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展览


□ 郝炜

郝炜

麻将馆不叫麻将馆,叫老年活动中心。别看表面乱哄哄的,实际上各有各的规矩,外人是看不出来的。比如这桌吧,三个老太太已经坐定,典型的三缺一,却都是不着急,神闲气定地坐在那里,等人。这家老板是个女的,奇怪,这年头凡是开麻将馆啦洗浴中心啦这些稍微和治安擦点边的行业大都是女老板,她们堪比当年的阿庆嫂,当然不是为党弄情报,也不是和伪军周旋,更不是为新四军的伤病员,现在她们是和流氓地痞周旋。一般地说,她们眉开眼笑,热情周到。可遇到刺头,眉眼一竖,你少给我扯,到老娘地界来闹事,敢?电话打到公安局,警车呼啸而来,你可知道人家的来头和背景?几次镇住,名声在外,这家麻将馆就火了,有公安的罩着,能不火?

眼瞅着后来的几个人推门进来,女老板却是不往那桌安排。

没桌了。女老板对后来的人歉意地说。

来人往三个老太太那桌望一望,说:那不是缺人吗?

老板依然笑着说:她们?等人呢,固定的。

来人想,在麻将馆玩麻将,你还固定什么,这地方就像流水席,想吃就吃,想走就走,挑拣什么?嘴上不说,心下就有些不高兴,哦了一声,摔门而去。

女老板也不在乎,说一声走啦您呐?有点京腔(估计女老板在北京混过,常甩京腔),她知道长期维护她的场子的是谁,这几个老太太没负担,成天在这里搓麻,她可不会为了一个临时的混子而得罪老太太们。

这几个大娘真就一直是固定的,天天包一桌,外人一律不带。从上午九点开始,中间一顿午饭,下午再开一局,结束回家,啥也不耽误。每天都准时,不过今个有点意外,有一个人没来。

等人的这三个老太太,分别是李婶、郭婶、白婶,没来的那位呢,是何婶。她们的年龄都过六十了,都有点小病又没有大病,比如心脏不太好,比如血压有点高,比如有点糖尿病,都是老病,需要吃点药(她们随身都揣着),立时又不会有大影响。她们的年龄从六十二到六十七不等,何婶的年龄最大。

按照约定的点,何婶显然已经迟到了。何婶是老大姐,一直很是表率,今天不知何故没来。不仅没来,电话都没来一个。这不符合何婶的习惯,这就有些让人生疑,这样的年龄还能怎么想?她们就有些担心,不约而同地想,何婶是不是有病了?虽然她们也都不愿意这么想,可是这把年龄了哪能不让人这样想?

于是,带着小灵通的李婶掏出电话往何婶家挂了一下,接电话的是何婶,看来何婶没啥事儿,要不咋这么痛快?何婶接起电话立刻道歉,说:哎哟喂,瞅我这记性,我给忙活忘了。

李婶说,忙活啥呢,定好的事儿都给忘了。现在就等着你呢。

我今天不去了,何婶说,我今天上老年大学报到去。

啥?李婶没听明白,说你说啥,你上大学?

何婶在电话里笑着说,是啊,儿子给办的,老年大学,让我去学画画,我得准备准备,笔墨啥的儿子都买了,可我咋也得先练练笔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