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苦难·诗意·现代性


□ 王 迅

  在我的印象中,广西玉林是一个文学人才辈出文化底蕴深厚的地方。那里诞生了当代中国“女性文学”的代表性作家林白,那里有著名的诗歌社团“漆沙龙”诗社。朱山坡也经受着玉林山水文化和“鬼门关”文化的滋养,逐渐成长为中国文坛势头最猛也最具实力的青年小说家之一。朱山坡短短几年间发表了四十多个中短篇小说,在中国文坛主流的大型文学期刊开辟了自己的地盘。但似乎很少人注意到,朱山坡在2005年之前主攻的是诗歌创作,其诗既有坚韧的质感,又不乏浪漫主义气息。而如若研究他的小说创作,我们不能不结合作者前期的创作实践和文学积累。朱山坡小说既显示出隐忍的质地,原始而粗粝,昏暗而怪诞,又不乏浪漫的想象与诗意的叙述。在我看来,小说中这种多元审美特质与作者的诗人气质是分不开的。朱山坡的诗歌写作实践所造就的艺术感觉,使他的小说常常显示出惊人的想象力。这种想象力主要表现在,他擅长编织出人意外的奇特故事,营造陌生化的小说情境。除了不羁的艺术想象力,朱山坡还具有鲜明的现代意识和创新意识。他把主要精力放在小说艺术形式的苦心经营上,他的小说总能以绝妙的叙述视角去观察生活,打量亲情伦理,洞悉人间生死,思索生命之奥秘。

  朱山坡是继鬼子之后最专注于苦难书写的广西作家。他说: “关注底层,透视苦难,是我小说创作的理想。但底层太过庞大,苦难太过丰富,对我而言,知道得太多,而能表达的太少。”这段话使我看到朱山坡作为一个作家所表现出的责任心和使命感。朱山坡不会作秀,不骛虚名,更不愿刻意地去表现自己,以获取文坛的地位。他远离文坛的喧嚣与轻浮,在自己的文学领地默默耕耘,是一个坚实的现实主义写作者。

  一个有责任心的作家,绝不会放弃他对时代的关切和对现实的介入。就其前期创作来看,朱山坡显然属于那种“介入型”作家。他密切关注现实,体察社会动态,试图把握时代人心的走向。在这个意义上,我以为,朱山坡不仅是一个诗人,具有非凡的艺术感悟力,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社会学家、历史学家。在叙事中,他能以整体性视野穿透历史与现实,照亮那些昆德拉所说的“存在地图”。朱山坡的“米庄”系列小说致力于对我们这个时代本质的探讨。小说鲜明的时代感集中体现在,作者对现代性给中国社会带来的深层变革作出的颇具个性化的思考。如果把朱山坡的小说纳入现代性语境中来考察,就会发现文本内部的张力所凸显的现代性焦虑。朱山坡来自农村,他说: “农村是我的乡土,是我心灵的故乡”。在写作中,他对那个“神圣的领地”一一“米庄”倾注了浓厚的热情, “米庄”作为一个文化符号,就像鲁迅笔下的“未庄”,落后、愚昧、麻木,但作为当代中国乡村的文化象征, “米庄”与阿Q生活的“未庄”却又迥然有别,与时下传说中的“新农村”也相去甚远。 “米庄”的现实基本上是前现代的农业社会的缩影,可贵的是,朱山坡没有把他对中国乡土的表述局限在一个闭塞的乡村,也......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