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手心的芦苇


□ 水晶花

水晶花

手心的芦苇

深秋来临之前,我们要交出各自的码头

然后执手,凝视

屏住最后一口呼吸

你不能白得过快,我也不能

老得太快

灵魂多滞留一分,我们就有足够的理由

保全肉身的完整

当初。你在河岸开花,我就开始慌乱

这顽疾,需要医治

可我,拒绝那些根性

的草药。岛屿逐渐下沉,我已不能站在高处,接受你

低处的雨露

你看,说着说着,一阵风从北方吹来

——你失去了花香

抬头望,有大雁飞过的迹象

我们怎能在低谷,救赎那远方的翅膀?

彼此用哑语,倾尽人间的情和爱

仇和恨。离和别。

不轻易上当于一场雨水

从大地的体温中,获得小雪

到来的消息。我既不热情

也不冷漠。为了更好地热身,

我在雨水中跌倒

爬起。再跌倒。

影子在灯光下摇晃后

匍匐在地上自省。

这习惯性动作,并不令人绝望。

小雪终将是一位过客。

今夜。我不轻易上当于

一场雨水。潜伏于内心的秋蝉

默不作声。这精神的奴隶主,

终究回归心灵的原野,

保持长久的沉默。

我的舟子,靠不拢童年的岸

碑河,依然弯弯曲曲,它坚持一万年

不直腰。它为子孙们弯成

弓形,托起并不皎洁的明月。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那是李白的诗意之旅,

他的词,栖居在江陵的水波上。

在碑河,我的舟子,靠不拢童年的岸,

如一粒金色的苞米,不被收割,

不能归于母亲的粮仓。

沿岸的芦苇,灌满了我远行的

风。风吹,草未动。在根部,不知沉淀了几多

远航人的泪水……

那一年一年的雁鸣,是怎样

路过了它的波峰?

不厚实的土地,黄了青,青了

又黄。一代又一代的杜鹃,啼泪

飞向了远方,再无归家的迹象。

芦苇,是碑河豢养的刀剑,

我是城市喂养的咒语。

无数个夜晚,我和碑河,与月亮比试锋芒。

碑河允许十万顷良田远离故乡,

我,允许万吨泥沙沉人体内。

他活在时间的沙堆里

——致L

他是四季风。他举着旗帜

不停地奔跑

和呼啸。他统领纸上的蚂蚁循规蹈矩

他的纪律是一

穿越酷暑时不喊口渴,穿越冰霜时

不打寒颤。

他穿越黎明的露水,也穿越

深夜的茫茫戈壁。从乡村的暮鼓开始

踩点。然后包围城市不眠的灯盏

他从不扰民。

他说,舌尖上的岁月,再无明月

打捞。他流浪在夜的

渊薮里,从此

不归。从此没有故乡,

从此成为自己

的陌生人。

他活在时间的沙堆里,是大地遗弃的

一粒棋子,被投入时间的沙盘

不管怎样布局,都是今生的

一盘残局。

世界于他,已经晕头转向

他把玩虚晃的人世后,用时间的沙粒

活埋自己。之前,他在时间的低洼地

挖掘过苦菜

挖了一季又一季

苦味太浓。那些汁液泡苦了他的骨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手心的芦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