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兵满三年(中篇小说)


□ 杨毅

  

  文/杨毅 题字/苏洪强

  “呜呜——”一辆部队专用囚车从铁窗下驶过,屁股甩出一股股青烟,和车轮辗出的灰尘揉在一起四处弥漫。

  他们将被押去北京,送上军事法庭。一共八个,连一条裤衩都未穿破的新兵蛋子,清一色的贵族兵。全来自东北。

  刚才我与他们还是隔窗相望的难友,现在他们却走了。我心里着实空虚一阵。这时我竞产生了一个荒唐的念头:如能跟他们同行倒也不错,在首都北京做几年 “等外公民”也不枉此生。

  唉……也许这一天离我已不远,随之而来的是怅惘悲凉的长叹,一半为他们,一半为自己。

  最令我惋惜的是刚被押走的“大鼻头”。他的“每周一歌”委实给这幢临时监狱带来一丝生气,给我们这遥遥无期的铁窗生活增添不少情趣。每当夜深人静时,每当我们感到凄楚惶恐的时候就发出呼唤: “大鼻头,来段高粱地。”这是他的保留节目。每次他都不厌其烦的唱,我们不厌其烦地听:“八月十五里,我回家走亲戚,半路遇见了一个当兵的,那个当兵的呀,他蛮横不讲理,他一把抱住我弄进了高粱地……”

  声声似泪,句句如泣,经他一渲染,那画面仿佛就出现在眼前。但每次唱到这里他就来个急刹车,引得一些性急的“难友”直嚷: “进高梁地又咋啦?

  “大鼻头”故弄悬念: “算了算了,明儿再来。”他这手还真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效果呢。

  这时一股悲怆难忍之气直下丹田,我禁不住幽幽啜泣。呜呼!三年多的艰辛一概付之东流,如今落下个笼中鸟,欲飞不能,欲罢难休。此情此景,此时此刻怎不使我涕泪涟涟!

  “作洲,哭个吊,吉人天相,你我早晚会出去的!”和我同囚一室的卢亚清在劝慰我。

  卢亚清与我是同时入伍的同乡。他性情刚烈而又诡诈多谋,直率坦荡但又粗俗急躁。两个月前也就是在那场震动全军的“四五事件”后的一个星期,我们被“指控”为“湖广联军”的幕后操纵者,而同时“入狱”。

  初时,我们都为被冠以这使人闻之胆寒的罪名而自鸣得意。细想之,方知大事不好。就这条罪名不在“官里”住个三年五载是出不来的,这下我们都如惊弓之鸟,魂飞魄散,一连数日瞪着双眼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好似大限已近。

  记得“入狱”前卢亚清不只一次对我说: “将来世道一变,我们就上山作草莽英雄,你干政委,我当司令。”想不到啊,如今真乃个:“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沾襟。”什么英雄、政委都见他娘的鬼去吧!

  我木然地站在铁窗前,凝视着窗外的景物:远处是绵延起伏的山峦,山脊上一层层大寨式的梯田,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就像一幅极富特色的画卷。就在窗外不远处的两棵枣树正在抽芽,有的枝权已泛出淡淡的绿色。北国之春总是姗姗来迟,时下南国已是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季节,这里却依然寒风凛冽。忽地我突发奇想:我能变只鸟该多好,那样我就可以飞离这令人窒息的囚牢,飞向浩瀚无际的太空,飞向我神往已久的生命的绿色之洲。各种神奇的幻想不断地在我脑际涌现,冥想中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