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可可托海


□ 红 柯



那年冬天雪下得很晚。
秦老师在路上碰到她的学生王清。王清老远从自行车上下来,秦老师发现王清今天特别漂亮,眼睛亮闪闪的。
“秦老师,我要结婚了。”
“去可可托海?”
“去可可托海。”
“快下雪了,多穿点衣服。”
“王大顺来了三次电报,跟你说的一样。”
王清骑上车子走了,她要在可可托海待半年,待到明年五月才能出来。秦老师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吃晚饭的时候女儿女婿来看她,秦老师告诉他们王清要结婚了,女儿跟王清王大顺是同班同学,四年前就结婚了,他们班大多同学都成了家,小孩都有了。要吃王清的喜糖得等到明年五月。秦老师说:“王清说了,他们要回来请大家。”“这才像话。”秦老师的女儿高兴得不得了,跟丈夫商量准备什么礼物。“王清是我的小姐妹。”秦老师的女儿反复强调这句话。秦老师把电视声音关小,把外孙女带到小房子里讲故事。故事讲得干巴巴的,秦老师的耳朵在客厅里,小孙女都大声抗议了:“奶奶我不要你讲,我自己看。”都是注了拼音的小画书,秦老师平时可是倒背如流声情并茂,今天不行,秦老师嘴里像噙了石头。秦老师的手还是很灵巧的,摸着外孙女的小脑袋,小家伙很快就安静了,不时地有翻书页的哗啦声。女儿女婿走的时候秦老师也只是礼节性地啊啊了两声,“路上注意,带好孩子。”说了千遍万遍的话秦老师又说了一遍。
灯灭了,另一种亮光进入房间,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准噶尔就有这么奇怪的夜晚,盆地上空是清一色的蓝,跟大海一样,灯光熄灭的时候就一下子从天空深处涌出来。秦老师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这种无边无际的蓝天。车子的声音跟昆虫一样,在地底下嗡鸣,丝毫影响不了宁静的蓝光。秦老师整个晚上都是这么半闭着眼睛。天空离大地太近了,快要贴在一起了。太阳总算出来了,太阳很小,也不太亮,快要下雪了,太阳是知道的,看样子今年要有个大雪天。太阳跟兔子一样在天空遛一圈就匆匆跑掉了。
秦老师吃晚饭的时候发现炉子上还放着奶茶,她都忘了她留了一整天的奶茶,泡的干馕,晚上可不能这么对付,晚上喝奶茶就别想睡觉了。秦老师来了精神,三弄两弄,就做好了汤饭,辣子皮芽子西红柿酱还有羊肉跟面条烩在一起,秦老师都冒汗了。电视里放什么节目她都不清楚,新闻联播都不看了、电视开着就好像在证明电视还有一口气,电视跟狗一样。机器狗。邻居把她的电视叫机器狗,她也乐意把电视当成狗。不能太闹,她的电视总是声音很小。
秦老师吃了汤饭,坐在沙发上,也没有让电视大声嚷嚷的意思。电视只有画面。秦老师不怎么看画面。这是一座安静的小城。秦老师听见的昆虫般的车子声是从小城外边天山脚下的乌伊公路上传来的,远方的声音反而清晰也很亲切,没有噪音,被准噶尔辽阔的空间过滤后的汽车的心脏跳动声,沙沙沙,跟一群鸟儿一样跟一群孩子一样。秦老师喜欢这种遥远而清晰的沙沙声。电话就是这时候响起来的,秦老师还记得她当时没有立刻接电话,她看墙上的石英钟,刚好九点半,红针刚跳到九点半,秦老师抓起话筒,秦老师就听到了王清死亡的消息。电话是王大顺打来的。可可托海在准葛尔盆地北边的阿尔泰山里,在地平线以外了,王大顺就好像站在秦老师跟前说这件事。王大顺的声音断断续续,意思还是很清楚的,在山口遇上了寒流,秦老师在电话里叫起来:“大衣、大衣,她带大衣了吗?“大衣带了。”停了好半天,王大顺说:“她没穿。”“为什么?”秦老师又叫起来。王大顺好像被吓住了,又不说话了,电话没断,停了好半天,王大顺有声音了:“她可能没有感觉到寒流,她脸上红红的,带着笑呢。”秦老师噎住了,秦老师脑子里的话超过了嘴巴里的话,“娃娃呀,冻死的人脸上都带着笑。”秦老师已经说不出话了。王大顺在安慰秦老师,王大顺已经能说完整的句子了,不再是结结巴巴,断断续续的了,“秦老师,王清的手还热着呢。”秦老师知道王大顺就在王清的身边。秦老师还知道在这个夜晚王大顺身边没有其他人,王大顺就把电话打到她这里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