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杨癫婆(短篇小说)


□ 何永洲

  一个酒气十足的女人,似乎什么都不讲究,总是一副疯癫、迷醉样,可当书记“疯”着要跟她“舞蹈”一次时,却被一掌“拍”成一堆“烂泥”。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谁在疯?是谁在使人变疯?

  杨庄的人议论着,这回就看杨癫婆的。

  杨癫婆的弟弟想当兵,推荐表上,村支书不肯盖印,已找支书两回了,第三回再不成,杨癜婆可要采取非常措施了,什么非常措施,只有杨癫婆心底明白。

  杨庄庄子不大,错错落落三十几户百余人,开门见山,且四周的山一峰高过一峰,似乎将村子与外界牢牢隔绝,唯有逢墟,庄里人才扬眉吐气,换了过年才舍得穿的衣裤,到三十余里外的镇上去透透气。当然不是纯为透气,而是大箩小筐肩扛手提,弄了山货去换钱。庄里人脑子活泛,别看他们没念过几句书,有的连学堂门都没踩过,而山上的那些松树、杉木,毛竹、杂树什么的,在他们手里无师自通,魔术般地把玩出别具一格的家具和生活日用品,他们还能让山牛野马,黄狼鼠蛇乖乖自投罗网后,提到山外去掏有钱人兜里的钱,这些物品,往山外人面前一摆,屁股没坐稳,一抢而光,当然,山外人更喜欢的是山里的野货,野菜野果野动物什么的,只要姓’野”,他们就激情满怀兴趣盎然。当然,买这些货的大都是那些开着乌龟车,被高级遮光墨镜掩了半边脸膛的人,这些人懒得讨价还价,二话不说就急忙摘了眼镜伸长脖子瞪圆眼,探看笼里袋里那些生动鲜亮的活物。喉结儿上下滑动两下,仿佛亲口尝到了鲜活馨香的野味儿。然后一点点昂起头,心甘情愿地随手甩出两张大彩红伟人头,立刻将鲜活物往后备箱一甩,躬腰钻进乌龟壳,嘀嘀嘟嘟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庄里人用山货换了厚禄,喜出望外。后生们总要在镇上流连忘返,看场“艳情或枪战”,或到“姐妹花”休闲屋开开心。老家伙呢?就分出一点点买油盐,余钱就用小手帕摞包好几层,小心翼翼地塞进内衣口袋,用体温护着,也舍不得买个白馍或要碗清面,宁愿用自己早准备好的苞米棒或煨红薯干咽着,甚至干脆饿着肚子赶回家。即使这样,他们内心仍觉安实,仍觉满足。然而,他们也常想,要是有条公路直通山外,山外就会有人有车进来,山货也就值钱得多。可是,要通路,就得先出有用的人啊!现在庄里就缺有用的人呢!就缺那种光宗耀祖出人头地,吃公家饭、拿公家钱,坐公家车的人。但他们祖孙代代从没放弃过努力,巴望总有一天会弄出奇迹来。比如说,杨癫婆弟弟才高中毕业,在杨庄可算个有文化、有出息的人了。不仅有模有样牛高马大,而且知书达理学业高人,还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呢!这年高考只差8分丢了本科。死活不甘心,可家庭窘境令人心寒,迫使其既不能降低标准另择他校,又不能就地复读,只好选择参军,巴望能考个军校什么的。

  如今这社会呀,念书要钱,可参军也不是那么好选择的,要是村里乡里不盖印,你莫想参加体检。要是一路烧香拜佛不小心,即使体检合格也走不成呢!让你莫奈何啊!没关系没钱,谁愿帮你?于是,杨庄人看透了社会,就有人担心,就有人议论。这回杨癫婆弟弟当兵,就看杨癫婆的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