙

是融化的雪水,是凋敝的梅花

是颈部的凉意,是背后的寒风

是火,是沉睡,又是清醒

我走在漫长的转经路上

曾经跌下山谷的汉人衣衫褴褛

此刻他安坐于悬崖,唱着缥缈的歌

“喝过的美酒都忘了,只有那青稞酒忘不了

经过的村庄都忘了,只有那明永村忘不了

走过的大河都忘了,只有那澜沧江忘不了

看过的雪山都忘了,只有那梅里雪山忘不了

分享:
 
更多关于“卡瓦格博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