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大筐的脚和李小筐的爱情


□ 尉 然

  我的自白
  谈小说写作实在令我惴惴,因为害怕才疏学浅谈不好,但既然已经领命,就只好随便扯一扯对小说的两点肤浅的认识了。一是小说要有精彩的语言,二是小说要具备不可替代性。
  小说本来就是语言的艺术,语言不精彩行吗?你板着面孔干巴巴讲故事,恐怕听众也会觉得累。相反,如果你讲得眉飞色舞,栩栩如生,听众就乐于接受,并且马上就随着你走进那片神奇的天地里去了。说白了,写小说就是编故事,只不过小说里的故事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故事罢了。那么,怎样才能让读者迷恋你的小说呢?当然不仅仅靠曲折离奇的情节。我以为首先要尊重读者,跟读者说家常话,套套近乎,就是所谓的语言的生活化,力避生硬、书面。你平常怎么说话就怎么写就是了,包括叙述语言和作品中人物的语言。当然不是说就不要字斟句酌了,不要精雕细刻了,而是你精雕细刻之后使读者看不出你是经过精雕细刻的,要浑然天成。思想的深刻也要掩藏在语言的精彩背后,最好是看到精彩,悟出深刻。
  如今多种艺术形式并存,令人眼花缭乱,尤其是影视作品,直观生动,既有画面又有声音。那么小说还有存在的必要吗?我以为是有的。众所周知,小说是由文字组成的,而文字本身作用于人的感官似乎软弱无力,这无疑是小说的短处,但小说的魅力也正在这里。小说不会把一切都一览无余地呈现给你,它调动你的想像力,让你参与创造一个世界。对于同一篇小说作品,不同的读者大概会因为经历、经验、甚至知识层面的差异而感受到不同的世界。我们在读了一篇小说之后再去看根据小说改编的影视剧,往往会非常惊诧,那个场景或者那个人物怎么能够是那样的呢?跟我们读小说得到的印象是多么的不同啊。其实小说一旦改编成影视剧,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小说是不能被别的艺术形式替代的,小说就是小说。这其实就是小说存在的理由。基于此,我们在写作小说的时候,就不应该写得太实、太满,要给读者留些余地。
  就此打住,班门弄斧,让大家见笑了。
  
  李大筐的脚和李小筐的爱情
  
  尉然
  初春的一天后晌,李大筐牵着牛扛着耧去给麦田追肥,走到自家麦田边,见一只羊正在啃麦苗。李大筐就松开牛缰绳撂下肩上的耧,随手捡起一块硬土扔过去。他本来打算把羊赶出麦田就算了。硬土没有击中羊,却从羊的胯下钻了过去。羊受到惊吓,跑开几步,见主人没有追上来,就又低头啃起麦苗来。李大筐见羊的嘴巴都被麦苗染绿了,就有点儿心疼。他再次开两条胳膊,嘴上啊嘁啊嘁地轰赶羊。这一回羊却连动都没动,继续低头美餐,还一边咀嚼一边回头瞧着李大筐。在李大筐看来,羊的眼神就有些挑衅和瞧他不起的意思了。李大筐这才生气了,他想教训教训这个目中无人的畜生。李大筐跑上前飞起一脚踢过去。可就在他的脚接近羊的一瞬间,羊却箭一样跑开了。李大筐没有踢到羊,反倒把自己脚上的一只鞋踢飞上了天。这一下勾起了李大筐的倔脾气,他骂了一句,日他娘,反了!就撒开两腿,赤着一只光脚追了上去。......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Tags:李好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