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高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个蠢女孩是我


□ 张爱玲

  常有个人在记忆深处躲躲闪闪,待我细想时,那个身影已走远。有一天月光格外皎洁,月光下我终于记起那个曾经很蠢很蠢的女孩儿,那个蠢女孩儿是我。
  起初我并不蠢。记得七岁上学时教室很大,稀稀落落地坐着二十多名同学,梳辫子的只有七位。老师看了看那怯生生的“半边天”,先让大一些的琴做了学习委员,却选不出领着同学们在课前唱歌的文艺委员。后来慧眼识珠,发现我嗓门儿挺大人又挺大方,便委任了我。
  老师们都很愿意做我们的班主任,理由极简单:学生少,操心事少;女生少,操心事更少。所有的班主任也都说我们班女生最友好,总是和和气气的。她们却忘了,女孩子天生会掩饰。其实,文艺委员与学习委员之间很格格不入呢。
  我不知道嫉妒心是何时潜入体内并随着身体一天天长大的,反正我开始嫉妒琴,正像琴一直嫉妒我——我们的成绩太相近了,每次读完考试分数,老师如果表扬女生常常表扬我们俩或者我们中的一位。势均力敌就有了敌意,有了敌意的琴先拉帮结伙,她拉着那五个女生课间高高兴兴地玩儿,放学亲亲热热地走。当我形单影只地待在操场或闷头回家时,恨琴恨得咬牙切齿。
  有一天傍晚,我和高年级同学玩跳格子。跳到天黑才想起书包,书包早被锁在教室了。急得团团转时发现教室玻璃刚好坏了一块儿,于是我拨开闩就跳了进去。
  拿了书包正要出来,我忽然想到琴,偷着锁门说不定就是她干的,那天她值日。我拿不出书包做不成作业自然要挨老师训,她早就盼着这天呢。旧恨新仇忍无可忍,我想报仇了。一回身看见讲台上有截粉笔头儿,还是给她起个绰号“骂”她一下吧。少年时代起的绰号往往并无道理,想了半天胡乱起了一个。借着教室里最后一点儿微亮写在琴的书桌里。写完了就报了仇,跳出教室就把这事丢在脑后了。
  第二天早自习一进门,琴正骂人,看见我音量提高了一倍。我才知道我的报复手段不仅偷偷摸摸不那么光明正大,而且惹了麻烦。最麻烦的不是在学校,琴知道老师要来了便早早住口;最麻烦的是路上,琴用她的骂声对我实行围追堵截,我像灰溜溜的小老鼠,琴成了打鼠英雄。
  琴很能骂人,指桑骂槐、破口大骂全会。在她的骂声中,我来不及想自己的愚蠢,原有的嫉妒却变成了完完全全的恨。
  五年级时新来了两位女生,其中就有我的表姐,为了考入市重点特地从林区转来重读。加入了新成员,“半边天”不但没多云转晴,反而阴云密布了。表姐的成绩开始遥遥领先,琴很不服气,私下里便说她是重读生。话被传过来,表姐便立场坚定了,女生阵营里从此有了两个帮派,没有战争也虎视眈眈。
  我们常在一起挖空心思贬低对方,以示敌弱我强。有一天发现琴“长着满脸横丝肉,一看就不像好东西”,令我们狠狠开心了一阵子,尤其是那常常形容坏人的“横丝肉”替我出了许多怨气。
  我们,包括琴,都以为自己很聪明,所作所为理所当然,发布考中学成绩时大家都傻了,老师认为最有希望的几个甚至表姐,都没有考入那所向往已久的重点中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阅读与鉴赏(高中)》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