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惠安盐路:风云际会两千年


  撰文/鲁人勇

  宁夏盐池县自古盛产食盐,在海盐大规模开采以前,是闻名全国的食盐主产区。这里的食盐运销,对经济军事、商贸、民族融合和交通等,都有深远影响。而运销线路控制点在惠安堡镇,故称惠安盐路,这条盐路从西汉开始使用,一直沿袭到公路交通兴起,跨越历史长河两千年。

  惠安堡,盐路的十字路口

  惠安堡,今天宁夏盐池县西南一个普普通通的乡镇,但在公路、铁路运输兴起之前,它却是闻名遐迩的一方宝地。

  首先,这里盛产食盐。盐池县自南北朝起就称盐州,隋代曾一度改称盐川郡,到近代又改名为盐池县,这些充满着咸味的名称均与县境内多盐湖而盛产食盐有关。

  盐池境内曾分布着大小20余个盐湖,历史上著名的盐池有惠安堡盐池(古称温池)、北大池(古称白池)、花马池(古称乌池)等。新中国成立后,由于行政区划的演变,这些盐湖被重新划分,北大池等划归内蒙古自治区鄂托克前旗,花马池等划归陕西省定边县,而盐池县只剩下惠安堡一处盐池了。

  盐池地区生产食盐的品质高,产量大,在海盐大规模开采以前,是闻名全国的食盐主产区。《天工开物》中写道:“凡池盐,宇内有二,一出宁夏,供食边镇;一出山西解池,供晋、豫诸郡县。”在唐代,花马池每年的盐税就可兑换粮食15万石,如按每人每年食用5石粮食(每石120市斤)计,足够3万官吏一年的禄米供应;五代时,每年在花马池、惠安堡盐池的获利,可购绢10万匹、米万石;明洪武二年(1369年),花马池、惠安堡盐池年产盐287万斤;清道光九年(1829年),惠安堡盐池产量达到顶峰,年产食盐726.88万斤。

  其次,惠安堡是古代西北地区重要的交通枢纽,是西北食盐运销线路的中心,即盐路的十字路口:向南,可经甘肃环县、庆阳、宁县及陕西彬县至古都长安,行程1080里,从西汉到清代,都是设有驿站的车马大道,盐车、驮畜通行无阻。向西南,经韦州、下马关、张家垣、李旺至固原、平凉、天水、定西、兰州等地,绝大多数路段在川原之中,平坦易行,只有张家垣到李旺有50里山路难行。向北,可经古灵州抵宁夏平原各地。向东,经大水坑到今盐池县城,共170里,沿路地势旷平,由五个塬组成,故称“五原”。

  南路传奇,继往开来两千年

  惠安堡和古盐州所产之盐,多数要运到关中、汉中盆地销售。因此,惠安盐路之中,以南路的线路最长、运量最大。如清顺治年间,经南路仅是运往陕南汉中府的食盐,就有400万斤之多。其中,花马大池25000引,惠安堡小池15000引。

  南路是古都长安通往宁夏平原最早的古道,也是秦汉之际北地郡的南北交通主干道。秦始皇统一全国后,下令从都城咸阳向全国修建驰道,南路始筑于此。汉元鼎五年(前112年)十月,汉武帝巡视北地郡,见这条路上“千里无亭徼”,盛怒之下,将北地郡太守及属官全部诛杀。这里的“亭”和“徽”,都是道路上的附属设施。西汉每10里设一事,置亭长,负责沿路治安、警戒、行旅小憩及民事;“徼”即要塞,是重要交通线上屯兵设防之所。这次诛杀,震惊全国,各地为随时迎接天子临幸,纷纷“预治道桥”。北地郡为事发之地,交通设施的改善力度更大。南路从此成为车马大道,并在历史长河中稳定下来。今天公路网中的211国道,其走向几乎与西汉时一成不变:即由盐池县惠安堡向南,33公里至萌城(其南3公里为今宁甘边界),91公里至甘肃环县,又90公里至庆阳,又69公里至宁县,再经陕西旬邑、淳化、三原至古都西安。

  盐税是历代王朝的主要财政收入,因此要在盐路必经的咽喉之处设立税卡。南路税卡设在盐池县的萌城,在惠安堡之南33公里。这里地势险要,其北面人烟稀少,南面民户渐多,东西都是险山峻岭。因此,一座山城,足以控扼盐路。明都御史冯清有《萌城道》诗曰:“雨后山城肃似秋,晓天岚雾望中收……瞳瞳霁日云霄上,咫尺清光一举头。”抬头只有“咫尺清光”,说明萌城是据险而筑。明朝还在这个山城设驿站,由113名军丁应役;又设递运所,编制军丁147名。然而,这里最大的官府却是批验盐引所,由朝廷的灵州盐课司派驻盐运大使一员。其职责为:查验盐车所载食盐与纳税的引票是否相符;如无引票或超额运盐,食盐没收充公,盐商按律治罪。

  批验所是一个肥差,明弘治末年,庆阳府知府眼红这份收益,上奏朝廷将批验所南移到庆阳城。可是萌城至庆阳600余里,其间小道岔路、乡村镇社、崖窑洞铺无数,走私之盐充斥其间,百弊由此而生,只好在嘉靖二年(1523年)再移回萌城。盐路上的明争暗战,

  清远军城与“青白盐禁运”

  为争夺灵州城(今宁夏灵武西南),西夏与北宋曾飞石激火长达6年。在此期间,运盐的盐车要经惠安盐路的南路南下,北宋守军10万余人的军械粮草也要从这里北上。但是,使用这条大道运输军粮,有两大困难:一是沿线皆为党项部落,经常有组织地抢劫粮饷;二是从环县到惠安堡一段,要穿越“七百里早海”,沿途草木不生,更无水泉。为了保护运输线,北宋的陕西转运使郑文宝上奏朝廷,在萌城西南修筑了一座相当大的军城,名为清远军城,规格与下等州城相当,屯驻重兵以守卫这条交通要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惠安盐路:风云际会两千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