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翠竹之爱


□ 黄恩鹏


东坡先生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凡清雅高洁之士,对竹均有着最美好的理想寄托。身居北方,最令我遗憾的是北方少竹,既使是有像北京紫竹院的竹林片片,也只是细如笔杆,矮小如灌木,不是那么的葱茂,且是无精打彩的。
尽管如此,我还是喜出望外,因为这毕竟是我在北方所能见到的少之又少的竹林,而且就生长在都市之清静一隅,虽“物以稀为贵”,但也尚可驻足而观寄予情感。它宛若一丛丛雾样的屏风,将噪杂的外界暂且隔离开来,从而能让我闹中取静,躲在其中享其优雅——十年前,我曾在这里“独坐幽篁”,温习功课,背诵古诗。特别是在明媚的阳光之下,那风吹沙沙、轻轻错动的竹叶,将阳光剪成碎银,洒在书页上;那群生的晃动的身姿,又恍如爱人的怀抱,温馨而惬意,怡然中寓含真纯。
直到去年,我去井冈山作短暂的采风,站在高山之上,凭栏四望天地之间,但见那漫山遍野的竹海,仿佛整装待发、波澜壮阔的队伍,豪情勃然、气势磅薄地于群山中密集排列,只要风旗雨旌一摇,就会随时发出冲天的怒吼。那情境、那壮观的景状让我大饱眼福,顿生雄壮豪放之感。身临其境,才感叹大自然之伟岸,不禁由衷地钦佩起这里的竹来,有什么能与这里的竹海相比呢!这里的竹子是永不孤独的,它群生群长,患难与共,高可摩天,低可触岩。它密密匝匝葳葳蕤蕤罗列有序,它粗壮如柱修长笔直耸立如旗。它在任何时候也不低首的傲然姿态,让我读到放达的生命激情:豪迈而不畏缩,坚韧而不蛮倔,葱郁向上而不旁逸斜出地生长,如同那些高华坦荡的人生。当此之时,面对眼前的伟竹林立,顿觉自己是多么的卑小,我真真地为自己曾有的寡闻少见和小家子气而感到惭愧了。
在这样的植物面前,我只有叹为观止地躬身膜拜!
井冈翠竹早有耳闻,而且慕名已久。如今得瞻其颜确实令人激动不已。我年少时就曾学过《井冈翠竹》课文,至今我还能够背诵几段呢!比如其中“大家用它搭过帐篷,用它做过梭镖,用它当罐盛过水、当碗蒸过饭,用它做过扁担和吹火筒……”“毛竹青了又黄,黄了又青,不同残暴低头,不向敌人弯腰。竹叶烧了,还有竹枝;竹枝断了,还有竹鞭;竹鞭砍了,还有深埋在地下的竹根。‘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到春天,漫山遍野,向大地显露着无限生机的,依然是那一望无际的青青翠竹!”虽旧文重温,我还是认为这一段在当时是十分精彩的,隐喻着风吹雨打、刀砍火烧中的革命者之坚定气节和不畏强暴之精神,给我们这些生长在新世界的少年人以鼓舞和力量。
但那时作为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北方少年,根本无法知道翠竹是怎样的一种生存状态的。甚至见也未见竹子是如何生长的。我家早些时候曾栽过一种叫“文竹”的绿色植物,望着那孱弱样子,我在心里不止一次地问:这能叫“竹”吗?它只能在温暖的窗台上作为一种盆景而存在,有个“竹”字恐怕也只是有点过于迁强,是命名者的寄托还是对于文人的一种不恭,我不得而知。但那时我曾为没有真正地见过竹子而感到无地自容。于是就在举校旗时手触旗杆感受着竹子的风度,就在上美术课时画毫无生机的竹,就在板桥的画中领略罡风下的劲竹,就在不时的临摹中去猜摸想像竹子飒飒地生在风雨中的样子,仿佛看见竹子倔强地生长在山岩间,仿佛听见竹叶沙沙地响在月光下,仿佛闻到那清香清香的竹笋层出不穷在雨后的晨曦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