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宜以“ 数取 ”—感悟设计艺术的创造法度


□ 吴国强


内容摘要:美“可以数取”,是一代文豪苏轼对艺术创作的深刻体验。这与庄子所说“得之于手而应于心”、“有数存焉于其间” 的艺术创作观是不谋而合的。本文拟从设计与物理的关系方面入手,阐述对设计艺术创造法度的认识。
关键词:艺术物理创造法度

美“可以数取”,是一代文豪苏轼对艺术创作的深刻体验,他认为艺术是通过“得自然之数”、“妙算毫厘得天契” 来创造美的。这不免使人想起庄子《天道》中的两句话,庄子认为:艺术创作“得之于手而应于心”、“有数存焉于其间”。他们的艺术创作观点是不谋而合的。
庄子所说的“数”,在《庄子集释》中释义为“术”。对照全文不免在“术”中感觉到数理的概念。至于苏轼的“妙算毫厘得天契”就直接说的是数理的概念。那么,这个理性的“数”与“不能言说”的艺术感悟的感性思维又是怎样一种关系呢?庄子在《天道》里说:“斫轮,徐则甘而不固,疾则苦而不入,不徐不疾,得之于手而应于心,口不能言,有数存焉于其间。臣不能以喻臣之子,臣之子亦不能受之于臣,是以行年七十而老斫轮。”庄子说的是七旬老匠师扁深感自己虽然能把运用规、尺的方法传给后人,但却不能把自己实践了一生的经验和感悟到的心得传授给别人。只因“不徐不疾”这样恰到好处、出神入化的境界,“口不能言”,无法以恰当的词语表达出来。我们承认,艺术领域里确实有些言说不尽而需要用心领悟的东西,所谓“可以言论者,物之粗也;可以意致者,物之精也;言之所不能论,意之所不能察致者,不期精粗焉”。庄子认为,可以说的是事物的粗迹,说了也难有多大作用;可以意会领悟的事物精义懂了它才有意义,但要说清楚它又是困难的。那么,这种感存于内心的心得,是否因为表达它的两难而全然不能言说了呢?其实,庄子在提问的同时,也已经做了回答。先哲虽然说内心的心得是“口不能言”的,但他同时又肯定地说“有数存焉于其间”。
这就说明即便是“口不能言”的内心心得,也仍然是有规律可循、有数理可以把握的。
认清艺术创作的神妙境界是通过“妙算毫厘”、“得自然之数”来达到的,这对于我们从事艺术创造至关重要。在社会步入高科技时代,当设计艺术学科发展到文理交融的今天,更不能仅凭直观把握去完成设计。对经营纯艺术的画家来说,他的积蓄、酝酿、经营构思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不断对大脑获得的各种形态的比例、尺度数据进行筛选、加工、组合,最终“数取”的过程。苏轼画竹师于文同,他像文同一样反对画竹“节节而为之,叶叶而累之”。他反问不解者:“竹生时何尝逐节生?”可见其出发点仍是物理。苏轼画竹之所以独具一格,正是因为他是基于物理而顺应法度“数取”形似的。古人画竹尚需“数取”,更何况今人设计乎?因此,“数取”不仅只是工程设计师的基本职业素养,也应该是一切艺术家和艺术设计师共同的职业素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