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爬虫饲养爱好者到两爬动物保护者


□ 张旭

  2005年夏天,我在花鸟市场买了两只乌龟当宠物饲养,当初只是出于好奇,未曾想它们竟为我开启了饲养爬虫宠物之路。

  起初,我以为乌龟很好养,无非换换水、喂喂食而已,不必花时间陪伴。然而,真正养起来却发现并不容易,不仅要为它们每天的“菜单”冥思苦想;而且还要精心营造适宜它们生长的“起居”环境;如果背甲、皮肤等出现病变,还要多方咨询以求及早治愈。当然,在饲养过程中,我的付出也得到了回报。每当它们听到我的脚步声或说话声,便会爬到水缸边伸出小脑袋,一双小黑豆般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我,像是在憨憨地跟我打招呼。饲养时间越长,它们与我仿佛心有灵犀的默契就越真切,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通人性”吧。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对这些看似没有感情,甚至在很多人眼里觉得有些恐怖的爬行动物产生了兴趣。为了掌握更多的相关知识,我不断地搜索资料、测览爬虫饲养类的论坛和网站。我更正了以往的错误认识,比如那两只龟的正式名称叫“中华花龟”,而“乌龟”是另一种龟;我养过的那条“亚洲王蛇”其实是王锦蛇的幼体……

  饲养宠物的过程使我体会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他人眼中的另类宠物,在我这里却是掌上明珠。随着对爬行动物的喜爱日渐加深,我饲养的种类也不断更新,几乎涉及市场上常见的所有类群。

  2006年,我开始饲养毒蛇。正所谓无知者无畏吧,后来我才得知,我竟然养过一条国内著名的剧毒蛇——尖吻蝮,俗名“五步蛇”。一些饲养细节仍清晰如昨:将毒蛇带回家的当天,我往饲养箱里放入一只小白鼠,结果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住小鼠并整个吞下。那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目睹毒蛇捕食的全过程,不免感到兴奋,同时也有一丝害怕。为了防止它爬出来误伤无辜,我特意在饲养箱盖上加压了重物。

  值得一提的是,饲养的过程不仅是欣赏、学习的过程,更是思考、反省的过程。多年积累的爬行动物饲养经验,使我逐渐成为一名圈里颇有心得的行家,但我发现在众多饲养爱好者中,攀比饲养种类的珍稀程度,追求“新、奇、异”,投机倒卖各种爬虫,随意遗弃伤残个体甚至随意捕捉野生爬行动物的问题十分严重。饲养宠物本是一种体现爱的行为,其根本动机是人类对动物的关爱、对生活的热爱,可是有些饲养者却为追求一己之私,置爬虫生命于不顾,大张旗鼓地炫耀野外捕捉的野生蛇类,或有组织地集体采集,或随意抛弃曾经陪伴自己的宠物……其中哪有爱的影子!分明是利欲熏心、冷漠残酷,人性的丑恶一面暴露无遗。将原本生活在野外的爬虫囿于人造的方寸之内供人赏玩,的确增添了人们的生活情致,但对爬虫而言,却是一种残酷的囚禁。喜欢的未必一定要据为已有,爱它就应该让它享受自由。

  于是,我更深入地阅读两栖爬行动物的专业书籍,更全面地了解它们,并学以致用、善待官们,2nn7年,我打消了继续饲养爬虫的想法,改用相机拍下它们在山林中、小溪边或岩石下最自然、最真实的样子。我深刻地认识到,它们属于野外的自然生境,不应该被困在小小的饲养箱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